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上有四个帝国,分别是东月、西月、南月和北月。

云梦卿如今就在东月国的皇室。

这具新身体的主人,今年十四岁,是东月国最小的公主,也是最受冷遇的公主,

因为整个大陆都崇尚武道,强者为尊,

云梦卿是有名的废材草包,服用了数不尽的天材地宝,也打不开修炼的灵根,

在倍加重视实力的皇室之中,她经常遭受其他皇子公主的白眼,排挤,甚至欺凌。

唯一善待她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美少年,名叫云冥泽,是她同父同母的血亲哥哥,

其父云剑澜,原东月国的国君,却在数年前,抛下皇位离开,至今不知所踪,

其母的记忆非常模糊,只知道生下他们兄妹之后,便因大出血香消玉殒……

在融合这具身体的过往时,云梦卿终于弄清楚了她奄奄一息的原因,

“堂堂一个帝国的公主,竟然混得连个奴才都欺到头上?”

昨日皇宫开宴,代替他父亲皇位的皇叔父,赐给了她一颗珍贵的洗灵丹,

可以洗精伐髓,激发灵力吸收,助她早日开启灵根,

可却被二公主的侍女夏莹莹抢了去,不但将其献给了二公主,

还大骂云梦卿的娘亲是个风尘贱货,

咽不下这口气的云梦卿回嘴了几句,

却反被二公主的手下虐打了一顿,当时就被揍得奄奄一息,

二公主云梦婷是皇子公主中修为最高的,

据说已经达到了灵力三阶,在整个东月国年青一辈中都能数得上。

“虽然你的前世活得太窝囊,不过,现在既然被我占了你的身体,”

“那你过往所有的新仇旧恨,都由我来为你出头解决。”

云梦卿眼底寒光闪闪,想她威名赫赫的军火女王,岂容尔等小虾米放肆?

“什么声音?”

就在这时,房间外传来一阵吵杂声,让云梦卿立即警觉起来,

“九公主正在疗伤,你,你现在不能进去!”

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愤怒至极。

“哼,那个草包公主早就死透了,还疗什么伤?”

“滚开,我来找找那个废物还有什么值钱的丹药。”

一个嚣张跋扈的呵斥传来,丝毫没把这所谓公主放在眼里。

“你,你不准碰九公主的东西!”

稚嫩的声音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啪——”

紧接着,就被重重扇了一耳光。

“找死,我可是二公主的贴身侍女,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大呼小叫!”

“哥,我出去看看。”

云梦卿披衣坐了起来,就要下床往外走。

“卿儿,你现在身子很虚弱,还是我出去吧。”

云冥泽轻轻按住她的肩膀,关切地道。

“哥,我没事儿,教训这些土鸡瓦狗,简直易如反掌。”

在云冥泽惊讶的目光中,云梦卿砰地一脚踹开了门,

目光冰寒彻骨,淡漠地落在了外面行凶之人的身上。

“跪下!”

云梦卿声音不大,却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威严。

此刻,房门外,

一个浑身珠罗玉翠的丫头,正气势汹汹地抓住一个纤弱的小女孩儿暴打。

201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