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云梦卿前世的记忆得知,这嚣张丫头正是害她致死的二公主的得意狗腿子,

平日,仗着二公主的势力,天天爬到她头上,以欺辱她取乐!

“云,云梦卿,你居然还活着?”

夏莹莹惊叫一声,满脸都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九公主,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那个被揍的小女孩儿欢呼一声,笑着扑上来抱住了云梦卿。

“樱雪,还疼吗?”

云梦卿抚了抚小女孩红肿的脸颊,目光有着一丝疼惜,

这是唯一一个还愿意留在她身边伺候的丫头,其他的早就捧高踩低,另攀高枝去了。

“恶奴,你敢扇樱雪耳光,就是打我云梦卿的脸,今天就把狗命留下来赔罪。”

云梦卿语气云淡风轻,却完全不容置疑,

新仇旧恨,今天正好一起算了,

听到昔日的废物草包,竟然说出如此霸气无比的话,夏莹莹顿时身子一僵,

不过,很快她又胆肥起来,草包就是草包,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她背后有二公主撑腰,怕什么?

“云梦卿,你个废物还抖什么威风!”

“你要真敢杀我,二公主肯定不会饶过你,到时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夏莹莹嚣张地大叫道,

平日一直对她忌惮不已,碰上都要绕路走的云梦卿,

今日忽然摇身一变,敢对她呵斥怒骂,还要她狗命,

这让她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云梦卿美眸轻眯,淡声说道:

“我不想弄脏自己的手,识相的自裁,给你个全尸。”

“哈哈哈,云梦卿你不会得了失心疯吧?”

“还让我自裁,留我个全尸?”

“你不过是个没灵力的废物,就是二公主身边最低等的奴才,也都比你强。”

“你叫我自裁,我就偏不,我不仅不自裁,还要把你这里搜刮一空,”

“听说你这里有不少提升修为的宝物,我全部都要带回去献给二公主,”

“你个草包废物,和我们公主想比,你连提鞋都不配,我看你怎么拦我?”

夏莹莹猖狂地大笑出声,随即就在房内东翻西找。

“狗奴才!”

云梦卿美眸一寒,毫不犹豫出手了,

夏莹莹不知死活的举动,彻底激怒了云梦卿,

前世作为军火女王的杀伐果决,瞬间火力全开!

咻!

只见云梦卿足下一点,整个人如飞燕展翅一般,

纤纤玉手伸出,直接扼住了对方的咽喉。

看似再普通不过的一招,却让夏莹莹陡然变色,

“唔唔唔——”

痛苦的惨叫从夏莹莹口中呜咽而出,

只见她额上青筋突突直跳,脸色憋得青紫一片,几乎快要晕死过去,

夏莹莹当然憋得不轻,因为精通特种兵技能的云梦卿,一出手就拿住她的死穴,

那动作简直如行云流水,干净利落至极。

云梦卿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唇角勾起一抹嘲讽冷笑。

“什、什么……这不可能!”

夏莹莹满脸错愕,惊慌失措。

“哦?不可能?”

云梦卿淡淡地冷笑。

夏莹莹使劲吸了一口气,幻觉,一定是幻觉!

201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