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有这样一个牛逼轰轰的老爹,女儿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可偏偏沈茉莉他爹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接触这些鬼力乱神,希望她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可沈茉莉就是个犟的,老爹越是管着她,她就越是要对着干,只要听说哪里闹鬼,哪里就会有她的身影,而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亲手抓一只鬼。

江优雅一边开门一边问道:“怎么感觉你今天兴致不高啊?”

沈茉莉站了起来,将垫在屁股底下的黑色塑料袋拿在手里,焉焉道:“先前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爸就在旁边,你说这老头是不是更年期犯了,死活不让我出门,我一怒之下,就把他的宝贝全都偷了出来。”

“你爸要是知道你用他的宝贝垫屁股,肯定会气的更年期提前的。”

沈茉莉小声的嘟囔一句,“谁让他老是阻止我跟你接触。”

江优雅没说话,十岁那年她第一次见到沈腾风,而这位沈大师第一次见她就说她是个不祥的人,有朝一日会给他女儿带来灾祸,可惜沈腾风阻止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挡住她们两个做好朋友。

“鬼呢?鬼在哪儿?”门一推开,沈茉莉就嚷嚷起来,一边嚷一边四下张望。

“看地上!”江优雅指着地上的那排脚印。

“看姐收了你!”沈茉莉从塑料袋里摸出一把黄符撒开,“恶鬼,现行吧!”

……

短暂的安静过后,江优雅问道:“你确定这样能行吗?”

沈茉莉将手里的符又塞回了塑料袋里,严肃的问道:“老实说,你是不是在逗我玩呢,这怎么看就是一排普通的脚印。”

“从听见开门的声音到我回头查看,不到一分钟的时候,而且我当时就蹲在这个地方。”江优雅指着脚印的尽头道:“如果背后有个大活人,我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是有人恶作剧想整你?”

江优雅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最近总是感觉心神不宁的,或许是我没休息好的缘故吧!”她低头揉了下太阳穴,然后抬头,眼神瞟向了花架后面的镜子,“啊——”

江优雅突然大叫了一声,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闭着眼睛大声叫道:“有人、我的背后,有人——”

“哪呢?哪呢?人在哪呢?”同样被吓了一跳的沈茉莉回头四处张望,可后面并没有人。

江优雅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只是一个劲儿的说着:“我看见他了,浑身都是血,他那只血淋淋的手就搭在我的肩膀,好恐怖。”

“没事了,没事了!”沈茉莉突然蹲下来将江优雅抱在了怀里,轻声安慰道:“你不是说最近没休息好吗,在加上刚才你就在想着这个事,所以才会出现幻觉的。”

可是……江优雅犹豫了下,还是将眼睛睁开,在她的身后确实没有东西,镜子里也什么都没有,于是将快要吐出口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她想说的是,从小到大她已经见过很多次鬼了,是真是假怎么会分不清楚呢,

只是,这件事,她从未跟沈茉莉提过。

江优雅在地上坐了好大会儿,强迫自己现在不能再想这个事了,她站起来走到外面拿拖把将地上的脚印全都拖掉了,就在她做完这些事的时候,门又刺啦的一下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请问这里老板是谁?”一个七八岁大小男孩把脑袋探了进来,看了眼江优雅后,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开始在沈茉莉的身上来回打量。

“小色鬼看什么呢。”沈茉莉不满的说。

“……”江优雅一脸黑线。

“切,平胸无脑的女人。”小男孩冷哼了一声。

“你这个小子,出去!这个花店不欢迎你!”沈茉莉起身就要去关门,被江优雅拦了下来。

江优雅俯下身子看着小男孩笑道:“你好,我是店主,请问你想买什么花啊?”

似乎是江优雅这和蔼的态度和标准的甜美微笑让小男孩心情一阵大好,小男孩眯了眼睛笑着说:“我需要99支玫瑰花,我女朋友要过生日,我想送给她。”

这么小就谈恋爱?而且还要这么多?江优雅简直哭笑不得,但是小男孩却从兜里掏出一大把红色的毛爷爷就塞进了江优雅的手里。

“麻烦在今天晚上八点半的时候送到秦边公墓来,我在公墓门口的花园旁边等你,你一定要诚实守信哦。”小男孩调皮的一笑,然后转身跑开了。

江优雅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他刚才说什么?晚上八点半,秦边公墓?

“现在的小孩这么成熟?这么小就谈对象?”沈茉莉有点哭笑不得,然后拍了拍江优雅的背:“最近生意很不错嘛,连小孩子都这么有钱。”

“可是他说让我送到公墓……”

“也许人家就是住在那儿呢,是公墓的哪个管理人员的儿子。”为了缓解气氛,沈茉莉说着转身开始帮江优雅挑选玫瑰花,然后又补了一句,“有钱不赚王八蛋,别担心,晚上我陪你一起去。”

被沈茉莉这么一说,江优雅顿时放心了不少,再加上她今天刚丢了一个大客户,现在又来了一个大单,刚好可以补救一下她那颗受伤的心灵。

江优雅数了数小孩塞给自己的钱,不多不少正好三千块钱。

“给多了?”江优雅皱了皱眉头,然后在自己的钱柜开始给小孩找钱,两个人将99支玫瑰花准备好的时候已经一上午过去了。

“哎呀,我下午还有顾客,是个大老板,我得赶紧走了,不然可就错过了,那个优雅,晚上七点半我开车来花店接你。”刚吃过午饭,沈茉莉就急匆匆的走了,结果那个黑色塑料袋给忘在了江优雅的店里。

江优雅提起塑料袋追出去的时候早就没有了沈茉莉的影子。

“这个粗心鬼。”江优雅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扭头就看见了沈茉莉不知道啥时候贴在自己花店大门上的一张黄符,瞬间感觉心里暖暖的。

好在接下来并没有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只是等沈茉莉开着车赶来接江优雅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真是晦气,来的路上竟然有只狗蹲在街口,怎么打喇叭都不动的那种,气的我差一点就忍不出下车要杀狗了,幸好他主人来的快,不然今晚的宵夜就能吃狗肉了。”沈茉莉显然怒气还没消,一边打开后备箱把花束往里面搬,一边朝着江优雅抱怨起来。

“好啦,这不是没事了嘛。”江优雅关上后备箱,转身去把花店的门锁上。

“把安全带系好,免得出去又碰上那只不懂事的狗。”沈茉莉扭头冲江优雅说。

“恩。”坐在副驾驶的江优雅一面系着安全带一面把手里的黑色塑料袋丢到了沈茉莉的手边,开玩笑的口气说:“给你,早上丢下的,你可别把什么祖传宝贝丢在了我店里,要是丢了我可负责不起。”

沈茉莉淡淡的瞟了一眼后就随手丢到了后座上去:“那个死老头子,越来越讨厌了,我让他到你店里来看看风水,他说什么都不干,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他求着教我如何抓鬼,到时候姐罩着你。”

江优雅心里一暖,认识沈茉莉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吧。

沈茉莉开着车一路畅通无阻的赶到秦边公墓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在T城,南北各有一座公墓区,南边叫秦边公墓,北边叫齐汉公墓。

咋一听,有一种时代的感觉,但是本地人都知道,这根本是因为之前T城死的人太多了,没有地方埋了,政府大手一挥就把城市的两个对边设置成了公墓区。

那时候沈茉莉的老爸还被T城的政府领导请着到处跑着看风水,划分公墓区域,顺便还给起了个名。

江优雅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时间一分不差的显示在八点四十八分。

2018-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