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的下人各个都是人精,岂会不知道其中猫腻?

“你们为什么欺负霜霜!她都摔疼了。”

看着温双双还在为凝霜“主持公道”,心里不由得开始心疼这个长相白净,内心像个小孩子似的王妃。

“王妃,这实在冤枉啊,我们当时忙碌,都没有靠近霜霜姑娘,指不定是她自己摔着了呢?”

管事大妈把问题抛了回来。

凝霜见自家小姐这么没用,一个上前,叉腰骂道了,“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欺负我就是欺负王妃,欺负王妃就是不把王爷放在眼里,一个个都吃了熊心豹子胆,王府管事呢!”

越嚣张的人,最后只会跌得越惨。

下人们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凝霜更气了。

拉着温双双的手,转身要去找管事。

结果院落那边,进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是个中年女人,打扮冷色调,有点像宫廷剧里的嬷嬷,梳着简单的发髻,一根木簪,脸上些许皱纹,为她平添一些威严。

这就是王府王府的管事了。

她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婆子,跟小厮。

“王妃。”

管事来到温双双面前,行了个礼,打了个招呼,然后一双浑浊犀利的眼睛一扫四周,声音严厉开口,“这是怎么回事?”

温双双立刻躲到凝霜后面,一脸吓到的模样。

而凝霜似乎也被唬到了,但想着有王妃撑腰,她们又能如何,于是开口,“林管事,这厨房里的人故意绊倒我,让我难堪,这根本就是在打我们王妃的脸,你一定要……”

“掌事的问话,奴婢不得插嘴,来人,给我掌嘴!”林管事呵斥。

凝霜傻眼,见林管事身后下人来拖她,被吓坏了,立刻反拉住了温双双的手,大声喊道,“我是王妃的人,你们敢打我!根本是藐视王爷!”

“肆意妄言,罪加一等!王妃身边竟有这种下人,我看不要也罢!掌嘴之后杖刑三十板!遣送回尚书府。”

林管事更加严厉了。

温双双一副吓懵了的样子,感觉手臂衣服被扯了扯,凝霜已经被拉了过去了,哭天喊地的。

那林管事来到温双双面前,态度温和了许多,“王妃,你莫要听信小人谗言,若你真爱吃金荣糕,我让人去给你在天香楼买些回来。”

温双双终于回神,眼角几乎吓出了泪,躲着说道,“林管事,霜霜同我一起长大,你饶了她吧?”

林管事脸色一板,“王妃,这样的下人留在身边,只会祸害主子!我会为王妃挑选几个新的丫鬟送去,保证个个温顺懂事,不乱嚼舌根,肆意挑事。”

凝霜已经是弃子,她们此番作为,乍一看没什么,但到了她父亲那里,估计脸色都会气青吧。

女儿身边唯一的陪嫁丫头被打了一顿送回来,这明显是在欺负人。

然而温双双懒得管,趴在床上,小脸软塌塌的,十分舒适,温双双竟然觉得比在尚书府的日子还是舒坦。

可能是因为那里人多,什么大房二房三房的,后宅之中那么多女人,成天勾心斗角的,反观这里,嫁给贤王好多了。

距离成亲那日已经过去半月有余,贤王自洞房花烛那一晚就再也没见过,温双双别提心里多开心啦。

要是一直如此,这古代的生活也还不错呐?

趴着一会儿就睡着了,温双双迷迷糊糊听到王爷两个字立刻惊醒,小脸煞白,四处慌乱看了一眼,连忙拉过旁边被褥覆盖在身上,蒙住了脑袋躺好装睡着。

身子僵直一动也不敢动,温双双躲在被窝里咬着手指,内心纠结,他怎么回来了?

上次见面差点死了,这次……

死亡威胁过后,温双双莫名想起洞房花烛那一晚,脸红心跳,那肌肉,那线条,不得不说王爷身材的确好呐。

忽的一下,脑袋上的被子被掀开一点,贤王正嘴角噙笑,眼眸深邃的盯着她。

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