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母亲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她把自己卖了也不够,况且她也值不了那么多的钱,再说她要去卖给谁?谁会要她?

可是……

看着父亲满头白发,此时她才觉得父亲是真的老了,一直以来她跟父亲在同一个屋檐下,从来没有注意到父亲早已衰老,她只看到了父亲犹如大山一样,将整个家撑了起来。

直到现在,父亲躺在病床上,她才知道父亲那么的不堪一击,很脆弱,好像随时都会离她而去。

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真的就这么眼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然后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她怎么甘心呢!

慕槿猛的摇了摇头,“不,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肯定会想到办法筹到钱的,一定会的……”

秦楠听见慕槿的声音,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慕槿身上,冷笑一声,“你会筹到钱?难道你真的去卖?”

慕槿也听到母亲的话,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了,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女儿去卖?即使为了父亲,母亲也不应该说这样的话。

秦楠的话,让慕槿不知道如何接口,只是抬眼淡淡的看着母亲,想要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就在她准备起身去打热水来给父亲擦擦脸的时候,却被一个好听但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慕槿,你跟我出来一下!”

听到声音,慕槿不由的愣了一下,然后转身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正好与陆泽皓深邃的目光撞在了一起,慕槿直愣愣的看着他。

因为他的声音惊动了屋里所有的人,秦楠跟慕阳都直勾勾的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门口站着的陆泽皓。

秦楠知道门口的男人是搞大了慕槿肚子的男人,所以她冷冷的瞥了一眼,就将目光收了回去,而慕阳则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好奇的盯着陆泽皓看。

可能是陆泽皓不喜欢别人这样赤裸裸的盯着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皱了皱眉,“我在楼下等你。”便转身走开了。

医院花园的一块空地,香樟树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从后面看,路灯的原因,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两边的路灯将后花园照的通明,周围细碎的小花开的正艳,小路上偶尔经过一两个病号,此时的夜晚却很是安静。

慕槿踩着沉重的步子停在了离香樟树不远的地方,看着树下那高大的背影,心情十分复杂。

如果不是她的恶作剧,他也不会找上门来,父亲就不会因为生气而晕倒,父亲不晕倒,那么是不是父亲就会没事?

愣了半晌,抬步朝着香樟树下的人走了过去,些许是她的脚步声太大,惊动了树下的人,悠悠的转过身,看着她。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慕槿停了下来,有些忐忑的问道,他该不会还想因为恶作剧的事情纠缠不休吧?

她对眼前的男人毫无好感,可是刚刚他那么冷静的帮她把父亲送来了医院,想想也是因为自己恶作剧在先,人家才找上门来的,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他找上门,他们也不会这么早发现父亲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所以她现在也不在意了。

“叔叔醒了吗?”

慕槿慕讷的点了点头,“嗯,刚刚醒。”

陆泽皓慢悠悠的走向了慕槿,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眼里尽是慕槿看不懂的情绪。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慕槿眼神闪烁的将目光看向了别处,她知道刚刚母亲的话,他都全部听到了,将衣服往紧了拉了拉,语气十分坚定的开口,“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筹到我爸的医药费!”

“那如果你短时间内筹不到呢?”陆泽皓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如果你筹不到,会把自己卖了吗?”

他来的时候就查过慕槿,她的家境真的很不好,家里有个弟弟还在上高中,需要学费,家里的一切开支都是来自于慕建国一个人,而慕槿只是一个儿科实习医生,根本就没有多少工资的,那么一大笔医药费对于慕家来说,无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慕槿刚刚鼓足的勇气被他一句话就打回了原型,那么一大笔钱不是她有决心,或者她坚持就能筹的到的,她现在的工资,就算攒十几年也不见得能凑够,即便够了,父亲的病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有些绝望的抬头看向他夜空,眨了眨眼将快要溢出来的泪水逼了回去,“是,筹不到的话,那该怎么办呢?”

她的话好似在询问自己,又好像在询问陆泽皓。

陆泽皓看着她绝望的表情,突然低声问道,“叔叔对于你来说重要吗?”

“废话。当然重要了。那可是我爸,怎么可能会不重要呢?”慕槿回答的丝毫没有犹豫。

“那你是不是为了筹到他的医药费,不管什么事情都肯做?”

“当然……”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她直直的看着陆泽皓,“你什么意思?”

陆泽皓尴尬的轻咳了一声,“你先回答我。”

慕槿犹豫了一会,重重的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了,他是我的父亲,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除了杀人放火,只要能救我爸爸,就算让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绝不犹豫。”

父亲从小就教育她,不要走歪路,要好好做人,不能做违法犯忌的事情,所以她一直谨记父亲的教诲。

听到慕槿的话,陆泽皓爽朗的一笑,“我没让你去杀人放火,更没说让你去死,再说了让你去杀人,就你这小身板能杀死谁?或者谁能让你那么容易就杀了?”

慕槿看着陆泽皓的目光有些探索,这个从下午出现到现在,身上总有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她不觉得他会是一个为了恶作剧就这么大张旗鼓找上门的男人,可是他确实是找上门了,难道他真的这么小气?会为了那么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就这么小肚鸡肠的找上自己?就到目前为止,她也没有弄明白,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找上自己的。

“跟我结婚吧,反正你都说你有了我的种。”

201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