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正想着,屋内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只是那声音却似乎不是人类发出来的……?

下一秒,一个小黑点就飘飘忽忽地飞了过来,吱吱两声之后停到了男人的肩头。

圆滚滚的大眼睛乌黑黝亮,眼圈外还带着黑色的细线,毛色浅白细绒,小鼻子不时耸动几下,腮帮子也鼓鼓的,憨态可掬,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萌!?

沈夭夭觉得手有些痒,男人却又叫了一声“柔柔”,那小东西立刻吱吱叫了两声好似在回应,再定睛一看,小东西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有电话号码、一串地址和两个大字——肉肉!?

所以,不是柔柔而是肉肉,而且这肉肉还是只鼯鼠吗!!!?

只是她和这小东西到底有哪里相似,以至于男人连物种无视了??

不经意瞥了眼时间,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折腾下来竟然已经2点多了。?

她打开手机软件刚准备叫车,就听见那小东西吱吱叫得似乎很是焦急,一侧头,男人此时正规规矩矩的躺在地上,眼睛也已经闭好,似乎是……准备就寝了。?

皇上诶,您倒是上床睡啊!?

沈夭夭放下手机,只觉得耐心都在今天用完了,她蹲下身,先是摸了摸吱吱叫个不停的小东西,才说道:“回房间睡。”?

她发现这男人的酒品十分清奇,不吵不闹,也能听懂别人说的话,只是行为举止都十分的幼稚。?

不出所料,听到这话男人立刻睁开眼睛,看了看沈夭夭,然后便乖乖站起身向里面走去,那小东西吱吱两声也迈着小短腿跟了过去。?

这下应该不会再有其它变故了吧。?

这一念头刚从沈夭夭脑海中闪过,一直稳速前进的男人就停住脚步,回头,幽幽的看着她。?

难道……哎,不会吧??

沈夭夭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果然,男人也跟着走了一步。?

沈夭夭默,可看男人这模样,似乎是她不走他也不会走。?

今天她怕是脑袋秀逗了,才会招惹上这种麻烦事!?

一路跟着上了楼,看着乖乖上床躺着的男人,沈夭夭生怕再出什么别的幺蛾子,抬脚就走,经过衣柜时,她毫不犹豫地取了一件风衣换上。?

顶着那堆呕吐物,她能忍到现在也是很坚强。?

脚步声逐渐远离,随后化为寂静。?

似是已经酣醉的男人却睁开眼睛,墨色的瞳仁无波无澜,一片清明。?

随着吱吱两声,一枚小巧的耳坠落到了他的掌心,圆润可爱,晕着柔光,似乎还带着主人的些许体温。?

摸摸献宝似的小东西,他五指收紧抵在唇边,声音仿佛要融进这夜里,“沈夭夭……”?

沈夭夭回到家后彻彻底底洗了个澡,也没心思睡觉,看着手机里的未接来电,她直接按下了关机键。?

席穆行大概已经做过体检,知道刚才那话是她乱诌的,不过如他所说违约金的确是个问题,她要拿到那笔钱估计还得过段时间,在此之前华天还是要去,艺人的工作也没交接……

沈夭夭闭上眼睛,沉沉叹了口气。?

她高中毕业还没拿到录取通知书,家里就发生了一系列变故,父母因车祸意外去世,家族企业就此破产,甚至连唯一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也在留下一笔钱之后行迹不明。?

她孤身一人、无助至极,而席穆行就正巧出现在这时出现。?

直到现在,沈夭夭都分不清自己对他到底是什么感觉,爱?喜欢?或者仅仅只是感激??

可无论是哪种情感,那时的她只有一个想法:紧紧抓住席穆行。?

这想法日久年深就变成了习惯,所以不管是分量多少或者多累的工作,她都愿意去做,席穆行有多少情人她都愿意打点,说到底,席穆行大概也是看穿了她这点,才会那么肆无忌惮。?

可凡事都得有个度,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总是有人不懂呢??

看着时间,沈夭夭简单的吃了些早餐,先到Simple酒吧的停车场取了车,才去了华天。?

现在她手上只带了两个艺人,秦牧这个双冠影帝倒是不用担心,华天一半的台面都是靠他撑起来的,怎么也不会被亏待了,还有一个虽然是新人,可在她的打理下也已经有了固定的粉丝基础。?

只是她刚到办公室还没拿到当日的行程表,席穆行的助理就过来了,“沈姐,席总让您过去一趟。”?

看那助理的表情,沈夭夭了然,看来席穆行的火气从昨晚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助理小声提醒道:“江小姐也在。”?

沈夭夭笑笑,把事情交待完之后才去了总裁办公室,沙发上一男一女正吻得难舍难分。?

人真的是种适应力很强的生物,第一次她看到这种情形时可是恶心到反胃,现在却能面不改色的当戏看。?

她不怒不恼什么情绪都没有,倒是席穆行被看得心情烦躁,推开江漫儿,看着沈夭夭眼神阴沉。?

“今晚有个酒会,你和我们一起去,齐昇也会出席。”?

齐昇,那个导演齐昇??

沈夭夭不语,视线从江漫儿身上略过,大概能猜到席穆行想干什么了,果然紧接着就听他道:“听说他对你印象不错,那这次新剧的女主角你拿到应该是小意思吧,你不是很擅长讨人欢心吗,尤其是男人的。”?

沈夭夭蹙眉,“齐导从不接受内定,只挑自己中意的演员,席总难道不知道吗?”?

怎么说那也是导演界的泰山,虽然人风流多情了点,可凡是经他拍出的电视剧和影片就没有不火的,各种奖项提名拿到手软,参演的艺人更是水涨船高,这种人又怎么会没有些自己的规矩。?

席穆行冷笑一声,不以为然,“那又怎么了,他现在没钱,为了启动资金到处奔波,华天向他递出了橄榄枝,只需要一个女一号的角色,他没有理由拒绝。”?

说完,他更是接着直白道:“再说了,沈经纪人你本事这么大,实在不行就脱光了去陪他睡一晚,说不定这笔经费还能省下来。”?

听了这话,沈夭夭只想回到七年前自戳双眼。?

“席总如果能早日在我的辞职信上签字,不仅能省下一笔经费,似乎还能大赚一笔呢。”她那笔违约金可不是小数目。?

“沈夭夭,你别给脸不要脸,当初要不是我让你进华天,你以为你能有今天吗!”?

“这话我奉还给你,你以为华天没有我能在S市占得一席之地吗?”7年前的席穆行也不过20多岁,席家让他掌管华天纯粹是为了给他练手,根本就没想过盈利,虽然这么说有些自吹自擂,可若不是她在,华天怕是早就被这位大少爷败光了。?

2018-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