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晟挑眉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想到外甥女让他接的人竟然是这个女人。

“该说世界真小,还是真巧?”祖晟昀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不善的笑。

世界真小!但是也真巧!

康昕泞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想了想刚才他的开场白,试探的开口,“你是,媛沅的舅舅?”

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听裴媛沅提起来过,她还有个这么帅气的舅舅!

而且他的年纪怎么可能是裴媛沅的舅舅,他看起来最多比她大不了十岁!

“很值得怀疑?”祖晟昀微微侧开身子,“上车再说。”

康昕泞没有动,不是她多疑,两人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她很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来报复自己的。

是……他昨晚没有碰自己,不像个坏人,但他要是后悔了呢?

“我,我还是自己找个酒店住吧,麻烦你了。”她提起行李准备转身跑掉。

但祖晟昀的动作比她更快,他已经伸手扯住她的手腕。

呵,跑了一次,还想跑第二次?

“你你你,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康昕泞紧张的连连拍祖晟昀的手,“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放开我!”

祖晟昀掏出手机拨通了裴媛沅的电话,随后按了免提。

很快,对面接了电话,裴媛沅欢快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出来,“喂,小舅舅,你接到我朋友没有?她好多年没回过国了,可能会很陌生不安,你一定要好好的安抚她哦,最好天天带她出去转转。”

“嗯,你这个朋友似乎不愿意跟我走。”祖晟昀无声瞥一眼康昕泞,声音带着似有若无的嘲讽。

裴媛沅那边沉默了片刻,她压低声音,“小舅舅,昕泞她胆子其实很小的,你别看她一副成熟淡定的模样,那都是假象……”

裴媛沅!

康昕泞差点儿一个没忍住尖叫出声,心里已经把她给拉到黑名单里了,闺蜜果然就是来坑人的!

“早些回来。”祖晟昀没给裴媛沅继续啰嗦的机会,挂了电话。

转身似笑非笑看着康昕泞,“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吗?”

她可以说不吗?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在等着自己。

“还是说,你想要我抱你到车上。”祖晟昀不是在开玩笑,他已经解开了外套扣子,作势准备抱康昕泞。

“我自己上车!”康昕泞被他的动作吓到了,头皮发麻的拉着行李箱一阵风似的卷到车子旁边乖巧的站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盯着祖晟昀,示意他打开后备箱。

不知道是她脸上的表情太乖巧,还是她站在那里的样子太美观,祖晟昀一直干涸的心好像注入了一丝丝的温泉,温和的舒服。

车子行驶而去,康昕泞坐在副驾驶很有些局促不安。

她本来想坐到后面的,但是祖晟昀硬把她塞到了副驾驶。

“昕泞,姓什么。”祖晟昀打破了沉默,淡淡问到,神色温和。

康昕泞心里咯噔了一下,偷偷睨一眼祖晟昀,“康,康昕泞,你……”

她本来想问你叫什么,不知道想起什么又把嘴巴闭上了。

“祖晟昀。”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呵呵,不方便吧。”康昕泞不安的挪动了一下身子,想要离他远一点儿。

“你是媛沅的舅舅,我是她闺蜜,我要是直接叫你的名字多尴尬,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也跟着媛沅叫你小舅舅吧?”

开玩笑,她怎么能直接叫他的名字,她不想显得跟他很熟的样子!

“咯吱——”车子骤然停下,车胎和路面猛然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康昕泞整个人随着惯性前倾,又被安全带牢牢固定住。

“你,你干嘛?”惊魂未定的她,看着祖晟昀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倾身靠过来,越来越近!

近到康昕泞能清晰的看到自己在他眼眸里的倒影。

“小舅舅?”祖晟昀声音低沉沙哑,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有人会扑倒自己的小舅舅,抱着他求他要自己吗?”

2019-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