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前世曾回来过一次,林青心还记得回来的路。她一脚深一脚浅的终于在夜色擦黑前赶回了牛头村。

除了觉得她长得不宜室宜家之外,这次跌伤大半夜才回来的事儿,同样也是同村没人求娶她的原因之一。说是不慎跌落谷底,可是大半夜一个黄花大闺女浑身是伤的被父亲背回来,谁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儿?

村子小,三姑六婆一八卦,闲言碎语能吃人。

林青心长了记性,悄悄的潜进村子,趁没人注意,一溜烟儿跑回了家。许是现在正是晚饭时,竟无人注意到她。

她气喘吁吁的站在自家的农家小院里,物是人非的感觉让她瞬间泪水就蒙上眼眶。

“丫头,你这是咋了?”

一阵粗犷的男声传来,林青心抬头,看到自己的父亲从堂屋里出来,疾步向自己走来。

想到前世种种,林青心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爹……”

这声爹叫的林福桂心肝俱碎,他从小就疼这个独生女,生怕磕着碰着,怎么一下午不见,就弄成了这幅样子,不会是……

林福桂脸色一暗,问道:“丫头,谁欺负你了?”

“爹,您想啥呢!”

林青心闻言,急忙止住父亲的话,但心里不免暗暗叹息。连自己亲生父亲都有这种担忧,也不免邻里间会因为这件事对她颇多看法了。

“我贪玩去后山采花,不小心摔到谷底了……”

“啥!”林父大吃一惊,急忙上下打量起女儿,只见女儿一身翠绿的衣衫此时沾满了污泥,双腿上还布着暗红色的血迹,此时血迹的中间,竟又有鲜红的血点蔓延。

林父吓了一跳,急忙扶着林青心进屋。

大概是因为方才林青心为防别人注意,跑回来时过于用力,小腿上的伤口又裂开了,正往外沁血。

毕竟自己姑娘都已经一十有三了,林父纵然心疼,也不好一直看着。他叫了林母刘英进来,又拿了些草药绷带,便出去了。

林母方才在灶房做饭,听到林父的声音,才擦了擦手走进堂屋。此刻看到女儿白嫩的腿上骇人的伤,不免捂住嘴,差点昏倒在地。

“娘!”

林青心看到母亲又是一阵心酸,急着想上前扶她,却被她一把按下。林母让林青心安安稳稳的落了座,给林青心上药,她心里一面是心疼,一面是责备,怪林青心贪玩。

林青心早已不是十三岁的小丫头,哪里看不出母亲眼中的疼惜?

她抓住林母的双手,认真道:“娘,我以后定不会这么贪玩,给您和我爹添麻烦了。”

看女儿这么乖巧懂事的样子,林母更是心酸,嗔怪的看了林青心一眼,“你这妮子,娘还能嫌自己肚子里蹦出来的闺女麻烦是咋地?就是你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不懂事,以后摔伤腿还算是轻的。”

林青心点头,她哪里不知道?就是这次意外,最终令她的人生堕落到哪般模样。

腿上的伤已经处理好了,前世受的那些侮辱令她已不会因这些小伤感到疼痛。在林母担忧的眼光里,林青心扶着她站了起来。

正欲安慰林母,林青心对上的却是她惊讶质疑的目光。

“你手腕上这是啥?”

2018-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