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好一对难兄难弟。”柳林见状,啐了口唾沫,脑袋还嗡嗡的发痛,直接恶狠狠的喊道:“给我废了他们两个!给你们加工资,涨薪!揍的最恨的那个,我升他当保安队长!”

“好嘞!”

闻言,保安精神皆是一震,其中一个身材最高大的保安抡起钢管朝着张扬肩膀咂来。

苏烈见状就要举起椅子去挡,却在这个时候,被张扬一把抓住胳膊扯到了身后,与此同时,张扬举起另一只胳膊挡向钢管。

“傻壁,你以为自己刀枪不入么?”柳林看着张扬的反应啐道,一挥手,让其他保安也上,仿佛已经看到张扬被打的满地找牙,蜷缩求饶了。

“嘣!”

随着钢管与张扬小臂接触,传来一声古怪的响声,登时所有人都是一愣。

不是打在肉上的声音,更不是骨折的脆响,而是钢管弯曲的嗡鸣。

只见那钢管已经折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如同嵌在张扬胳膊上一样,壮汉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钢管,正看着自己流血的右手,脸上满是惊骇。

刚那一下,他感觉如同拿着钢管打在了钢板上一样,巨大的反震让他胳膊发麻,虎口直接撕裂。

下一刻,才捂着手痛呼出声来,“啊……”

“这不可能。”柳林瞪大了眼睛,这一棍下去一般人的手臂肯定是要废掉了,然而张扬却是纹丝不动,甚至脸上都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

苏烈的手还按在张扬的肩膀上,想着将他推开,这时,也是看傻了眼,嘴中呢喃:“我滴个乖乖,麒麟臂啊?”

一众保安还保持着上前招呼的架势,此刻都是高举着家伙僵在原地,左顾右盼,不知如何是好。

柳林见状,面露狰狞,他不知道张扬怎么做到的,但想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大吼一声:“都愣着干嘛?给我一起上!他袖子里有东西,往别的地方打!”

“干他...”保安们闻言也是明白过来,顿时一拥而上。

“哼!你们动我兄弟,我今天就废了你们手足。”

经过刚才那一下,张扬心中已然有底,确信之前那脱胎换骨竟是真的,心下暗道一声,老爷子你的真仙传承我收下了,便是脚下一蹬,朝着柳林众人迎面而上。

“对!动我哥者,死!”苏烈一个一米八多的壮汉,此刻眼眶湿润,他怎么也没想到,张扬为了保护他竟会如此拼命,胸中顿时如有烈火沸腾,举着椅子也要冲过去。

但他还没走出两步,就被飞过来砸在脚下的一个保安下了一跳。

举目望去,只见张扬轻轻一脚,对面保安一米八五左右差不多一百八九十斤的大个就倒飞了回去,砰地一声把房门撞了个凹陷。

张扬如同猛虎出闸,保安们在张扬面前居然如同小孩子。

又是一个保安倒飞出去,摔在柳林身边,把他吓得棍子都掉了,干咽了口唾沫。

“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柳林一阵惶恐。

“张扬什么时候这么能打了?”

一阵骨断筋折的声音传来,不到一分钟,柳林带来的四五个保安抱着腿、捂着手哀嚎着满地打滚儿。

“你...你想干什么,这是我柳家的地盘。”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张扬,柳林像是耗子见了猫一样。“我..我报警啊,别过来。”

“废物。”张扬不屑的反手一巴掌,柳林像是陀螺一样倒转进厕所一头闷在马桶圈里。

“哥,你变超人了。”苏烈张了张嘴,还没从刚才的一幕幕中清醒过来,他重没见过这么能打的张扬。

张扬从容的脱下浴袍换上一套备用衣服,此刻,陈冲用的传承如同放电影一样在他心间流转,价值连城的丹药,威力超绝的仙法....

“超人?呵,阿烈,超人在仙人面前算个屁。”张扬不屑一笑,苏烈一头雾水。

五分钟后,张扬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再次站在镜子前,棱角分明的面孔因为这一次家中变故多了些沉稳,油亮帅气的背头却带着一种自信洒脱的傲然。

“嘿,钱是王八蛋,没了再赚。人要是垮了,什么都得完蛋。”张扬吹了个口哨点上一颗烟,“走了阿烈,跟哥去会会林家那胖妞去。”

……

张扬带着苏烈,向着两家约定的宴会厅走去。

圣罗兰菲乐大酒店是一家法国餐厅,装潢是西方古典风格,但也融入了许多华国元素,比如宴会厅这一点。

穿过一处西方风格的空中花园似的楼阁,两人来到宴会楼,挨个往后找去,埃菲尔厅,香榭丽舍厅,枫丹白露宫厅,爱丽舍厅……

一直走到最里面,也是最奢华的一处,凡尔赛厅。

刚到门口,张扬忽然顿住脚步,抬手示意苏烈不要出声,在这等他。

因为陈冲用所言的那屡仙气洗筋伐髓的缘故,张扬的身体坚韧、劲力超群,身体各项感官的敏锐程度也都远超常人。此时张扬站在门外,清晰的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女子的刻薄讥讽声……

“说的好听是联姻,不好听就是入赘,怎么了?多少青年才俊巴不得呢,选中你家儿子,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还不知足?你这是祖上烧了高香了,还这么多事,真是难伺候!你儿子还来不来了?这么大事还能迟到?投资还想不想要了?”

“这……扬扬肯定是有事耽搁,并非有意,还请……”

“吴丽君,你说的什么话?我儿子只是有些事耽搁了,没有必要说的那么刻薄吧?”张扬听出来那是他母亲的声音。

“刻薄?呵呵,我告诉你,你儿子要再不来,这婚也不用定了,两亿的窟窿你们自己想办法去,我到要看看,这苏市除了我们林家,谁还会给你们投资!”

张扬听了这话嘁了一声,随即歪了歪脖子,发出一阵脆响,点了颗香烟,猛地推开宴会厅的门。

富丽堂皇的房间中央,高档檀木圆桌旁坐着四人,上座的中年男子不怒自威正是林氏集团董事长林天南,他身边珠光宝气的女子是其夫人吴丽君。

其对面坐着的二人,是张扬父母,张中明与陈春华夫夫妇。

此刻四人皆是向张扬看来。

“唉!我这不是来了么,急什么?”

张扬吸了口烟,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唇角挂着其招牌式的玩世不恭的微笑。

“不就是钱吗?区区两亿而已,就想买长生?还让我当上门女婿,麻烦说话之前先把脑子的水挤干净!”望着林氏夫妇二人不羁的说道。

2019-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