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谛云再一次醒来之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淡了下来,整个山林寂静的很,似乎就只剩下萧谛云一个人了。

刚刚的一阵疼痛让她知道了关于这具身体所有的消息。

这具身体也叫萧谛云,她是廖府嫡女,只可惜她这个嫡女却是全京城的笑话。

当年她的母亲生下她,据说在一个月之后就去世了,可她那个渣爹却在此之后不久就带着小三和孩子进了门。

就这样,廖府出现了一个只比自己小了三个月的庶女,

而这一次萧谛云会出事也完全是她这个渣男父亲廖秋平和那个继母孟丽敏搞的鬼。

廖思颜曾出门游玩,却不想被尚书府的纨绔公子给看上了,那个公子哥扬言说要娶她,廖思颜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不肯嫁,廖秋平没有办法,最后想到让萧谛云去代替廖思颜出嫁,并且还支开了萧谛云身边那个会武功一直保护女主的宋麽麽。

萧谛云知道后当然不肯出嫁,在假意答应之后就给逃了,可惜她自己没有走过远路,最后选着了一条死路。

不过还好她来了,身为特工的她曾经也学过一些医术,这具身体看起来严重,但只要能及时敷上药就会好的很快的。

萧谛云给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并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承诺的说道:“你放心,我既然用了你的身体,我一定会为你报仇,不管是谁,我都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奇妙的是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心口闷闷的感觉竟然没有了。萧谛云看了看周围的一片绿油油的景色,眼目微沉,毫不犹豫的踏了进去……

她现在很需要草药,所以不管里面有什么她都必须要去。

不得不说萧谛云很幸运,在进去没有多久她就找到一些草药,走了一大圈之后,萧谛云的手上已经有了足够的草药了。

找了一个地方,萧谛云咬牙给自己敷上了这些药草,可就这样的过程也让她疼得满头大汗。

“特么的,老子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嘶……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

好不容易给自己处理好了伤口,萧谛云又继续启程,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如果不能及时的出去,在这深林里面过夜可不是一个好计策,况且她身体还受了伤。

“哗啦……”听到前面有声音,萧谛云条件反射的藏在了树后面,等到声音平静了之后萧谛云才缓缓的露出一个头来,可这一看,萧谛云差点就挪不动眼睛了。

前面有一个温泉,而温泉里面却又一个男子,虽然看不清楚面貌,但这个人的皮肤很白,在温泉和夜色的衬托之下,若隐若现,显得更加的好看。

萧谛云的心被勾的痒痒的,手还扒着大树,但脚步已经在悄悄的往前面挪了。

“咔嚓”

“谁?”

2019-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