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她在烟雨楼已经呆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的时间她一直缠绵病榻。

老鸨来过很多次,美其名曰是来探病的,其实她心里清楚,老鸨是想看她什么时候能接客。

烟雨楼毕竟是个烟花之地,她在后面院子的一处地方安心静养,前面则是那些人接客的地方。

她如今眼睛看不见,继而听觉就尤其灵敏。

夜深人静,她听到外面那些男女嬉笑的声音,只觉得心里烦乱。

如今身体日渐好转,老鸨之前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钱,这笔钱总是要让她赚回来的。

“如茵啊,咱们这烟雨楼向来不养闲人。你现在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总这么吃我的白食,你觉得说的过去呢?”老鸨试探着说。

如茵听清儿说这烟雨楼的老板娘为人多疑,精通算计,她在同这老鸨说话的时候也多了几分谨慎。

如茵装作听不明白的样子问:“您的意思是?”

老板娘清了清嗓子。

“你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就得去做点正事?”

“我不接客。”慕如茵对着老鸨的方向认真地说,“要我洗衣做饭我都可以接受,唯独不接客。”

老鸨的眼色一暗。

“看看你自己现在在哪儿!你在这烟雨楼里还想当小姐不成?要不是看你还有几分姿色,就算送你来的人倒贴钱我也不要你!”

“如果您逼着我接客,那我就找个机会自尽,岂不是一了百了?”

老板娘看着慕如茵这心比天高的模样就来气,明明就只是个瞎子,但这气势却还真不小,最后小声骂了几句转身离开。

想当初她还在丞相府的时候,为了能在家里好好生活,她娘教导她忍气吞声,她照做了。

后来别说褚嫣,哪怕是府上的一个小丫头都能使唤她做事,她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她也拒绝过,但看到她娘亲拿着手帕擦眼泪的样子,她也只能按照娘亲说的去做。

可现在不一样了,之前的褚慕已经死了,她现在连名字都改了,她是慕如茵,对于她来说,这是她的第二次生命。

她不会再去做那个窝囊的褚慕了!

又过了几天,老鸨又来了。

这一次老鸨的声音略显仓促,仓促中又带着一些兴奋,大概是有什么好事发生。

“如茵啊如茵,你可真是命好!”

“怎么了?”

“看你平时心高气傲的,明明是个丫鬟,还非想当千金小姐,现在你有了一个可以做千金小姐的机会,可得好好把握!”

“什么机会?”褚慕不明白老板娘这话的意思。

“今天来了一个达官贵人,看上你了!”

老板娘越说越激动,她虽然看不见,但是都能感受到老鸨那呲牙咧嘴的模样。

褚慕脸色一凛,“我说过我不卖身的。”

老板娘笑嘻嘻地说:“你想多了。人家看上你,是想让你给他做女儿,不是做妾。你无非就是不想做人家的妾,不想出卖色相,现在人家想让你做他女儿,你去了就是真真正正的千金小姐,还有什么好拒绝的?”

“做女儿?”褚慕皱眉,“是谁这么有闲暇心思,竟然跑到这烟雨楼来收女儿?”

2018-2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