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波,我跟你说,今天真是就有我这妈就没有马千千那个贱人,你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爬在我头上拉屎的,她是怎么诋毁你的,这个贱女人,我早就看出来她不安好心了”

不用出去客厅,我都能想象出来陈美芬的那副嘴脸。

三年了,她那尖嘴猴腮的样子,早在我脑子里刻下烙印。

不出所料的,张波一如既往的沉默,从我第一次见他妈的时候,从我第一次被他的家人欺负的时候,从我第一次跟他倾诉我的委屈的时候,从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掉眼泪的时候,张波都只会用沉默来回应。

反而是今天,决心要为了贝贝重新开始的我,不想再看他沉默。

我把贝贝轻轻地放到婴儿床,盖好小被子,在他小小的脑袋上留下一个吻,小声地说:“宝贝,你好好睡,什么都不用怕,妈妈爱你。”

深吸一口气,我打开房门。

可能是做久了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鸵鸟,当我直面张波和婆婆陈美芬的时候,竟没来由的有了底气,从来都没发觉挺直腰背是这么舒畅的事情,呼吸都顺畅起来。

然后我的底气不过三秒,就被现实打败了。因为我看到了张波的情人——宋茹,她正扭着腰,挽着张波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

听到我过来,他们三人齐刷刷地看向我。陈美芬一脸愤怒,宋茹似笑非笑,而张波,我的丈夫,脸上只有些许的无奈。

“千千。”张波先开口了。

张波看着我,也许是以为我还是会像往常一样,跟他的妈妈认个错,认个怂,再听她骂几句难听的话,然后就打落牙齿和血吞,“再怎么说,你也不能顶撞妈,毕竟是长辈,以前觉得你挺明事理的,今天你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

我看着这个已经陌生的男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问我怎么了?我还想问问你们,你们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都是人,就让我感觉那么像魔鬼呢?”

“你看看你看看,这说的是人话吗?”我的婆婆气冲冲地吼叫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仿佛下一秒我就要把她气得脑溢血。

而宋茹则扮演起了好媳妇的角色,赶紧过去搀扶着陈美芬,不住地帮她拍背顺气。

“千千,你看你把妈都气成什么样了。你快给妈道个歉。”张波皱了皱眉。

这个表情我再熟悉不过了,张波开始向我表达他的不满情绪。

“张波,你进来房间一下,我有话跟你说,这里有外人在,不太方便。”我站着没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里的外人就是你,你又想跟我儿子作什么妖呢你!”我的好婆婆,一句话把这么多年来她对我的态度表达得再清楚不过了。

我才是那个外人,我,马千千,张波的合法妻子,在婆婆的眼中,不过是个连小三都不如的外人。

“妈,我和张波是有结婚证的,一天不离婚,一天我们都是合法夫妻,这要是放在以前,放在农村,我的名字是可以上张家族谱的。”我浑身发抖,说不上来是因为生气还是失望,气也气过了,失望也早已转变为绝望。

“既然你怕我作妖,那么,就在这里,当面说好了。”

我直勾勾地看着张波,一字一句地说着:“张波,我们离婚吧!我成全你们!”

我努力地支撑着身体,挺直腰板站着,就这么看着面前这三个人形态各异的反应。

陈美芬明显想不到我会提出离婚,她长大嘴巴一脸惊讶,有话想说却没开口。

张波眉头皱的更深,想来他也很意外。

要知道,当初我知道宋茹的存在时,在宋茹第一次登堂入室时,我都没说过要离婚。

最开心的当然是宋茹了。

我不知道平时张波是怎么哄住宋茹的,虽然她也曾经阴阳怪气地讽刺我,劝说我离婚,却也没有真正大闹过。现在我主动提离婚,她肯定再开心不过了。那喜悦的神色都溢于言表了。

现场气氛有点尴尬,张波一直沉默,陈美芬和宋茹自然也不敢开口说话。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张波没有急着点头,他还有犹豫的神色,我想,他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吧?他对我们的婚姻,还是有眷恋的吧?

“张波???”

“千千???”

我们两同时开口,却又尴尬地同时停了下来。

“你先说吧。”张波就近坐在了椅子上,两个手肘撑在大腿上,手掌撑着额头,把头埋得很低,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其实我们都知道,再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爱你,我一直等你回心转意,可是你呢?留给我的只有变本加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之间会变成这样,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也许我错在一开始就不应该坚持嫁给你吧?”

我也坐在了椅子上,把身体的重心都靠在了椅背上,仿佛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倒下。

“在这之前,我想过去死,都没想过离婚,我以为没了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我现在醒悟了,我想试试看,是不是我们都放过彼此,才可以活得更好。”说着说着,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留下来了。

“不能不离婚吗?”张波半天才开了口,却是一句挽留的话语。

“你是不是有病啊!”宋茹忍不住走到张波身边,狠狠地推了他一下。眼神里都是愤怒。“你不就是怕那张婚前协议威胁到你吗?现在都是她提出来离婚的了,你还怕什么啊?这时候都不离婚,你是不是男人啊?“

婚前协议?我突然就懵了?什么婚前协议,我怎么完全忘记了?

2018-2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