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为首的人打量了一眼四周,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挥了一下手,便走了出去。

脚步声越来越远,女人嘤咛了一声,睁开了一双冰若寒霜的眼眸,打量着那个还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你,是谁?”嗓音一如同她给人的感觉一般清冷无比,落在寂静无声的夜里,尤其的清脆,却也冰冷,只脸上有着一丝诡异的潮红。

还真是一个没有温度的女人!

林深好整以暇的从女人身上起来,却一不小心被浴袍上的衣带给绊了一下,整个人直直的栽在了她的身上。

女人发出一声闷哼,带着一丝的隐忍,紧紧的蹙起了秀眉。

只是这一声闷哼,在林深的耳朵里,却煞是勾人,他镇定了一下心神,狭长而又好看的双眸暧昧的看了她一眼,带着一丝淡淡的揶揄道:“当然是,救你的男人!”

仿若红酒一般低醇的嗓音缭绕在两个人的周遭,一度两个人之间的空间显得有些逼仄。

“起开。”她依旧只是冰冷的说道,秀气的眉拧起,语气没有一丝的温度,仿佛没有听出来男人的暧昧。

林深却忽然来了一丝挑弄的兴趣,用手勾起了她精致的下巴,“怎么说,我刚刚也算是救了你一命,戏文上不是都说以身相许么?不如这春宵一刻,你以身相许了如何?”

“就怕你没这个命。”女人一个凌厉的手刀就想要劈过去,用尽了全身力气,带着狠辣。

“哇,你居然要谋害你的救命恩人。”林深没想到这女人会直接动粗,他被迫从这女人的身上离开,使用巧劲化开了这凌厉的一记手刀。

她站直了身体,眼眸里有一丝的警惕,手却捂住了正在汩汩流血的伤口,微微垂了眼睫,“你救我一命,我记住这个人情,以后还你就是了,你叫什么?”

林深拍了拍巴掌,仿佛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林深。”

“不过我这个人向来务实不谈以后。”林深动作里带着几分霸道的将她给反剪住禁锢在怀里。

她实在是没什么力气了,只能被迫被他反剪住了带进他温暖而又精壮的怀里,身体微微的有些僵硬,她抬眸冰冷的盯住他,“你想干什么?”

“你要这么离开?”林深打量了她一眼,将她的警惕收入了眼底,闲闲的抬了一下下巴说道。

她嗤笑了一声神色寂寂不答反问道:“你是第二个能近身攻击我的人。”

林深一把将人连拖带拽的直接带向了床边,“我可以保证,如果你身上还带着血,你肯定逃不走。”

她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每一处都被鲜血浸染了。

没有想到,如今关心她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一个甚至是见过一面的男人。

“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袖手旁观。”林深像是解释一般,“放心,我也从来不白帮人。”

可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爱管闲事的类型。

她也不戳穿,只是她注定了跟他不是同一路人。

她看他熟稔的包扎手法,眸底陡然凄凉,当初也有个人这样仔细为自己包扎过所有伤口,只是早已经物是人非。

“你怎么会被人追杀?”

2018-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