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里,主灯没亮,只有床头边散发着微弱而已昏暗光线的小夜灯,暖色的微光让整个屋子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朦胧暧昧。

夏语冰已经洗完澡了,头发半干,穿着纯白的睡衣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像是在发呆。听见开门的响声,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颜司铭脱下深蓝色的西装外套,随手丢到一边,然后走到床边。

察觉到他居高临下,审视犯人般的眼神,夏语冰屈辱地往被子里躲了躲。

颜司铭英俊的眉眼上沾染了一丝情欲的味道,按着语冰的手腕,如同往常一般压在她身上。夏语冰害怕地往旁边缩了缩,但颜司铭却不放过她,粗暴地伸手抓住了她的身体。

她的身体很软,身体散发着沐浴露淡淡的清香,像一块诱人的蛋糕,让人忍不住想去品尝蹂躏一番。

高大的身躯几乎笼罩着夏语冰的身体,强势的气息让她身体一颤,知道挣扎无用,她默默地紧紧地抓着被子,一动也不动。之前那么多夜晚,她不都已经熬过来了么。

察觉到身下女人的反应,颜司铭不由一滞,放轻了动作,但是嘴上却依旧凌厉,“就算你不愿意,你现在也已经是我的人了。”

夏语冰脸色煞白,抿了抿嘴唇,淡漠的瞳孔里没有一丝色彩。虽然她承认,颜司铭身价不菲,又拥有英俊过人的容貌,任哪个女人都无法抗拒。可是这个男人再好,跟她也没有一点关系。

夏语冰淡然而又满不在乎的眼光,让他的心蓦地一抽,他最讨厌的就是夏语冰这副对什么都毫不在意的模样。她就这么不情愿跟他在一起?

颜司铭的眼神阴鸷又冷酷,他动作粗暴地扯住了夏语冰,没有前戏地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带着怒气和惩罚,毫不留情地在她身上任意肆掠。夏语冰痛得脸色惨白,却倔强地忍着疼痛,一言不发,任颜司铭在她身上留下一处处痕迹。

夏语冰死死咬住唇,不让自己有一点软弱的表现,眼泪却不争气的滴落在她的手背,她睁着眼睛倔强的与他对视。

他的神色中浮现略微不舍,似乎有些犹豫不决。随即蛮横地一只手将夏语冰的双手反扣在脑后,另一只手则蒙住了她的眼睛,在夏语冰的震惊错愕与不安之中,吻住了她略带温热的嘴唇。

和他想的一样,甜美。

不知道过了多久,颜司铭终于在她体内爆发出来,却仍然不放开她。颜司铭搂紧了她依然绷得僵直的身体,一只手很自然的环住了她纤细的蛮腰,盈盈一握,稍稍一用力,她整个人就又被他捞进了怀中。

夏语冰的目光落在那只环住自己的手上,手指纤长,指节分明。轻轻动了动身子,抱在她腰上的大手力道就更紧了。

看着夏语冰光洁柔美的背,颜司铭不禁又有了反应。他脸色阴沉地强行扳过夏语冰的身体,让她面对自己,嘲讽道:“嫁给我不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吗?现在做出这幅样子,又是给谁看?”

夏语冰扯了扯嘴角,眼中露出一丝苦涩。她心不甘情不愿又能怎么样?她生来就是任人摆布的,命运对她毫无怜惜,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在尘土里开出花来。

身旁的男人审视着夏语冰姣好清澈的面容,他原本以为她会哭闹不止,可她却仿佛失了魂魄,只是裹着被子静静地蜷缩成一团。莫名其妙地,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想要保护她呵护她的感觉,这种陌生的感觉让颜司铭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颜司铭起床去了浴室,夏语冰脸上的泪水早已干涸,形成斑驳的泪痕。她楞楞地看着天花板,同床异梦,大概说的就是她和颜司铭。她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终究还是她太过痴心妄想了。她早就该明白的,且不论身份地位,单凭她是一个哑巴,也不该对这份婚姻抱有什么期望。

当刺眼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夏语冰才浑身酸痛地从床上坐起来,又一个难熬的夜晚过去了。

颜司铭早已去了公司,浴室里哗哗水声,镜中她满身青紫,满身都是他的味道。

她摸了摸肚子,换了一件高领衣服,遮住了脖子上七七八八的吻痕。认真审视了一下镜中的自己,觉得没有任何纰漏,才松了一口气。

下楼的时候,颜司铭的妈妈站在楼梯口森然地看着她,神色不屑。

颜母虽然已经到了四十出头的年纪,但却保养得还像三十岁的女人,皮肤光泽水嫩,整个人散发着一股贵族气息。

颜母尖酸刻薄地开口道,“司铭怎么娶了你这么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居然还睡到了现在,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夏语冰默默低垂着头,一手捂着肚子,摇摇晃晃地扶住楼梯,忽然干呕起来。

夏语冰抚平那阵异样的恶心感后,对着颜母飞快打着手语,模样看上去有些焦急。

颜母不耐烦地看向身边的保姆,“这哑巴比划什么呢?”

身旁专门请来的会手语的保姆立刻说,“夫人,夏小姐肚子疼,想去医院看看。”

听完这话,颜母细长的眉梢一扬,开口便要骂,“你怎么这么……”随即突然想到,夏语冰和自己儿子结婚也有段时间了,该不会是有了吧?

事关自己亲亲孙子,来不及多想,颜母就急匆匆地带夏语冰去了医院。

检查完,夏语冰果然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颜母不由喜上眉梢,但想到夏语冰是个哑巴,脸色就黑了黑。

颜母神色不悦地问,“刘医生,我这儿媳妇是个哑巴,生出来的孙子,不会也是个哑巴吧?”

夏语冰脸色一白,在难忍的屈辱中,眼圈红了红,神色不安地望向刘医生。

刘医生愣了一下,随即回答道,“不会的,这个不会影响到孩子的。”

颜母看了一眼夏语冰,意有所指地说道,“那就好,我要的可是一个健康的孙子。”

夏语冰的眸子闪烁了一下,刚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怀孕了的时候,她不是不欣喜的。她本以为自己一生都将独自过活,没想到上天给了她这个意外的惊喜,她很想要这个孩子。

可是现在,她迟疑了。

“这这段时间注意多休息,然后,为了胎儿好,最好尽量避免房事。”刘医生扶了一下眼镜,提醒了一句。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