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皮相好的,如今满是绵软小生的娱乐圈里,却是少有这般气质纯然的男性。?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轮廓似是巧匠精琢出般的坚毅冷峻,黑色风衣松松搭在修长的身材上,仅仅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也是夺目、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的。?

不过长的再好看,在现在这个情况也是没用的。?

她呼出口浊气准备再次开口,面前却忽然投下一道浅浅的阴影,那男人弯腰,低头,十分自然地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下,随后面无表情的站直身子。?

……?

沈夭夭只觉得有一万只草泥马在脑海里奔腾而过,太阳穴也跟着突突两下,仿佛还听到了某根弦断裂的声音,男人却不等她反应又揽住她,吐字间还带着氤氲的酒气,低声唤道:“柔柔……”?

揉?揉哪里?呵呵,以为她会这么想吗,去你的柔柔,这分明就是喝醉后占了便宜!还把她当做其他人了!?

沈夭夭一把推开男人,转身就走,男人却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哒哒的脚步声听得人莫名烦躁,她加紧脚步饶了好几个圈子,直到身后逐渐没了声音,才借着旁边车辆的后视镜看了一眼。?

停车场里灯光昏暗,男人静静站在那里看不清表情,一袭黑衣却好像将要融进这冷涩的夜里,消失弥尽。?

沈夭夭脚步微顿,却没停下,她没法和一个喝醉了的人多计较,只是也没那个善心再去理会其他人如何。?

和席穆行早已耗尽她所有的耐心。?

自私多好,那才是人类根源的本性。?

三分钟后,重新回到停车场的沈夭夭,看着仍旧站在原地的男人,蹙了蹙眉,无奈地叹了口气。?

也是,谁能一口气吃成个胖子呢,她在自私这条道上估计还得走一阵子,怪就怪她太过慈祥……额,善良!?

只是还没等她走近,男人却像是有所感应似的忽然看了过来,沈夭夭脚步顿了顿,莫名生出了些愧疚,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个……你家在哪?”?

闻言,男人嘴唇好似动了动,距离原因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于是沈夭夭走近后又问了一遍。?

这次男人却抿了唇,怎么也不肯开口,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怎么,沈夭夭就从男人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些和她赌气的意味。

胸前令人不适的感觉仍未消退,她却又气又好笑。?

她拿手指戳了戳男人的肩头,男人眼睫微颤,闭着眼睛,却准确地捉住了沈夭夭伸出的手指,握紧。?

掌心的温度灼人,烫得沈夭夭怔愣了一会儿,这才想起要甩开。?

她有一个鲜少有人知晓的怪癖,那就是讨厌人的体温,原因不明也没有对策,就是突然有一天这样了。?

在最开始知道席穆行偷吃时,她甚至还一度想过,是不是因为她讨厌体温,没法满足席穆行的生理需求,席穆行才会不得不去找别人解决。?

当然,现在想来,这完全是自己给他找的借口。?

可沈夭夭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不论是刚才那个吻、那个拥抱,还是男人握紧她手指的大手,她都只有被陌生人冒犯的不悦感,而不是那种由心底生出的抵触和厌恶。?

她捏捏手指,盯着男人线条清晰的唇形有些出神,难道是因为他长得好??

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沈夭夭觉得还是……再去问问她的心理医生比较好,现在先解决这个麻烦。?

男人现在这状态估计也问不出什么,不过既然会来停车场,那应该也是来取车的吧??

沈夭夭伸出手,“把车钥匙给我,我送你回家。”?

沈夭夭长得好,一双手更是保养得好看,十指细嫩,白皙修长,粉嫩的指甲小巧可爱,在灯光下更好像晕了一层柔光似的。?

男人盯着她伸出的手愣神,半晌,一把握住,默默塞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沈夭夭呆愣了几秒,心中好笑,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刚要抽回手,就忽然碰到一个冰凉的硬物,貌似是车钥匙??

男人依旧面无表情,沈夭夭觉得自己大概十有八九猜对了,因为她就是又从那面无表情里,看出了些寻求夸奖似的急切。?

摸出来一看,果不其然就是车钥匙。?

拿到钥匙后,沈夭夭随手一按,身后一辆黑色保时捷滴滴几声,车灯也跟着闪了两下。?

暗自感叹了一句同人不同命,沈夭夭往前走了两步,却发现男人没像之前那样跟过来,而是站在原地直直的盯着她。?

想到刚才男人的神情,她忽然福至心灵地挥了挥手里的车钥匙,“……真棒?”竟然还知道车钥匙在哪里。?

男人低头,不再看她,两秒之后迈开了步子。?

……?

这酒疯耍得真是清新脱俗,乖巧可爱。?

沈夭夭等男人上车后,直接打开汽车导航,查询历史记录,每天都会有的固定地址应该就是他家了。?

设定好目的地后,她发动车子,按照导航路线一路驱车,尽量忽视掉某人的视线。?

已是深夜,路上几乎看不到其他车辆,跟着导航开了十多分钟之后更是到了荒无人烟的郊外,就在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的时候,高耸的连栋别墅却忽然出现在眼前。?

她记得这块地好像是几年前就被政府给买下了,这男人什么来头?

惊讶过后,沈夭夭把车停在了一边,刚拔下钥匙,男人已经不等她提醒径自下了车,步履稳健,一点看不出喝醉了酒的模样。?

她用同样迂回的方式拿到了大门钥匙,沈夭夭打开门,觉得这佛算是送到西了。

刚要离开,男人却忽然微微提高音量,喊了声:“”柔柔。”?

沈夭夭心里咯噔一声,赶紧转身就要走,她可不想招惹多余的麻烦。?

虽然不清楚男人和那个柔柔是什么情况,但男人似乎很重视对方。?

可沈夭夭还没迈出去两步,男人却好像已经察觉她的想法似的,先一步抓住了她。?

现在沈夭夭十分怀疑,这男人到底是真醉了还是装的??

2018-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