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云既有少林诸位大师看顾,寻欢也就放心了。”

李寻欢似笑非笑:“卓先生似乎还欠在下一杯水酒?”

卓东来把玩着酒杯,似被惊醒:“啊,是的。”

“李探花已有空了?”

“不但有空,还很有心情。”

“很好。”

卓东来悠悠地看着邻桌的人,道:“喝酒就像是一种享受,心情好,酒的滋味才会好。心情若不好,再好的酒,也成了醋。”

李寻欢扬眉一笑,道:“哦?这种理论我倒是闻所未闻。如果心情不好,酒就成了醋,那为何世人都喜欢借酒浇愁?那岂非是在喝醋?醋,又岂是能喝得下去的?”

卓东来淡淡地道:“那只是因为,伤心的人心里太酸了,需要寻找认同感。醋,岂非就是最好的良药?”

“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喝醋?”

“因为醋不会喝醉,但酒会。”

李寻欢不再说话,卓东来也不再说话。

很有礼貌的无花果大师,看到二人皆不再言语,才施施然又开口了。

“少林寺太过清净,龙施主年纪尚轻,若无家人相陪,总是不好。李探花既然担心龙施主,便不好让龙施主久候,这就随贫僧走一遭吧。”

“真是不巧,李探花现在,恐怕还不能跟大师走。”

卓东来对任何人都很有礼貌,无论对方是探花郎,还是大和尚。

“大师刚才也听到了,卓某还欠李探花一杯水酒。而这杯酒,我现在就要请了。”

无花果大师呵呵直笑:“卓施主请便。待李探花喝完,咱们再上路不迟。”

“不,很迟。”卓东来将眼神从一直把玩着的酒杯上挪开,盯向无花果大师,微微一笑:“我要请的这杯酒,有些特别。”

“这杯酒,在长安。”

音落,杯落。

无花果大师脸上的笑容,终于有些勉强:“卓施主莫开玩笑,少林寺在嵩山。此处去往长安,再回转少林,没有半月不能成行。积香厨的新菜等得,龙小云龙施主,却怕是要等着急了。”

李寻欢不以为意,道:“少年人易怒易躁,让他自己多在少林寺待几天,听听经,吃吃斋,感受感受我佛慈悲,思考思考菩提顿悟,没什么不好。”

似是没说完,李寻欢又道:“侄儿顽劣,亏得诸位大师肯予教诲。少林高义,寻欢铭记于心。他日得闲,寻欢自当登山造访,礼佛致谢。”

无花果大师很奇怪,他觉得自己面前坐着的,很可能不是李寻欢。

李寻欢爱林诗音如狂,他如何会不管她孩子的死活?

林诗音死后,李寻欢定视龙小云如命,他听到龙小云身陷少林,又岂会无动于衷?

他既然如此淡定,说明他并不担心龙小云的安危。

龙小云身边并无高手,因为阿飞已经出海。

所以,他断定,龙小云没有陷身少林寺。

可是,自己出来前,龙小云明明......

自己都不信的事情,他是如何断定龙小云不在少林寺的?

无花果大师的脸色忽然很苦。

因为他看到了邻桌的那个头戴斗笠,身量不高的人。

那个听到他说龙小云在少林寺,就泼他一身酒的人。

除了龙小云,有谁敢堂而皇之地夺走李寻欢桌上的酒,用来做一件李寻欢认为非常不礼貌,所以从来不愿做的事?

除了龙小云本人,又有谁能让李寻欢瞬间相信龙小云不在少林寺?

当然没有。

所以那个人,就是龙小云。

龙小云是怎么逃出少林寺的?

龙小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龙小云为什么不和李寻欢相认?

李寻欢又是如何认出龙小云的?

这些问题,无花果大师一个都不想去思考,他只想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将李寻欢带到少林寺。

可惜,这个问题,他思考不下去了。

李寻欢看着面前从无花果变成苦瓜的大师,微微一笑,站起了身,走到了邻桌,将手搭在了那人的肩膀上。

“小云,你是如何......”

异变突起。

“唰”的一声,李寻欢将扇子打开,弹飞了自斗笠下射出的五点寒星。

“你不是小云!小云在哪里?”手指收紧,然而手下劲道一卸,那人已如泥鳅般滑开。

见李寻欢没有中招,那人也不恋战,脱离李寻欢掌控后抽身便走。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走不动了。

因为,腿没了。

腿在地上,人也在地上。

血,同样在地上。

卓东来并没有做什么,他只不过趁那人想跑的时候,伸手从靴筒中抽出了那把锋利的短刀,横在了那人必经之路上,那个人的腿,就自己撞了上来。

上一个被这把短刀割断腿的人,是蝶舞吧......

卓东来看着大堂外灰扑扑的天空,感慨万千。

地上的人、腿、还有血,他一眼都懒得看。

李寻欢瞪了他一眼,似是在怪他莽撞。

然而李寻欢来不及多想,抬手点住那人穴道,揭开了斗笠。

斗笠下的人,赫然,是龙小云!

李寻欢瞬间感觉天塌地陷,五内俱焚。

诗音刚死,她交给他照顾的孩子,就被他......

他废了龙小云的武功,害死了他的父母,如今,如今居然,又害他断了腿!

为什么是龙小云!为什么又是他!

龙小云不是说已经原谅了他么?

为什么,为什么又要刺杀他!

似乎想到了什么,李寻欢蓦地转过头来,空洞洞的眼睛,麻木地盯着卓东来。

看到李寻欢的反应,卓东来也被吓了一跳。

那人是龙小云?

不,那人绝不是龙小云!

因为他并没听说过龙小云断了腿。

所以他绝不是!

可是......

龙小云的腿本不会断,割断了他的腿的,是卓东来的短刀。

如果自己没有来到这里,龙小云的腿自然不会断。

可是,自己来了。

想到这里,原本以为了解江湖掌故,就能掌握一切大事的卓东来,狠狠地闭上了眼。

他终于知道,自从自己来到了这里,命运的轨迹就发生了变化。

这个江湖再也不是他所熟知的江湖。

只是这个代价,太惨烈。

可是卓东来毕竟是卓东来,正当他平复心情,重新睁开双眼时,就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2019-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