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到颜家之前,夏语冰一直在郊区一所聋哑幼儿园当老师。她没有夏语心的条件,靠自学完成学业后,她就早早的出来想办法工作了。

她很喜欢小孩,人聪明又有耐心。是幼儿园里人缘最好最受小朋友欢迎的老师。

这间名为“听心”的聋哑幼儿园规模并不算大,又是在郊区,只有几十个孩子和六七个老师。

嫁到颜家之后,由于颜司铭工作忙碌,夏语冰也顺势提出了继续在“听心”幼儿园上班。颜家到幼儿园,坐地铁只需要四十分钟。借此,夏语冰也拒绝了颜家派人接送上下班的好意。她也本来就是个闲散人,去幼儿园当老师,也是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

地铁开得又平又稳,从市区到郊区,这条线她已经来来回回了好几年。而这条线就仿佛一条长长的分界线,将整个市区的上流社会跟这片郊区里无声的世界划分开来。

颜家是属于上流社会的世界,而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她是夏家不受重视的哑巴,大名鼎鼎的颜氏少夫人。在“听心”,她只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夏老师。

上课的时候,夏语冰突然听到隔壁班似乎有哭声,细一听,好像是苏复在哭。想到苏复,夏语冰不禁有些担心,那孩子是个聋哑孤儿,无依无靠,还是她做主留下了这个孩子,并出钱为他安排了班级。

安抚好班级里的孩子们,夏语冰走到隔壁班,苏复一看见夏语冰,原本无助脆弱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一阵小跑冲了过来,软软的小身子抱着她的腿,仰着小脑袋对她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夏语冰不禁内心一软,蹲下身体,打着手语比划着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复呜咽着,摇了摇头。

夏语冰皱了皱眉,打着手势道,“你如果不说,我就去让校长过来了。”

苏复再次摇头,却缓缓比划着说,“他们说我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

夏语冰的脸色立刻严肃下来,站起来对苏复身后那些有些怯懦的孩子们郑重的打着手势,“你们不乖,不可以对别的小朋友说这种话。”

那几个小孩子立刻低下了头,乖乖的坐好。

教育完几个不懂事的小孩,夏语冰把苏复拉到一边,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安慰着他并比划说,苏复虽然没有爸爸妈妈,但是苏复还有幼儿园的这么多老师,还有夏老师,夏老师会把苏复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的。

苏复呆呆地看着她,待他理解了那几个手势的意义,突然忍不住扑在夏语冰的身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随着夏语冰一个下课的手势做完,孩子们便欢呼雀跃的收拾起了桌上的课本,随后作鸟兽散。

夏语冰冲苏复招了招手,打着手势说,走吧,夏老师今天请你吃饭。

苏复愣了愣,夏语心笑了笑,走过来牵住了他。好不容易能带他吃顿饭,夏语冰决定坐地铁去市区吃顿好的。

一大一小来到颇有声誉的意式牛排餐厅时,餐厅人不多。夏语冰在站在前台看着昂贵的菜单,一边好奇地往里瞟。说实话,她这是第一次来这个餐厅,要不是上个月工资刚发,她都没有勇气来这里。

当夏语冰的眼神落在餐厅内那处视野极佳的位置时,突然眸光一震,脸色变得有些发白,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身体微微一晃,绝望地低下了头。

那是她的丈夫颜司铭和她的好妹妹夏语心。

在颜家这段时间里,她早就看明白了。普通人娶妻,不在乎是看上了对方的长相或者家世,何况她嫁得的还是颜家。她嫁到颜家,恐怕只会让颜家的人感到可耻。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现在还是他的妻子,他却和别的女人暧昧不清。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她的亲妹妹。

夏语冰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胸腔里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脑子里轰隆隆的,连她是怎么走出那个餐厅,带着苏复换了另一间餐厅吃饭的都忘了。

另一边的颜司铭却并没有如同夏语冰想的那般好心情,反而冷着脸,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夏语心,“夏语心,你约我究竟有什么事?”

颜司铭本来应该对她不屑一顾,立马走人的,可是想到夏语心说有重要的事要找他。想到可能是关于夏语冰的事,颜司铭便来了。可是来了半天,夏语心总是左顾他言,颜司铭不禁窝了一肚子火。

“姐夫,我这边托人弄了两张歌剧票,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不好?”夏语心今天特意穿了一身耀眼的红裙,脸上装的极其无辜,委屈地说,“从小都没有人陪我去看过歌剧,姐姐也不喜欢我。”

“你约我,就是说这个?”颜司铭微微的眯起眼睛,餐厅里旖旎的空气,在这一瞬间冷了下来。他是颜氏的总裁,叱咤商场。任何时候感觉都像是个王者,是睥睨着任何人的。

“姐夫,姐姐没有时间,我只是想让你多陪陪我……”望着颜司铭那深不见底的瞳孔,夏语心身体微微的颤了起来,颜司铭好像看起来并不开心。

“夏语心,你知不知道我还有多少工作没做完,你找我居然就为了这种无聊的事!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闲啊?”颜司铭轻轻地哼了一声,沉冷的声音透着讥诮。

夏语心一张脸好像着了火似的烧烫,她发誓!这辈子,她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也从没这么被人拒绝羞辱过。

夏语心还想张口为自己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在他冰冷的注视下,已经说不下去了。

“夏语心,我警告你,这事最后一次。”颜司铭起身,看了夏语心一眼。那眼神格外凌厉冷冽,好像冰似的冷,刀似的锋利。

夏语心客套的笑整个僵在了脸上,像个满脸假笑的玩偶,失去了生命力。

一向骄傲自负的夏语心,望着带着一身怒气离去的颜司铭,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他会花时间陪夏语冰回娘家,却不愿意花时间陪自己看场歌剧呢?而且,颜司铭对她的态度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他不会这么没有耐心的。

夏语冰,是不是你跟他说了什么?

她一想到夏语冰那张淡然的脸时,心里又急又怒,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