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论慕槿怎么努力的想,始终没办法记起,好似被她遗忘了。

男人回过头来,慕槿的眼帘处立即映入他的模样。

他五官分明立体,一双黑眸炯炯有神,他朝着她也望了过来,嘴角立即浮起淡笑,好看得让她有些眩晕。

慕槿想,他该不会就是昨天晚上接他电话的男人吧?

可是,她根本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为何他的那句“你回来了”,好像对她说过无数遍,顺口自然得没有一丝丝的别扭之意。

慕槿正准备开口说话,她的父亲拿着一把菜刀就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母亲跟在身后。

“爸爸,您这是做什么呀?”慕槿三两步走了过去,将父亲手里的菜刀拿了下来,放在了桌上。

“你这个死丫头,你还知道我是你爸?!”慕建国怒气冲冲,一边发火一边将袖子往上撸,完全是要打她的架势。

慕槿清楚,爸爸一定是看到外边的那些纸条才这般动怒的,她这次的玩笑开得有点过了,她承认是自己做错了,故而十分认命的闭上了眼,等着父亲的巴掌教训。

慕槿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拉了一下,她缓缓睁开了眼,映在她眼中的却不是父亲怒火的脸。

而是一个宽阔的后背。

男人挡在了慕槿的前面,将她跟怒火的父亲隔开了。

“叔叔,别动怒,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来好好说,可以吗?”

慕建国看了男人一眼,将准备扇在自家女儿脸上的巴掌给收了回去,“好,看在我小外孙的份上,我暂且不打你!”

停顿了片刻,接着道,“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一点也不懂得自爱,但既然连孩子都有了,就商量着赶紧把婚事给定下来,别让左邻右舍看了笑话。”

慕槿听到父亲的话,彻底傻眼了,这…到底什么情况?

怀有身孕的事不过就是输了游戏做的一个恶作剧而已,怎么会演变成如今的境地,不仅仅让自己的名声扫地,如今爸爸还要逼着她嫁给一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陌生男人。

想到这里,慕槿决定如实交代,“爸,我根本就没有怀孕,这就是一个玩笑话!”说着,又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再说,我也不认识他。”

“不认识?不认识能有这种东西?别以为你爸老了就好糊弄!”慕建国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了一张与张贴在外面墙壁上一模一样的纸条拍在桌面上。

慕槿看着站着的男人,他自始至终不言半语,好像整件事情跟他没有一点关系,可明明事情就是因他而起。

他感应到慕槿的目光,转头看着她,低声附和道,“慕槿,我会负责你和孩子,我希望你别把孩子打掉。”

他说话的力度,以及表情,十分真诚,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闻言,慕槿愕然不已,她不得不承认,他长得极为好看,但为何,现在她却有一种想把他胖揍一顿的冲动?

慕槿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父亲,“爸爸,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这件事…就是昨晚我朋友过生日,我们一起玩的一个游戏,我输了,随便按了个号码,告诉人家我怀孕了。”

“玩的什么破游戏,你女孩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慕槿听爸爸的语气,应该是信了,她正松口气,却见男人将一张纸拿了出来。

她是儿科医生,再熟悉不过,这纸是医院给回的诊断单,而她还在诊断单上,看到了自己的大名。

是检测报告,明确写明,她呈阳性。

她在愤怒的同时,更多的是害怕,这男人为了来报复她,居然还做了假的孕诊报告?

慕槿一个火大,脱口而出:“我说你至于吗?我都说是一个恶作剧了,你要是觉得我玩笑开大了,我给你赔礼道歉,你一个大男人真的没必要这么小气,毁我清白。”

“够了!你自己糊涂做错事了还狡辩,现在诊断单都有了,赶紧找个日子把婚期定了。”说完,慕建国转头看向了男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泽皓。”

陆泽皓…

不知怎的,这三个字如同魔咒一般,触动了慕槿的心弦,令她失神。

慕建国的火气稍稍消减了一些,对着陆泽皓说道:“来都来了,一起吃个饭吧,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不用太拘谨。”

慕槿出声,“爸,我真的不认识他,也不要和他吃饭,我是你女儿,难道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吗?”

慕建国恨铁不成钢:“检测报告上白纸黑字,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慕槿是他的女儿,他又何尝不想相信呢?这天底下没有哪一个父亲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未婚就先孕了,可现在孩子的爸爸找上门,他不得不信,更不能不信。

“人家阿皓愿意负责,你就乖乖听话,你想让孩子出生后被其他人骂着我小外孙是个没爹的孩子吗?”

慕槿心里既难过又失望,“爸,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知廉耻吗?我没怀孕,我也不会嫁,死都不嫁!”

慕槿把慕建国给堵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他一个怒火攻心,身子一晃直接载倒在了地上。

慕槿神色慌张,“爸爸,您怎么了?您别吓我?”

“小槿,怎么办?怎么办……?”母亲比慕槿还要慌乱。

父亲在慕槿的心中从来都是巍峨的大山,而今父亲就这么倒在她的眼前,她感觉她的世界整个崩塌。

慕槿慌乱不已,一只温暖的大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柔声道,“没事的,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此刻,心系父亲安危的慕槿完全忘了对他的排斥,一个劲的配合着他的话点头。

她眼角的泪水如珍珠般大颗大颗的掉落,陆泽皓看着哭成泪人的她,好看的眉眼皱了皱,他抬手,用指尖轻轻的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有我在,不会有事,相信我。”

他将慕建国背在了身后,朝着楼下走,而慕槿和母亲跟着出去。

刚下楼,就看到了快速开来的救护车,母亲陪同在救护车上,而慕槿坐上了陆泽皓的车,一同前往医院。

慕槿坐在手术室外的座椅上,眼神空洞的看着亮着灯的手术室,父亲已经进去了快一个多小时,却一直没看到手术室门开启。

她不敢去想爸爸到底怎么了,又为何会晕倒。

她要爸爸平安无事,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回去,把晚饭好好的吃完。

两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慕槿第一个冲上前,抓着医生的手就问:“我爸爸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说:“病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肝癌,而且是…晚期。”

“什么?”

慕槿眼神空洞,站着的脚步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

父亲是上了一点年岁,但他的身体一直很健朗,平时连感冒都很少有,怎么好好的人,突然就…

医生看着慕槿,“你也不用太担心,肝癌晚期并不等于绝症,如果治疗得当,还是可以安度晚年的。”

顿了一会,又接着道,“不过,这是一笔很大的费用,你们家属还是先商量商量吧。”

慕槿无力的点了点头,医生的话给了她希望,但又给了她绝望。

她们家,哪来的这么多钱…

慕建国转向了病房进行住院观察,她看着父亲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眼泪很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

“妈,姐,爸爸得了这种病,我们可怎么办?”

慕槿听到弟弟慌乱的声音,她上前拉住他:“别担心,爸爸不会有事的,医生不是都说了吗?只要不放弃治疗,爸爸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小槿,你爸他怎么就晚期了呢,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可怎么办?”秦楠靠着慕槿低声哭了起来。

慕槿也茫然无措,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就算爸爸得了重病,她还是不能放弃的。

但这么一大笔的医药费,她又要上哪里去弄?

秦楠也担心道:“小槿,我们家的家境本来就不富裕,你弟弟还要上学,你爸的医药费,我们要怎么办?”

慕槿轻轻拍着秦楠的肩膀:“妈,爸的医药费,我来想办法,你别担心。”

“可是那么多钱,你上哪里去找?”秦楠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慕槿心里无比难受,“我说过,钱的事情我会去想办法。”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你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实习生能去哪里找。难不成你去卖吗?”

许是因为知道家境不好,又或许是因慕槿的不自量力,秦楠说话的语气有些重。

“妈!爸还在床上躺着呢,你怎么这么说姐?”因为秦楠的话,慕阳出声劝解。

慕槿对母亲因为担心而口不择言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抬眼看着床上躺着的慕建国,眼里担忧的神色显而易见。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秦楠厉声反驳。

秦楠是个重男轻女的人,从小对慕槿就是不冷不热的,所以对慕槿刚刚的不自量力很是不满。

慕槿听见母亲的话,放在两侧的双手猛的收紧,硬逼着自己生生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201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