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显扬潇洒起身,跑到一旁,捡起自己的鱼竿,眼珠子提溜乱转,就是不往赵衡那边看了。

小丫头,我还治不了你了?

这小丫头一看就是不开心的样子,满腹心事,好不容易碰到自己这样一个又帅又不胡搅蛮缠又有气质的大哥哥,能没有诉说的欲望吗?

然而,胡显扬还是失策了,人家小姑娘还真没有想要诉说的欲望,赵衡蹲在池塘边又专注的看了一会池面,最后起身走开了。

走之前还默默看了一眼胡显扬,眼神复杂。显然胡显扬也确实引起了她的注意。

赵衡一走,胡显扬将鱼竿一放,挑了挑眉,拍了拍手,也走了。

这个阳城之旅,好似一点都不愉悦啊,没有艳遇,阳城的姑娘也一点都不如传说种的温柔婉约,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意思的姑娘,人家愣是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胡显扬懒洋洋的看着即将升起的太阳,笑意渐渐敛去。

赵衡像蜗牛爬行一样慢慢挪回家里,太阳已经开始刺眼了。

赵衡非常不愿意回到家中,她最开心的时候,便是只有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妈妈去打麻将了,抑或被约出去喝下午茶了,爸爸经常不在家,没人管她,她一个人呆着,翻起一本武侠小说一看就是一天;就算什么也不做,也觉得格外的自由,欢喜。

其实她一点都不内向,也不怕生,可是妈妈却一度以为她有自闭症,在父母面前也不爱说话,问什么也是有一句答一句,好像一点亲密感都没有,总是一副呆呆的表情,明明长了一副讨人喜欢的娃娃脸,可是却一点都不会撒娇的。

只有在外公外婆家的时候,赵衡才会相对活泼点,每当妈妈在外公外婆面前抱怨赵衡这孩子太安静有时候又想法太奇怪,会不会是有什么病的时候,总被外公外婆骂,尤其是外公,反应最大。

“你才有病呢,这孩子不知道多乖多聪明,要多灵气有多灵气!”外公瞪直了双眼,气得想拿棍子敲醒自己女儿。

“是乖,可是爸您不觉得这孩子有点……就是,不爱跟人亲近吗?从小到大也没见她对什么东西特别热爱的样子,作为女孩子身边也一直没有亲近的朋友,大学四年都没有谈过恋爱……”

“够了!难道像你一样年纪轻轻有眼无珠跟了一个不负责任不顾家的人就是不自闭了?我们阿衡可比你聪明多了。”

“爸!您又说尔航了!他那是醉心事业,他哪里不顾家了?他还不是为了……”纵使温婉如萧年年,在自己父亲面前也是蛮横不讲理的,更何况自己父亲骂的还是自己的老公,她能不急吗?

“我呸!就他那榆木脑袋,他再醉心事业也没用,事业不会醉心于他!一个破服装品牌能有什么用?他手底下那几个服装厂规模做的再大又怎么样?还不是……”

“好了好了,老头子你又在这无理取闹什么?你不是说要带阿衡去挖你藏的那坛青梅酒么?”外婆及时打圆场,忙使眼色要箫年年不要跟父亲吵架。

赵衡母亲萧年年只得无奈叹气,自己老爸那个火爆性子,对尔航的偏见一直就没消过,而且因为赵尔航之前拒绝了一位大客户,萧老知道后更是说赵尔航这个人成不了大事了。

可是萧年年觉得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赵尔航,因为那个大客户是萧年年的初恋情人顾俊,赵尔航怎么可能会和他合作?肯定是顾俊在父亲面前说了尔航的坏话,萧年年气恼的想,不然自己父亲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了还那么不待见尔航,明明尔航在阳城是很有名气的人了。

萧老听闻青梅酒,眼睛一亮,立刻拉着眼睛同样变得亮闪闪的赵衡,去后院挖酒去了。

赵衡一边慢慢走回家,一边回想着在外公外婆家时的快乐时光,顺便还有外公家的各种好酒,然而还是很快走回了家。

妈妈在张罗早餐,见她回来,招呼她洗手坐下,爸爸在一旁看报纸,见赵衡回来,忽然放下了报纸。

赵衡心里咯噔一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也玩够了吧?等会吃完早餐跟我去公司。”赵尔航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跟赵衡说道。

“我不想去,我什么都不懂。”赵衡低下头,一边抠着手指甲一边闷闷地说道。

“不会可以学,你不多去公司转转,多了解了解,怎么能学会呢?公司迟早是要交给你打理的……”赵衡爸爸眼睛直直盯着赵衡,试图给她压力,然而赵衡根本不抬头看她,一直在瞅着自己平整的指甲。

“你不要还想着去哪里哪里支教什么的,你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呢?就算你不为公司着想,你有没有为你母亲想过?有没有为你外公外婆想过?”赵尔航听取了老婆昨晚和他说的话,这孩子吃软不吃硬,一定要好好说。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父亲主动提起外公,赵衡抬起了头,想知道自己去支教怎么就是不为外公外婆想了。

“支教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是,确实是很伟大,我也尊重这项事业,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一个女孩子,去到一个那么艰苦的地方,与世隔绝,有多危险你知道吗?穷乡僻壤出恶民,你知道吧?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让我们一家子怎么活?”

萧年年端着煎好的鸡蛋过来,听到这句话,不禁背过脸去抹眼泪。赵衡见状心里堵堵的,不知道自己妈妈怎么了。

当她知道自己女儿竟然想去支教的时候,她心里也一直堵着,难受了很久,不明白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就好像那么想离开他们一样,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可以多在家里呆着了,顺便增进下感情,她却要么在房间里一个人闷着,要么天没亮就出门晃荡,根本没有贴心话和自己说。

赵衡愣了愣,好像这些问题她确实没有考虑过,不过很快她又抬起头对爸爸说:“不会的,爸爸,我够能打的,我会擒拿手,佛山无影脚,跆拳道等等等等……”

赵尔航几乎要被这个女儿气笑了,真的是怪自己没有好好教导过,这孩子,一点都……不好沟通。

赵衡站起身,不知道怎么安慰妈妈,只得抱了抱哭了的妈妈故作自然道:“我都不小了,能照顾好自己,再说了我这不是没去成吗?哭什么啊?”

赵衡妈妈实在拿赵衡没办法,赵尔航咳嗽一声,示意先吃早餐,慢慢来,不急。

赵尔航吃完早餐坐在沙发上,无声的逼问赵衡跟不跟他去公司,赵衡想回自己房间,奈何妈妈不停瞅着自己,又瞅瞅阴沉着脸色的爸爸,任她再蠢,也知道此时要是和以往一样一声不吭回房间是不妥的。

就在赵衡父亲没有耐心的时候,赵衡手机响了,赵衡家的门铃也响了。

此时出现的门铃声简直就是赵衡的救星,她瞬间蹦起身冲去开门了,她知道,是郭子旭来了!

2018-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