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是店主江优雅,十点前?好,您说下需要的鲜花种类。”

江优雅利索的从柜台后坐了起来,一边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一边拿了纸笔,认真做了记录。

开花店一直都是江优雅的梦想,想象着花带给人们的幸福感,就让江优雅分外有成就感,于是大学毕业以后江优雅立马就找爹妈借了钱在T城开了一家不大的花店。

再次清点确定了要送的花无误后,江优雅开始弯腰挑选搭配什么样的包装纸比较合适。

叮铃铃、叮铃铃,门口的风铃响了。

刺啦一声轻响,白色的铝合金推拉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欢迎光临,喜欢什么花您可以随意看看,一次购买三盆以上,还可以打折哦!”不用回头江优雅都知道来了顾客,所以她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弯腰挑选包装纸,可选着选着,她的手猛地顿住了。

奇怪,怎么没有声音了?

江优雅扭头朝后看了一眼。

铝合金推拉门门紧紧关着,好似刚才那拉门的声音都是江优雅的幻听!

江优雅赶忙又把头扭了回去,心头猛地一跳,莫非是脏东西进来了?

她弯着腰小心翼翼的将柜台上的镜子拿了下来,透过镜子的反光,确定自己的身后空无一物,然后她又将镜子的角度调整到门上的墙角处,那里一直贴着的驱鬼黄符也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个驱鬼黄符是江优雅的妈妈花了大价钱,向高人求来,特意放在那个位置的,如果她的店里进来了看不见的脏东西,符就会自动燃起来,起到警示的作用,想到这里江优雅猛地松了一口气,看来是她太敏感了。

十点就要将花送到客户的手里,江优雅并没有再多耽误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将花包好之后,抱着花就往外走,就在她刚要将门拉开的时候,又猛地顿住了。

外面原本空无一物的台阶上竟然摆了一双鞋,一双白底黑面的布鞋!

布鞋上面布满了泥泞,而最让她心惊胆战的则是地上那排十分规律的脚印,从门口一直向内延伸,在脚印消失的地方,正是她刚刚蹲着的位置。

仿佛全身的血液全都凝聚到了脚下,江优雅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推开门跑到了街上,直到站在了太阳底下,才觉得有些温度,盯着那双脏布鞋,江优雅掏出了手机,给她最好的朋友沈茉莉打了过去,然后一串连珠炮就吐了出来:“喂,茉莉,我跟你说,店里进脏东西了,我妈被骗了,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神棍,竟然连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也骗,我要诅咒他吃鸡蛋被骨头噎、喝凉水塞牙缝、上厕所没有手纸呼呼……”

说完这一串话,江优雅直接大口喘起气来。

而电话那头的沈茉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再说一遍,你那边风好大,我没听清。”

江优雅:“……”

恒宇集团。

江优雅急冲冲的把花送到业务部的时候,那里一片寂静,一个背对着她,身形修长,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在骂人。

男人将手里的文件夹随手丢在一旁:“我要的是员工,不是单细胞生物,你的大脑在这里无法发育。”

江优雅在后面一边听一边点头,这丰满的磁性声段,简直是声控的福利啊,能将‘脑残’解释的这么别具一格,肯定长的很不一般。

下意识的就停住了脚步,江优雅从抱着的花束后面探出脑袋,好奇的看了一眼,被训斥的女员工长的很漂亮,包裹在职业装下的曲线凹凸有致,精致的短发透露着着职场女性该有的精英范。

江优雅到恒宇集团送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是知道这个被训斥的员工正是业务部门的经理,之前每次来的时候,都能撞见她雷厉风行、干脆果断的处事风格,可今天竟然被当众骂的抬不起头,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业务部的经理低着头道:“都是因为我的失误才给公司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希望您可以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保证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犯了错都可以从头再来,嗯?”男人最后的那一嗯,听的江优雅骨头都快化了,就在她一双大眼睛瞪得炯炯有神,想要继续听下去的时候,她前面的男人突然回头了。

江优雅的眼睛都直了——这男人长得可真要命!

帅的要人命!

看呆了的江优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从她的嘴角,缓缓流下的一条可疑的痕迹,不歪不倚的正好滴在了她抱着的花上。

一回头正好看见这一幕的简笙嫌弃的皱起了眉头:“你是恒宇的员工?”

回神的江优雅赶忙使劲摇头:“我是来送花的。”说完还抖了两下手里的花。

简笙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看着那挂在花瓣上亮晶晶的不明液体,正想要发怒,可江优雅又不是公司的员工,只能秉承着一位绅士该有的修养,默不吭声的又转过了身。

而江优雅更花痴了,天呐,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就连嫌弃都嫌弃的这么赏心悦目,等会儿,他为什么要露出嫌弃的表情?

还不等江优雅想清楚其中的缘由,就听见简笙对着部门经理道:“每一位与恒宇合作的客户都是独一无二的,要是客户因为接触了这样的花而感染了病毒,带来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你觉得你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部门经理没说话,江优雅就听的不高兴了,也顾不上欣赏帅哥了,什么叫接触了她的花而感染了病毒,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她不干净吗?

她伸出手正准备将人拉住问个清楚的时候,简笙却像是在背后长了眼睛一般躲了过去,再次嫌弃的回头撇了她一眼,然后对着部门经理道:“将她处理好了,你就可以留下了。”

说完,便迈开长腿径直走了。

江优雅彻底的怒了,“这什么人啊,以为自己长的帅就可以为所欲为啊,这公司又不是他家开的。”

部门经理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他是我们的总经理,这公司就是他家开的。”

江优雅哽了一下,忍住竖中指的冲动道:“有钱又怎么样,我又没吃他家大米,凭什么嫌弃我的花,我的花多新鲜啊,你看这上面都还有露水呢。”

顺着她的指尖,部门经理看见了一朵花的花瓣上,还留着的亮晶晶的水滴。

……

为了保住工作,部门经理还是结束了与蓝雨花店的合作关系,拿着结完的帐走出恒宇集团的大门,江优雅还是没忍住的回头竖起了两根中指,不就是多看了你两眼嘛,心眼比针尖还小的男人,哼!

等她带着一肚子的闷火回到花店的时候,就看见外面的台阶上坐着一位美女,虽然没化妆,但耐不住爹妈给的基因好啊,一双人字拖都能穿出卡哇伊的感觉。

“沈茉莉,门没锁,现场我也给你保留着原样,你怎么还不进去!”

沈茉莉美目一翻,“你不是说里面有鬼吗?肯定不能就这么进去。”

江优雅也跟着翻了个白眼,“到底是谁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说是要亲手抓一只鬼,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你怎么就怂了,哎!我门口那双鞋呢?”

沈茉莉指着街边的花坛道:“诺,在那里呢!”

江优雅隔着纸将鞋子从花坛里提出来,无奈的摇了摇头,沈茉莉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她表面上只是一个置业顾问,但牛逼的是她爹啊,T城最有名的风水大师沈腾风。

2018-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