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催促着的周慕凡再次朝苏琦投去了复杂的目光,时间原因,他不能久留,因此,带着苏琦对自己的幽怨,他快速的从她身边经过,没有再做停留。

一阵凉风从身边经过,苏琦挂着眼泪,一把就扑进了黎哥的怀里,黎哥是她的学长,却是在酒吧认识的,当时的她在酒吧里买醉,喝得神志不清时便随手拉了个人诉说着自己的苦楚,絮絮叨叨的讲了一个多小时,但男人竟然很是耐心的听着,最后还把她送回了家,第二天,苏琦便收到了他让自己来酒吧打工的信息。

这些年她的难处,一直都是方黎在为她解决,而这些年自己闯的祸,也都是他给自己揽下来的。

看她哭,方黎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佯做生气的瞪着她,“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碰上谁了吗?他是本市三大龙头企业周氏集团的少爷,亦是盛世影视的总裁,你不可能没听说过吧?”

苏琦一个劲的摇着头,眼泪都擦在他的衣服上,看着她握着自己衣服的拳头,方黎也看出来她的害怕了,使了使眼色,就让几个人把尸体处理掉,迅速的带着苏琦离开了这里。

方黎的怀抱很温暖,苏琦死皮赖脸的抱了好一会,只见柳烟也从台上下来了,搭了个小披肩,甚是好看。

“你给我从她身上下来!”她不客气的将苏琦给拽了下来,自己则是往方黎身上蹭,得意的挑着眉说,“他是我的!”

“放屁!他才不是你的呢!”苏琦不满的盯着她,说罢就要上去挠她,对方灵敏的一躲,给她抛了个白眼,“就算他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

苏琦气得张牙舞爪,哇哇的跟她杠了起来,方黎只是笑笑,似乎对两个人的打闹早已习惯,眼前却不禁闪过刚才的画面,便给周慕凡打了电话过去,人松松垮垮的躺在沙发里,带着笑意问他,“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一来就直接在我店里办事,不怕被抓啊?”

周慕凡坐在急速行驶的轿车里,看着窗外的漫天飞雪,也勾着嘴角说,“回来的匆忙,没来得及打招呼,哪天聚聚?”

“好啊,没问题,不然切磋切磋球技?我可得好好考验考验你。”方黎摩拳擦掌。

周慕凡淡然应下,深色的瞳孔与黑夜融为一体,“刚才的小丫头,解决了吗?”

“当然。”方黎自信的说着,眼角望见苏琦已经收拾出了背包,应该是要回去了,“先不说了,我得送个人。”

说罢电话就被挂断,而先前方黎所说那句“她是我的人”却一直在耳边挥散不去,握着手机的力度不禁加重了几分,“嘉宇,帮我查一查方黎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到底是谁。”

王嘉宇不说半句废话,立即就开始为他办事,这也就是周慕凡会选他当自己贴身助理的原因。

就算是苏琦再不情愿回家,方黎还是把车开到了她的家门口,抬着下巴说,“今天所看到的事都得忘掉,那男人之所以会死,那是他罪有应得,你知道的,有些事我们没必要去招惹。”

苏琦一点就通,一边说着知道了,一边紧张的望了望那幢被花草围绕着的别墅。

“对了,这是你这周的工资,不是说要买个手机吗?我给你赞助了一些。”方黎给她递了个红包,见她不接,就直接塞到了她的怀里。

她当然知道,这些钱远远超出了她的工资,鼻子一酸,她差点掉下眼泪,硬是咬着牙道了声谢谢,然后义无反顾的开门下车,背对着方黎挥了挥再见。

方黎笑笑,知道这丫头倔强,也就没挽留,直接驱车离开。

苏琦先是把沉甸甸的红包藏好,然后回到了家中,没想到同母异父的弟弟苏哲还没睡,正在玩着遥控车,继父苏启天则是醉醺醺的躺在沙发里,母亲正在服侍他,苏琦知道他又喝多了,便迅速的打算离开,没想到苏哲的车开到了她的脚边,她一个不留神,就一脚踩在了那辆玩具车上。

随着咔嚓的一声响,她就知道自己遭殃了。

“啊!姐姐踩坏了我的车子!”苏哲一声的吼叫,他便冲向了苏琦,手上拿着的遥控器也朝她丢了过去,刚好砸中她的眉心,痛得她只掉眼泪。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苏启天这个时候也清醒了过来,不但没有帮苏琦,还让苏哲狠狠的揍她,说犯了错就该挨打。

被一个几乎小十岁的男孩这么抡着拳头,苏琦一下子也火了,刚抬手想打他,藏在身上的红包竟然掉了下来,她暗叫不好,苏哲早已抢先夺了过去。

“爸爸!这个死丫头偷偷存了钱!”苏哲宛如一个邀功的士兵,忙不迭将她的红包呈现了上去。

那可是她辛辛苦苦的打工费,要是落入苏启天的手里,可就什么都没了!

“还我!”苏琦欲伸手去抢,可苏启天在看到那一叠的红钞时,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暴躁的将钞票悉数都洒在了她的身上,“这些钱你都是哪来的!半夜带着一身酒味回家,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绑着的头发在这一刻彻底被打散,纷纷的搭在苏琦的肩膀上,这一巴掌力量很大,打得她双耳发鸣,嗡嗡直响。

苏琦的母亲夏荷为难的看着这一幕,拉了拉苏启天的袖子说,“好了好了,先别生气了,我前几天听说琦琦成绩不错,还拿了学校里的奖学金,这估计就是那笔钱吧……”

“你别给我向着她!”借着酒劲,苏启天无法无天起来,一把就拽住苏琦的头发就往楼上拖。

“你给我松手!王八蛋!你快给我放开!”苏琦吃痛的大叫着,手脚并用挥舞着,“苏启天我早就受够你了!你不是人!像你这种人,死有余辜!”

“我看你歇停了几天,又开始皮痒了!”苏启天用着一贯的恶毒目光,将苏琦拉进一件小黑屋就解下了自己的腰带。

2019-2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