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乍暖还寒之时,几缕新绿在河畔的柳树梢上冒了出来,如画一般的湖岸,被一抹暗墨打破。只见一个浑身污泥、满面尘灰的人走近了。

黄昏时,此处又静谧,猛地看到这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免不得把人吓一跳。但等走近细看,却发现只是一个脏兮兮的面黄肌瘦的小丫头。

林青心虽然身形摇摇晃晃的,却每一步都有力的踩下来,按着前世的印象往家走去。

她是土生土长的牛头村人,却生的极其艳美。年幼时还看不出,但自十五六岁起,就像吃了灵丹妙药似的,迅速长开了来,四邻八舍求亲的人令林家门庭若市,门槛都要被磨破了,林青心也艳名在外,传了老远。

她是真的艳,像是狐狸精,所以正经人家不愿求娶她为正妻,多是富家子弟想要纳妾。林父清高,将人一一赶了出去。但她当时不懂父亲对自己的好,一心嫁入大宅,就一世吃穿不愁,于是宁愿和父亲断绝关系,也嫁给了县太爷的小公子徐琮为妾。

起初,徐琮对她极好。但不过一两年的功夫就厌了,府里美人来来去去,她便被抛在脑后。加之她长的美,平日里又不会与人相处,结仇颇多,没人愿意为她说话。徐琮正妻早看她不顺眼,找个由头打了一顿,刮花了脸,丢了出去。

林青心那时才知父母亲的好,因此找回了村子,这才知道当年虽然她和父亲断绝关系,但父亲其实并没有放弃她,处处打听她的现状。当知道她在府内被冷落后,便到府尹上访,状告徐琮跳过父母之言,抢夺民女,结果被徐琮找了个由头,雇人杀她全家抛尸荒野,一把火烧了牛头村。

她找回了家,只看到了残骸和守着村口的张太爷。

林青心又恨又怨,对着牛头村磕了三个头,就冲去县城想要和徐琮同归于尽。她哪里能尽得了徐琮的身?又被徐琮当众羞辱,丢给了三个莽夫,折磨致死。

死之前,林青心只有一个愿望。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孝敬双亲,不再贪恋荣华富贵,还要徐家全家替整个村子的冤魂偿命!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了她的心愿,再次睁开双眼,她发现自己躺在牛头村后山的谷底。

林青心连滚带爬的到了湖边仔细照了照自己的容颜,发现那原本因长久的折磨倍现摧残的脸变得又黄又瘦,她猛地想起自己十三岁那年因为贪玩掉在村后的谷底,快夜半才被父亲救回家。

望着自从艳美后自己就不愿再面对的朴素的容颜,林青心扶面痛哭。尔后再次抬起头,双眸的坚韧已经灿若星辰。

“呵……”

明灿的双眸荡漾着不应该是这个年龄的光辉。

既然上天听到了她的心愿,那她绝对不辜负上天给她的这次机会。

她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孝敬父母,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而且……

林青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狠厉,与这张豆蔻少女的面容极其不符。

徐琮全家,她皆要他们付出代价!

2018-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