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慕混沌的神智逐渐清醒,身体的疼痛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

昨晚是她大喜的日子,嫁给了一个痴傻又病弱的男人。

听说这个男人活不到二十岁,如今,他已经十八有余。

她转头看向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可惜一片漆黑,她什么都看不到。

“娘子……”

身边的男人闭着眼睛粘腻地喊了一声娘子,然后砸了砸舌,在她身上蹭了蹭又睡了过去,或者说他根本就没醒。

褚慕不知道这个抱着她的男人长成什么样,听说痴傻的人相貌多为怪异,反正她什么都看不见,那人长得好坏都和她没关系。

成亲的时候喜婆说他们在一起是天作之合,将来必定会成为一桩佳话。

呵,一个瞎子和一个傻子,能不能成为佳话她不知道,能成为大家眼里的笑话。倒是一定的。

抱着她睡觉的男人并不老实,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抱着她,她皱了皱眉,想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但是失败了,最后只能放弃。

“娘子……真好。”

男人在睡梦中一直嘟囔着这几个字,褚慕听得迷迷糊糊的,她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觉得身心疲惫,最后在男人的念叨声中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她本是相府的二小姐,只因她的娘亲是侧室,所以她自小在相府就不受待见。

可她也不是个惹是生非的人,她有一个姐姐名唤褚嫣,是父亲的正室所出,是她的嫡长姐。

从小她不争不抢,哪怕褚嫣主动过来招惹她,抢她的东西,她也不会争论半句。

原以为她这样不争不抢就能安稳地生活,没想到在她十四岁生辰的时候,褚慕端来一碗亲手做的甜汤。

她喝了之后便腹痛难忍,五脏六腑翻搅着,一丝腥甜涌上喉头……她吐了一口血,是黑色的血。

“你为什么对我下毒?”

褚慕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面色惨白,唇色发黑,一脸痛苦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褚嫣冷笑着蹲下,一只手捏着褚慕的下巴。

打量着她的脸,阴狠地说:“为什么?我也想问为什么。我和林晔哥哥自小相识,我们青梅竹马,林晔哥哥本来应该是我的,凭什么是你被他求亲?”

“你只是个庶女,还想飞上枝头做凤凰不成?瞧瞧你这张脸,真是个狐狸精的模样,和你娘一样,骨子里泛着媚劲儿,生下来就只知道勾引男人!”

褚嫣的脸越来越模糊,褚慕被生生疼晕了过去。

再醒来,她的眼睛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她的嗓子也哑了,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她只听到她的父亲愤怒的声音……

本来以为是在为了她的惨状愤怒,没想到她的父亲却因为褚嫣的几句胡言乱语,认定她品行不端,认定她是个浪荡的女人。

认定她和林晔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且和林晔私定终身。

在褚嫣和嫡母的撺掇下,父亲竟让嫡母找人把她送到了烟雨楼,说要好好惩戒她一番!

对外只宣称她意外染病,不治身亡。

难以想象,这是一个父亲能做出来的事!

她说不出话,辩解不得,在嫡母的安排下,她就这样被送到了烟雨楼。

听说为了避免此事泄露,只有嫡母娘家的几个人知道这件事,连丞相府里的人都以为她是真的死了。

她的父亲担心她败坏门风,还逼着她改了名字。

从此以后,丞相府的二小姐就彻底不在了。

在烟雨楼里,她不再是褚慕,她有了新名字——慕如茵。

那之后两个月的时间,她都是在床榻上度过的。

她每天喝药,几乎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

后来她的嗓子恢复了,倒是能说话了,可这眼睛是彻底瞎了。

从那之后她认清楚一个道理,她知道越是不反抗的人越是好欺负。

其实用一双眼睛换一条性命,这似乎也还算合适。

对她来说,褚慕已经死了,她现在是慕如茵,就是这烟雨楼的花魁!

2018-2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