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问的别多问。”她有些不耐的说道,眼底掠过一丝的悲凉复杂。

林深最后完美的打了一个蝴蝶结,微微撑开双手,将她压在了身下,眉眼款款深情的模样,“你其实挺对我胃口的。”

“是吗?”女人抬起娇艳的红唇懒懒问道,衬着脸颊上的那一抹艳丽,几分诱惑,几分勾引,几分娇媚。

林深又靠近了一分,微微俯身,两个人的唇一点点贴上了。

只是那一秒钟,不知道是什么带来的微妙感觉,林深只是品尝到一股诡异的芬芳清香味道,整个人便软了下去了。

“好尝吗?”女人眼里一丝狡黠闪过。

“你居然下迷药?”林深带着一抹不可置信道。

“还挺聪明。”她不由的有些欣赏道。

只是林深全身的药性逐渐开始上来了,他看到女人走向了窗口的方向,应该是要离开。

他弥留着最后一丝清醒问了出来,“你叫什么?”

“血薇!”她利落干净回答,身姿轻盈一跃而下,到达了地面。

“我记住了。”

而他最后的视觉范围里,是白茫茫的雪花之中,那个女人身姿娇小玲珑翻越腾飞而去的身形,最终他还是慢慢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翌日,雪已经停了。

火红的太阳早已经亮堂堂的挂在了天空,光芒霎时间照亮了整个天际,洁白的云悠闲的飘过。

林深从混沌之中醒过来的时候,管家莫雷已经站在了他的窗前。

晨光熹微,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撩开窗帘,依旧是一览无余白茫茫一片,只是早已经覆盖了那个女人曾经弥留的痕迹。

想到昨天那个身手矫健清冷无比的女人,唇畔泛出一丝笑意,那是他四年法国生活唯一的一点生活涟漪。

管家有些冷冰冰的样子,站在那里无比恭敬而又严谨的样子,“少爷,是时候回国了。”

“嗯。”林深只是不耐烦的眯了眯眼睛,便已经起床开始去浴室洗漱了。

四年的留学生活,将他的青春和稚嫩彻底遗留在了这个地方,改而换之的是现在这张,略显削瘦,颧骨英挺,侧颜完美的让无数女人尖叫的男人。

花洒从上至下,八块腹肌,将他的身材很好的凸显了出来,每一处,都足够让人血脉贲张。

他穿了一身米白色的西装,整个人越发的清隽挺秀,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成熟男人儒雅的味道,唇畔是常年挂着的一抹冷笑,毫无温度。

……

戴高乐机场。

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银装素裹之中,飞机的旋翼呼啦啦的响着。

一个女人穿着黑色长靴,戴着一副墨镜,只露出小半张精致白皙的脸蛋,便已经足够惊艳了,眼神灵动,目光清澈。

她拉了拉半高的衣领,低垂着脸,警惕的打量了一眼周围,便匆匆上了飞机。

为了不引人注目,她刻意选择了这样一身低调的装扮。

只是在经过自己邻座的位置,看到那个穿着一身米白色西装,交叠着双腿优雅矜贵坐着的男人时,她的手不由得又抚上了自己的衣领,然后低垂着眼睑走向自己的位置。

他怎么也在这儿?

2018-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