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声的鞭打声充斥在逼仄的空间中,苏琦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打烂了,雪白的皮肤上又增加了不少的新伤,不禁有些触目惊心。

等苏启天发泄完了,他才扔掉了皮带,不屑的瞪了她一眼,“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钱是哪来的,以后,你别想找我们要钱!”

苏琦痛得佝偻着腰,她甚至能闻到身上的血腥味道,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被打了,似乎从她随着母亲改嫁到苏家,这样的鞭打就没有停止过,而苏启天只不过是单纯的找件东西发泄罢了……

她咬破了唇,乱发中的双眼更是变得阴森可怖起来,朝着苏启天便宛如一头野兽扑了过去,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用力的往外一扯,整块皮差点都掉了下来,苏启天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脚,直接将她踹到了楼底,“痛、痛死我了!苏琦!你他妈是疯了吧!”

躺在地上的苏琦大口喘着气,望着头顶的那盏奢华的水晶吊灯,竟然咧着嘴角笑了笑,“对啊,我就是疯了,以后你打我一次,我就咬你一次!”

苏启天疼得嗷嗷大叫,下楼时,不忘又在她身上狠狠的踹了一脚,“你给我等着!”

即便受着这样的伤痛,第二天的苏琦依旧得起床去上学,她一坐起来,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咆哮着疼痛,伤口因为她的动作再一次被牵扯,她龇牙咧嘴的下床,洗漱完就赶去了学校。

临近期末,教室里来上课的人都多了起来,似乎是在把握最后的机会,苏琦坐在少有人坐的前排位置,早已翻开书本预习,她的学习成绩很好,因为她知道,自己只有这一条出路,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到时候,她就不需要再像条狗一样卑微的待在苏家了。

“这么早就来了?”与苏琦一同落座的是林彤彤,是书香门第林家的小女儿,长得清纯可爱,算是他们的系花了。

苏琦性格直接倔强,又喜欢独来独往,几乎没什么朋友,倒是与这林彤彤关系最好。

“嗯,路上顺道给你带了杯牛奶,喏,还热的。”苏琦把东西给她,又投入到了书本之中,林彤彤开心的笑着,竟然搂着她的脖子亲了一口,“谢谢你啊琦琦!”

被她突然这么一袭击,伤口再次被触碰到,苏琦倒吸一口冷气,硬是忍了下来,林彤彤心细如发,马上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劲,一把撸起她的袖子,果然看到了那一道道红色的伤痕。

“他们又打你了!”林彤彤也是知道的,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这次我一定要找他们说个清楚!怎么可以这样……”

苏琦一把拽下了她,苦笑着说,“没事的彤彤,等我上完学,我就不需要他们了,他们自然也管不到我了。”

林彤彤替她打抱不平,以至于下课的时候,还让她到自己的家去住,那种地方简直不是人呆的。

她的确是能一走了之的,但是却放心不下母亲,苏启天曾威胁过她,但凡她离开,那么绝对也不会让夏荷好过……

林彤彤刚打算把她带回去,夏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琦琦啊,今天晚上有个聚会,你回来一趟……”

介于昨天所发生的事,夏荷也十分的无能为力,泪声俱下的说,“是妈对不起你,等你有本事了,就永远离开这里,去过自己的生活……”

说的苏琦眼睛也是一热,说着知道了。

“不好意思彤彤,我妈说家里有点事,我需要回去一趟。”向林彤彤解释之后,苏琦便回去了,苏哲还没放学,家里便只有夏荷与苏启天,苏启天大概是被咬怕了,今天倒也没找她麻烦。

“妈,是什么聚会啊?搞得这么隆重?”苏琦被几个化妆师按在梳妆镜前,看着他们为自己精心的打扮,让她更加怀疑此次聚会的意义非凡。

夏荷支支吾吾的没说清楚,只是让她动作快一些。

她的五官小巧精致,随意的打扮一番就明艳动人,但是服装却有些裸露,裙子很短,导致她一直浑身不自在,可还是被推搡着出了家门。

“那边都是与苏家关系不错的家族,你可得懂事,不要出岔子,听到了吗?”夏荷语重心长的说着,见她穿的太少,又给她披了件外套。

苏琦心想又是那些富家子弟的聚会,虽有不满,但是见夏荷这么坚持,也就去了,到的地方果然是这座城市最大的皇族KTV,她被引领到房间里,里面烟雾缭绕,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在抽着烟,见到是她,便笑了起来,“哟,原来是苏家小姐到了,赶紧过来坐下吧。”

她总算是知道自己今天的任务了,无非就是为家族联络感情,与这些苏家的合作伙伴喝酒玩乐吗?

苏琦转身就要走,却被拽住纤细的手给带了过去,直接跌坐在了某个男人的怀里。

这个人她认识,是苏启天十分要好的兄弟,只不过年纪略比苏启天小些,却也已经是个油腻的中年大叔。

“琦琦啊,几年不见,你都是大姑娘了啊,长得可真是好看啊……”汪凯色眯眯的盯着她,双手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游走着,苏琦啪的一声就拍掉了他的手,皮笑肉不笑的说,“汪叔叔,我还有事,今天就先走了。”

汪凯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她,再次搂过了她的腰,可是苏琦反应强烈,怒吼着,“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有事,就不奉陪了!”

原本热闹的包厢氛围也逐渐冷却,一房间的人都盯着她,苏琦却丝毫不畏惧,直勾勾的盯着汪凯,她知道,自己要是再待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好歹自己也是苏家的人,他们也不敢明着对她做什么。

汪凯笑了笑,让人倒了杯酒过来,抬着下巴说,“行,我可以让你走,不过你得把这杯酒给喝了,怎么样?”

满满一大杯的酒,一般女生绝对受不了,但是苏琦在酒吧混了这么久的调酒师,这些对于她来说,并不算的了什么,端起来就一股脑喝了下去。

她喝得急,喝完之后也有些醉意,但是并不受到影响。

“琦琦好酒量啊。”汪凯拍着手掌,见她脸色红润,双眸迷离,披在外面的大衣也掉落,修身的衣服更是勾勒出了她曼妙的身材,特别是那短到大腿根的短裙,更是令人遐想非非。

汪凯咽了咽口水,指了个手势,表示她可以离开了。

可是苏琦刚走到门口,整个人就不对劲了,身体很快就酥了下来,两只脚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以她在酒吧混了这么久的经验来看,她是被人下药了!

2019-2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