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一把上前死死的抓住了岑卢安怀中的岑封天,一边撕心裂肺的哭吼叫道:“这是我的孩子,我不准你们带走她!”

岑家老太气的不轻,直接怒喊道:“二郎,愣着干嘛,还不把人带走。”

岑卢安看到这里,微微愣神,下一刻便马上反应过来,接着便是硬生生继续抢着谢氏怀中岑封天。

然而,谢氏死都不撒手!

待在旁边的岑家老太脸色黑的快要拧出墨水来了,她踢了踢旁边看戏的李氏,冷道:“你还不去帮忙!”

李氏被这样一踢,也不好反抗,直接上前狠狠的扒着谢氏的手,顺便,还狠狠掐上了几把。

“大嫂,你就听娘的话吧。”

顿时,突然这样一争一抢,谢氏哪里受得住,手中被掐的生疼,一松手。

“啪!”瞬间,岑卢安抓着岑封天,一个重心不稳,他狠狠的朝着门槛倒去。

只不过,岑封天很悲催被垫了背,她的脑袋,好巧不巧,直接磕在了满是血迹的门槛上。

岑卢安看到这个情况,吓得浑身一抖,连忙爬了起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然而,也就在这时,一道虚弱的声音开始缓缓响起。

“妈了个蛋,哪只狗不长眼睛,居然撞小爷!”语气中透露着微微愤怒,因为身体太虚,导致听着颇为几分怪异。

原本昏迷不醒的岑封天,只见,她的身子动了动。

一只手扶着额头,吃力的爬了起来,一阵小声叫骂道。

谢氏看到这个情况,也不管听到了什么,顿时,神色一喜,连忙一把抱住岑封天,哭的泪眼婆娑:“天儿,你终于醒了,担心死阿娘了。”

“嘶……”岑封天一醒来,感觉脑袋一阵生疼,吃力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让自己觉得陌生极了。

“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活了!”此时,岑家老太看到这一刻,瞳孔微缩,指着岑封天,满脸的不可思议。

然而,被抱在谢氏怀中的岑封天,狠狠皱了皱眉:“你才是小兔崽子,你全家都是小兔崽子!”

顿时!岑封天这句话一出,堂屋内一片的安静,所有人似乎都在目瞪口呆的看着岑封天。

而岑封天则是对此直接无视了,只见她用力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头疼无比。

接下来,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一股脑儿的涌入到岑封天的脑中。

那是一个从小痴痴傻傻的孩童,穿衣吃饭都需要母亲全程伺候,在岑家过着尽是遭人白眼和唾弃的生活。

只有谢氏,并没有因为这是一个痴傻的孩童而嫌弃,反而,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这段时间,镇上张家唯一的小女儿死了,不想让女儿死的这么冷清,请了媒婆策划冥婚,正好,岑封天前几天因为春寒而大病一场,生命岌岌可危。

这时,张家人知道过后,动不已,请了神婆算了八字,全部相的上,就准备出二十两银子,去配冥婚。

这些奇葩的画面,让岑封天忍不住嘴角微颤。

2019-2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