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漫天的疼痛感,悄无声音的围绕在萧谛云的身边,好似要将她给吞灭,她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一切早已不是当初的悬崖上了。

“嘶”

满身的疼痛感让萧谛云清醒了几分,看着周围的绿水青山,她心里出现了几分诧异。

那么大的爆炸,她竟然没有被炸死?这算不算是老天待她不薄?

她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虽说从小就进了组织进行了培养,可她也为组织卖命了这么多年,其实她很清楚,并非是组织想要杀她,而是被她挡了路的人……想要杀她。

不过,纵然难逃一死,她也要拉上两个垫背的,静删和萧克既然背叛了她,那就和她一起上路吧。

她早前在处理冥玉的时候就在项链上面做了手脚,如果强行扯断项链,藏在项链里的炸药就会在十秒之内爆炸,静删和萧克那么近,现在估计已经被炸成碎片了。

萧谛云想到这里,心里还是有些难过,毕竟他们两个也跟自己有几年了,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是为了利益……

萧谛云摇摇头甩开心里的难过,正要从地上起来,可在看见自己那双血迹斑斑的手时,萧谛云不禁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难道……”萧谛云愣了半响,不敢相信自己心里那个荒唐的想法。

强撑着自己破碎的身子,缓缓的走到水塘边,看着水镜里面的那副面孔,萧谛云一时间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2019-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