岑封天想到之前的她,只不过是在武术馆对练的时候,一不小心突然遭到他人暗算袭击,她只不过是感觉脑袋一疼,下一刻便没了知觉。

等到她醒来睁开的第一眼,发现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原主竟然也叫岑封天。

按照这个情况,她算是借尸还魂的节奏?

岑封天想到这里,感觉脑袋更加疼了。

可是……

丫丫的,她不是一枚女汉子么?

为毛要去给一个死的不能再死的丫头给配冥婚啊?

话说,一般狗血剧情不都是女的给男的配吗?怎么到了这里,直接颠倒过来了?

不对!

她瞬间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给女的配冥婚,难不成……这个岑封天是男的?

我擦,别逗我好么!

下一刻,只见岑封天似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忍不住心中的激动,“蹭”的一声给站了起来!

配你妹啊!我上一世好歹也是一个妹子好么!

只不过,原本就虚弱的她,这一站起来,险些晕倒,幸好谢氏连忙扶住。

岑封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粗布补丁,洗的发白。下意识就摸了摸胸口。

微微感觉到掌心的一点突出。

我是女的?好吧,知道这点我就放心了。

而屋里的几个看到这里,全部傻眼了,每个人的脸色都点缀着不安和恐惧。

特别是看到岑封天额头上的血迹,觉得更加的诡异。

“儿啊,你……会说话了?”只见,谢氏那泪眼的目光,带着一抹兴奋。

岑封天看了看这个女人,脑中的画面微微重合。

谢氏为了保全她在岑家身份,所以一直都是女扮男装,这一点,岑家人并不知情!

看着谢氏额头上血肉模糊的伤,尽管她看惯了鲜血,却依然忍不住有些觉得疼。

她明明只是三十四的年龄,现在看起来却像四十多岁的人。

“母亲放心,刚刚天儿在门槛上一撞,便什么都清明了。”画面回忆完毕,岑封天握住了谢氏的手,淡淡一笑。

既然上天带她不薄,让她重生一次,那么,自己也不会浪费这条命。

谢氏看到岑封天“死而复生”,还清醒了脑袋,下一刻,激动的又是低声抽泣哭了出来。

这可是她十月怀胎的女儿啊,要不是因为岑家已经淹死了自己两个女儿,也不至于让她的天儿一直女扮男装,说她是男儿身啊!

“娘,这个傻子活了……”岑卢安原本胆子就小,看到这一幕,吓得连忙往后躲。

他之前都摸过了,明明已没了气息,怎么可能一下就活过来,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

岑家老太听到这里,眯了眯眼睛,里面透露着决绝,为了银子,她拼了!

“什么活了,明明是回光返照,不懂就不要瞎说,二郎,快点,马上把他给带走!”岑家老太才不管这些,直接指着岑卢安叫道。

岑卢安因为有了岑家老太话语的撑腰,又想了想银子,心里就没那么害怕了。

望着岑封天眼前一片发光,又继续上前想要将岑封天带走。

2019-2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