燥热,难忍的燥热。

康昕泞忍着浑身好像被蚂蚁撕咬的酸痒难耐,慌不择路推开手边的屋门,想也没想就冲了进去,迎面撞到一个赤裸着胸脯的男人身上。

“嘶。”接触到他肌肤的一瞬间,她发出了一声让人脸红心跳的低喘,理智拉扯着她让她起身,但她的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

祖晟昀没有防备,被她推的连连后退坐倒在床上,康昕泞像个饥不择食的野兽扑了上去,笨拙的凑着小脑袋想要亲吻他。

“滚开!”讨厌女人碰触自己的祖晟昀一把推开康昕泞,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她从背后抱住了,她身上异样的燥热让他拧眉。

被下药了?

祖晟昀转身捏住康昕泞的下巴,轻轻嗅了嗅,果然从她嘴里闻到了淡淡的香味,这种伎俩他见过不知道多少次。

“求求你了。”康昕泞现在整个人已经没有理智了,只知道浑身上下哪里都很难受,想要撕开身体,把身体那团火苗取出来。

“给我……”

她仰着小脸儿,双眼因为药的原因微微有些红,脸颊也渐渐泛起异样的红晕,像熟透的苹果,任人采撷,楚楚可怜的清纯中透着致命的诱惑。

祖晟昀见过不少美女,眼前这个女人根本排不上号,但他却第一次有了被勾引的感觉,身体微微紧绷,嗓子也发紧。

“给你什么。”

“你,我想要你,给我……”说着,康昕泞手脚并用爬到祖晟昀身上,贴着他微微磨蹭着,“我好难受,快给我……求你了……”

她像个小野猫在他身上磨蹭,挠的他心里痒痒的,又舒服又难受。

他深吸一口气,精准的捉住她的手腕,一个翻转从背后抱住她,“我不是趁人之危的人,今天你意识不清醒,如果你明天清醒过来还这样说,我不介意满足你,但……不是现在。”

话音落地,一把打横将康昕泞抱了起来,迈步走进浴室。

冰冷的水倾泻而下,康昕泞倒抽一口冷气打了个寒颤,燥热的身体暂时得到了疏解,她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靠在祖晟昀的怀里就这么闭上了眼睛。

听着微微的鼾声,祖晟昀有片刻的愣神,探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康昕泞已经睡着了,微微酡红的脸颊上还带着浅浅的笑。

她睡的很沉,放她到床上也没有醒转过来的迹象。

“在陌生男人面前睡的这么沉。”祖晟昀俯身拿床头的手机,丝丝缕缕似有若无的香味忽然钻进了他的鼻子里,淡然又悠远,像无数个小手安抚着他的神经。

本来微微发疼的头忽然奇异的平静了下来,他有些怔忪的看着近在咫尺清秀的脸庞,长长吸了一口气。

康昕泞是被热醒的,那感觉就像背靠着火炉睡觉一样,她不满的想挣开背后的热源,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瞬间,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包括她把祖晟昀扑在床上,抱着他求他。

“嘶!”她狠狠倒抽一口冷气,猛然转头,跌进了一双锐利幽深的眼眸里。

“醒了。”祖晟昀声音淡淡得,看不出情绪。

这个男人……好帅!

2019-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