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温家小姐才貌双全,礼仪得体,可是全因日前那场百花盛宴而落水痴傻,实在可惜,实在可惜啊!”

近日京城多了一些饭后谈资,一些闲人窃窃私语,议论着这件可大可小的事。

“可皇上早已赐婚她与贤王,就是不知道这贤王作何感受了。”

温家小姐温双双,此时正在自己家里后院,给自己种的花草浇水,确有痴傻的样子,然而眼底偶尔划过一抹思绪,却暴露了真实的她。

如今京城几个皇子明争暗斗,夺嫡之战十分汹涌,温双双的父亲乃当朝尚书,父亲本不愿将她嫁给贤王,却不知圣上为何忽然赐婚。

真正的温双双早死了,她不过是现代穿越魂来的一抹孤魂。

穿越而来的她虽记忆不全,但临死前被将军府世子掐住脖子的窒息感,以及旁边那双凉薄的桃花眼,仍旧随着原主的身体完整的传给了她。

将手中木壶花洒搁于旁边,温双双转身奔去了那边凉亭下,“霜霜,我饿了。”一双眼睛清丽动人。

小丫鬟凝霜正在翘着二郎腿磕瓜子,动作不变,不耐烦应道,“等下就吃午饭了,等等。”

“嗯!”温双双甜甜应了。

温双双前半生也算是衣食无忧,天性纯真,但就观她这些天穿越而来看到的情况,这府邸之内,人心复杂,个个是豺狼。

“大夫人怕小姐在屋子闷坏了身子骨,特意叮嘱我多伺候着活动活动。”凝霜磕了个瓜子,转身对着身旁站着的温双双说道。

大夫人?说到底,不过是个侍妾罢了。温双双低下头,掩饰住了眼底的不屑。

整个温府都在等贤王退婚,这样便可以借着她傻得名头,让温瑶瑶顶上去。

距离成亲之日越来越近,贤王那边却一直没有动静,实在让人心里焦急难耐。

一直到了成婚这日,温双双心里只能暗骂大夫人没用,竟然真的让她这个傻子嫁了出去。

成婚当天。

温双双脑袋昏昏沉沉,装疯卖傻闹了一派,最后被人劈晕送上了花轿。

醒来时,便发现落于眼底的是满目的红,红帏帐,红被褥,红烛……

冰冷冷的压抑气息。

那房里立于的丫鬟婆子,虽然面上带笑,却到不了人心底。

温双双咬牙,抹着眼泪爬起来嘴里喊,“霜霜,霜霜,呜呜……”

只能盼望着能让贤王无尽嫌弃,然后彻底遗忘不想看她一眼。

这样便是最好。

“王妃,凝霜姑娘洞房夜是不可进来的,别哭了,等下王爷看见该心疼了。”

那婆子竟然是个有分量的,笑着上前劝道。

而温双双还是哭泣,要下床,身后迤逦的凤袍红纱拖后垂下,扫到了地面上,“不,不,我就要霜霜,霜霜。”

红烛跳跃的光芒,拉长了几人影子,这房内竟然有了丝人气。

温双双虽痴傻,但好歹还是王妃,她们这些下人不敢不敬。

抽噎着总算被哄好,温双双一边吃着婆子喂得甜枣桂圆粥,一边眼神往那边瞄着。

而果不其然,子时刚过,门口传来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下人弯弯腰,打着招呼,“王爷。”

便退了出去了。

那丫鬟婆子居然也都一个没留。

“王妃,可是紧张?”贤王语调温柔,捏着她下巴的手上却不见爱惜,疼的她红了眼眶。

温双双纯良的眼神像只小白兔,此时带了泪,贤王眼神暗了几分,喉间却是低笑,长袖一扫,那边圆桌红布上的烛火,全部熄灭。

眼前忽的一片黑暗,温双双开始挣扎,可贤王拽住了她的手腕,直接拖回来压在了床边上,凑近在她耳旁问道,“真的傻了?”

2018-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