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暖的晨曦洒进窗帘,映照在男人的脸上,慕月笙睁开眼,身体不自觉的挺了挺,却不小心压到了身边的女人。

女人被压抑得呼吸沉重。

慕月笙蹙了蹙星眼剑眉,几乎是一瞬间,原本还留着一丝睡意的俊脸瞬间坠入冰窟。

“滚下去!”

冷冽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容置疑。

可女人却丝毫没有被驱赶的觉悟,反倒是一仰头,堵住了男人冰冷的薄唇。

温甜的触感让慕月笙愣了一下。

女人趁势而上,吻得越发激烈起来。

“老公,半个月一次,是你答应我的!”

莫青雪身子轻颤,因为动情,脸色越发艳丽起来。

男人错愕的神情只不过持续了半秒,最后再度恢复到了往日的冰冷。

但动作并没有停止,反而欺身而上,化被动为主动,将女人按翻在床上。

这样的场景,足足持续了一上午。

男人躺在床上休息,莫青雪却已经起了身。

余韵尚未退去,女人的双腿仍有几分发颤。

慕月笙睁着眼望着窸窸窣窣正在穿衣的女人,蹙了蹙眉。

以往她都会拖得医院快要下班的时候才下床,这次这么积极?

“怎么,急着向她炫耀?”

女人的动作一顿,手指轻颤,只是背对着男人,慕月笙并没有发现。

她深吸一口气,声音故作轻松,带着一丝慵懒。

“对啊,还是月笙你懂我。”

穿好衣裳,她转身朝着男人撒娇似的半扑过去。

意料之中,慕月笙一脸厌恶的闪到一旁,眼底透着一股清冷和疏离。

莫青雪早习惯了他的反应,唇角不自觉挂起一抹自嘲的苦笑,一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不咸不淡道。

“慕月笙,我们离婚吧。”

刚点起雪茄的男人,手不由一抖,就听到女人继续道:“抽血的事我这次会去,但下次……”

“下次怎么了?莫青雪,慕家少奶奶的位置都给你了,演这一出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男人掐灭手中的雪茄,眼底是掩饰不住的谦恶。

莫青雪却飒然一笑。

“我什么都不要,钱,慕家少奶奶的位置,我统统都还给她。”

说完,她努力控制着轻颤的手,却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巨力摔撞在墙上,挟裹着一股滔天的怒意。

“莫青雪!你怎敢说出这种话!当初若不是你,小婷会落得这般田地?让你抽个血给她治病,委屈你了?”

男人的声音几乎是从胸腔烧出来的,双眼充血,透着愤怒。

“若不是你和小婷同样是熊猫血,我当初岂会娶你进我慕家的门?莫青雪,我劝你别做什么我会对你日久生情的白日梦,欲擒故纵也要把握个尺寸!”

男人手上的力道凶猛,言语不留情面。

莫青雪仍带着笑,仿佛丝毫没有在意男人冰冷而绝情的话语。

“慕月笙,我累了,协议书我已经签好了。”

男人刚松开的手又是一僵。

阴鸷的双眼骤然一冷,落入女人的眸子,带着一丝渗人的凉意。

“想离婚?等我玩腻为止!”

男人大手一甩,不等女人反应,转身走出了房间。

房门被狠狠摔上,莫青雪甚至听到外面锁门的声音。

“先生……”

外面的保镖连忙迎上来。

“一会叫几个人送她去医院取血,切忌,千万别出了差错。”

……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人影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半靠在椅子上的慕月笙猛地睁眼。

“笙爷,不好了,刚刚少奶奶在医院趁乱跑了,而且她乘坐的那架航班因为大雨封天,失联了……”

201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