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相对僻静的公园,早上六点钟,这个城市小镇刚刚苏醒,早晨的空气很清晰,赵衡慢悠悠踱步到公园的小池塘边,然后坐在池塘边,一动不动的盯着池塘看,认真至极。

胡显扬在离赵衡两三步远的地上坐着,眼睛同样盯着池塘,只不过他关心的是有没有鱼儿上钩而已,而那个一脸傻像在旁边呆坐的女孩,胡显扬想不通她是来干嘛的。

很快有一条鱼儿上钩,胡显扬勾唇一笑,又一条。

就在这时,有一个姑娘哭哭啼啼的小跑了过来,那架势像是要跳河?这可是池塘啊喂,社区公园的池塘啊,跳池塘?

那姑娘哭哭啼啼的嚷着不想活了,抹着眼泪,顺便偷偷瞟了专心钓鱼的胡显扬一眼,见对方对她视而不见,忍不住暗暗着急。

胡显扬嘴边似乎有一丝浅淡的笑意,那姑娘见他毫无反应,暗暗跺了跺脚,又看向另一边的白衣姑娘。

白衣姑娘仿佛进入到一个浑然往我的境界,一动不动坐在那里,盯着水面看,这个要跳池塘的姑娘见两人都对她视若无睹,不禁怒从心中来,她看了看一脸悠闲钓鱼的胡显扬一眼,情急之下转向赵衡,愤恨地叫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我要跳下去了,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你的心怎么这么恶毒啊?我不会游泳的!”

赵衡皱了皱眉头,很不悦被人打扰到,身边这女人吵吵嚷嚷的,烦死了,“自杀不会去江边吗?”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就那么希望我死?”姑娘捏着兰花指,颤巍巍地手指指着赵衡,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质问赵衡,那委屈又柔弱的样子,扑闪的睫毛上布满了泪花,真是我见犹怜。

赵衡一脸莫名其妙,干脆转过脸专心看她的池塘,一声轻笑传来,赵衡抬眸一扫,与胡显扬的目光在半空中不期而遇,胡显扬冲她挑挑眉,赵衡低下头,默念傻子退散。

“你!你们……”再度被忽视的姑娘气得跳脚,此时若就这样走了,又显得特别没面子,丢脸死了,现在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难道真的要为了争口气跳池塘嘛?

姑娘咬咬牙,最终决定赌一把,闭上眼睛,往前踏出一步,两步……

就在这位奇葩姑娘要掉进池塘的时候,两道身影闪现,两只手同时出现拉住了她,速度之快,手势之准,直让人看花了眼。

那姑娘只觉自己仿佛是一个麻袋一样,被人一把拉住后,居然被两人同时丢向了后面的草丛里。

“别吓坏了我的小莲。”

“别吓跑了我的小鱼。”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那位寻思着要跳河的姑娘来不及叫唤一声,被摔的够呛,还好草够厚,两人手势也不是特别重,不然可就有的她受了。

赵衡和胡显扬同时回头,赵衡眼中没有一丝杂质,淡淡的语气,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而胡显扬眼神却冷冽,吓得那位姑娘低着头不敢看他们,踉跄着走开了。

见鬼了,难得出来晨跑也能见到一个衣着不凡气质上乘的帅哥,可是怎么在他眼前晃动都没有被搭讪,逼于无奈只得上演自杀戏码,没想到最后却是这样的收场!

那两个人简直就是变态,完全不是正常人的!被赵衡和胡显扬弄得摔了一跤的女子一脸憋屈的走了,留下的两人对视一眼,继续干自己的事。

赵衡依旧心无旁骛的盯着水面,胡显扬却心猿意马起来,在心里倒数着赵衡会在第几秒和他搭话。这小姑娘,有点意思。

不过,这姑娘怎么这么淡定?都过去一分钟了,她居然还不搭讪?胡少爷可没多少耐心和她耗!

她刚刚说的小莲,是什么?水底下有什么?

“你在看什么?”

终于,胡显扬忍不住先开了口,他干脆放下鱼竿,走近那个一直盯着水面的奇怪女孩。

赵衡头也不抬:“小莲。”

“小莲是什么?”

“小莲就是小莲。”

胡显扬还就不信了,想他这样一位美男子在身旁,她可能毫无波动吗?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或者说,是故意彰显自己的个性,吸引他的注意力?

呵,女人。不得不说,比起刚刚那位的拙劣表演,这一位明显是导演级别,纵横情场多年的胡显扬什么女人没见过?像这一位这么特别又有头脑的,他倒是头一次遇见过。

胡显扬故意又靠近了几分,赵衡不为所动,专心看池面,这下连胡显扬都忍不住好奇了,这水里到底有什么?

难道还真的会蹦出一个水鬼来?小莲?还是个女鬼?

这该不会真是个傻子吧?胡显扬看赵衡的目光忽然发生了变化,赵衡一脸无波无澜,心如止水样。

“那个小莲她……死了多久了?”

胡显扬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猜想着会不会是这位女孩的亲人或朋友叫小莲,是溺水死的,所以她才会一大早坐在这里盯着是水面看。

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胡显扬忍不住又瞅了瞅赵衡,这姑娘长得挺好看啊,怎么就傻了呢?真是浪费。

赵衡终于抬起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胡显扬:“你才死了呢。小莲肯定能长出来的,它很快就会开花了。”

赵衡说着说着还有点生气,小莲是她买的睡莲种子,丢在这个池塘一年了都,就是不见长,这个小池塘愣是一株莲花都不见,此时听到胡显扬说小莲死了,赵衡越想越生气,她站起身忍了又忍,拳头握紧,最终还是松开了拳头,过去狠狠踩了胡显扬一脚。

“嘶……”

“你疯了?”胡显扬还没从小莲会开花的震惊中平复过来,就被赵衡狠狠踩了一脚,他怒视赵衡,赵衡毫不示弱与他对视。

“真是个疯女人……”胡显扬转过头,没好气道。

他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跟一个女娃儿置气了,罢了罢了,反正看这女孩也不像是正常人的,估计还真是个傻子。

想到这,胡显扬又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诶,你说水鬼会开花,你见过啊?”胡显扬一下靠过来,呼吸喷在赵衡耳边,弄得她痒痒的,不习惯和人靠这么近的赵衡皱着眉头推了推胡显扬,连她自己都没想通怎么没把这个无礼又轻浮的男人丢下池塘去喂鱼。

一定是不想他砸坏了她的小莲,只能想到这个解释的赵衡眉头舒展了开来。

赵衡蹲下来,坐在池塘边,不再理会胡显扬,胡显扬也挨着她蹲下来,和她一起观察着池塘的动静。

赵衡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往旁边挪了挪,胡显扬觉得这女娃娃不是一般的有意思,也往旁边挪了挪,赵衡往哪边挪,他就往哪边挪,就是要挨着她。

“你到底要干嘛?”赵衡站起身,瞪着胡显扬。

赵衡仿佛完全看不到胡显扬的美色,胡显扬很纳闷,最后在赵衡毫无杂质的眸子中败下阵来。

“我钓鱼。”

2018-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