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云一听到这个时候了司马邵雪还在替慕容凌凯辩解,非常的生气当场就给了司马邵雪一耳光。

“就知道是你吃里扒外,从此以后我司马家再也没三小姐,我司马云也再无你这个女儿,从今日起司马邵雪从司马家的族谱除名。”

司马邵雪一听整个人就感觉全身无力瘫软差点倒在了地上,还好慕容凌凯及时扶住了司马邵雪。

司马云撂下了狠话。

“慕容凌凯你不要得意的太早,老夫一定会查清真相定会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司马邵阳原本还想要说点什么的,但是司马云制止了说以后有的是机会,从此慕容凌凯与司马邵雪不得踏入司马府一里之内。

“三妹你还不快跟我回去跟父亲认个错,难道你真的为了这个男人连家都不要了吗?别忘了他很有可能就是杀死大姐的真凶。”

司马邵阳走了一段路之后,想想又回来叫司马邵雪,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一个人还真的处理不了。

“既然圣上已经封我为侧妃,我现在已经是慕容凌凯的妻子,我是不会离开他的。”

司马邵雪的话让司马邵阳非常的气愤。

“司马邵雪希望你不要因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看着司马邵阳的离去,司马邵雪再次晕了过去。

慕容凌凯将司马邵雪带回了房间,还亲自留下来照顾。

“好你个慕容凌凯不是说好要救你的王妃吗?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看看白姐姐,她刚才吐黑血了。”

苏穆原本还义正言辞的,但是一提到白纤纤吐血一下子气势就完全弱了下去。

“她的事情本王管不了,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不能离开雪儿,我要留在她的身边,其他的事情本王没空理会。”

对于慕容凌凯这强硬的态度,苏穆知道自己多说无益。

“行你就受着你的雪儿过一辈子吧!白纤纤我带走了记得把休书写好送到我府里。”

苏穆说着就气呼呼的叫人把白纤纤带回了自己府里。

苏穆将白纤纤安置在自己家之后又加强了护院,苏穆只好先去找救白纤纤的办法。

大耳朵狐知道白纤纤出了王府到了苏穆家之后就匆匆赶来。

“姐,你可要撑住啊!你可是千年的白狐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不可以就这样放弃。”

大耳朵狐静静地守在白纤纤身旁,大耳朵狐想了想把自己所剩的所有灵力都度给了白纤纤,自己也很快化回了原形。

“哪来的狐狸快把他抓下去炖了。”

苏穆回到房间后看到白纤纤身旁的大耳朵狐后,立马命人把这晦气的东西抓下去。

“住手!”

白纤纤醒了但是还是非常的虚弱,不过她总算是保住了大耳朵狐的命。

“行了放下你们都下去吧!”

苏穆听到白纤纤不让动,那他自然不会伤害这只大耳朵狐,不过看到白纤纤突然醒来,苏穆就很快转喜为悲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吧!白姐姐你与我才刚刚相识,没想到我们都还没来得及把酒言欢你就。”

苏穆说着说着又开始伤感了起来。

还没等苏穆伤感完一缕红烟顿时弥漫着整个房间,苏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赤翱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掐住了苏穆的脖子。

“放开他!”

白纤纤强忍着身体的疼痛,起身冲到了苏穆跟前。

“放开他可以,那你得跟我回去,我会为你疗伤。”

赤翱知道白纤纤会抵死反抗也不会答应让他替白纤纤疗伤的,所以也就只好威胁一下白纤纤。

但是赤翱这样做白纤纤就更加恨赤翱了,白纤纤化成了九尾狐将苏穆救了下来。

然后迅速带着苏穆就瞬间消失了。

苏穆被白纤纤带到了忘川江的树林里,白纤纤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往前走了。

白纤纤看着苏穆还没回过神来,苦笑着对苏穆说道。

“怎么害怕了,是不是想要杀了我,那就尽管来反正我已经没有还手的余力了。”

听到白纤纤的话之后,苏穆才猛的回过神来。

“你居然是九尾狐,那可是灵狐我苏穆居然有一个九尾狐的姐姐,白姐姐你可不能因为我知道了你的身份而就不要我这个弟弟了。”

苏穆一副非常开心的样子,上前去扶起了白纤纤。

“是不是就是刚才那个家伙把你弄成这样的,你放心虽然弟弟我打不过他,但是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让他暂时找不到你。”

苏穆那坚定的信誓旦旦让白纤纤非常的感动,但是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而害了苏穆。

“我现在真的无法保护你了,既然你要做我弟弟,那姐就不对你隐瞒了,你回去好好照顾好你家的那只大耳朵狐,你将我送到忘川江就好,你放心姐定会回来找你,照顾好自己。”

白纤纤说完就失去了知觉,苏穆听说过忘川江的传说,心里莫名的兴奋,苏穆知道白纤纤只要回到忘川江那她身上的毒就一定可以解。

苏穆将白纤纤抱起迅速往忘川江赶,但是离忘川江越近寒气就越逼人。

但是苏穆还是将白纤纤紧紧的护在自己的怀里,苏穆还想继续往前走,但是怀里的白纤纤却瞬间没了踪影。

苏穆知道自己办到了所以就急急忙忙回了府,毕竟他答应过白纤纤要照顾好大耳朵狐的。

“你放心吧!白姐姐已经回到忘川江了,她一定会回来的,我们就在这里等她回来。”

就在苏穆还在逗大耳朵狐玩时,慕容凌凯带着司马邵雪来了。

“苏穆,你还是将白纤纤交出来,让我们带回去医治吧,毕竟皇宫里那么多太医一定会有办法的。”

慕容凌凯没有开口,司马邵雪替慕容凌凯开了口,但是苏穆实在是越来越不喜欢司马邵雪。

“闭嘴!王爷还没休了我白姐姐,所以她依然是王爷的正妃,按理你应该称呼白姐姐为姐姐或是王妃,而不是如此无礼的直呼其名,就你们这样的态度还是请回吧!我会照顾好白姐姐不用你们虚情假意,来人送客。”

苏穆可丝毫不给慕容凌凯与司马邵雪开口反驳的余地。

2019-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