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

一只杯子“嗖”的一声从房间里飞出来,“啪”地砸在墙上,漂亮的鎏金骨瓷碗瞬间摔了个粉碎,深褐色的液体泼了一地,一股药香味弥散了开来。

“下一个。”

柔美恬静却又淡漠的声音响起,站在门口端着托盘的佣人立刻走了进去,眼观鼻鼻观心,迅速将同样盛着深褐色液体的碗递了上去,眼睛低垂着完全不敢四下张望。

开玩笑,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她的眼睛就别想要了。

“我让你滚!听不见吗!”

唐拓烦躁地抹了一把脸,浓黑的眉拧成了个疙瘩,狭长的丹凤眼里寒光一闪,一股狠戾的气息外放了出来。

佣人被吓得浑身发抖,带动着托盘上的骨瓷碗也不断发出嗑哒声,碗里的液体也溅了出来。

唐拓十分满意自己的气势造成的后果,可是转眼看到站在身前的女人,一股无名火又腾地从心头蹿升而起。

这女人是死的?都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

“要我滚可以,唐先生你喝下这碗药,我立刻从你面前消失。”

女人抬眼看着唐拓,眸光不闪不躲,连一丝波澜也没有,完全视他的怒气于无物。

“我不喝你又能怎样?”

唐拓眼睛危险地眯起,双手隐隐成拳,努力控制着想要掐死这女人的冲动。

想他唐拓是谁,纵横黑道反手云覆手雨的一代帝王,见了他还敢用这副拽上天一切都不鸟的样子面对他的,早就投胎一百次了,这不知从哪个旮旯里出来的女人凭的什么底气敢在他面前撒野?

“唐先生请允许我提醒你,这一碗药里用到的药材在黑市上的售价是五十万美金,还有价无市,每次我只会给你准备三碗,而你要喝一个月,断一天则前功尽弃。不管你喝不喝,钱我照算,当然,这点小钱你看不上眼,至于你是不是想继续做个瘫子一辈子让人伺候我也不管。”

女人俯身下来,双手撑在唐拓身下的轮椅扶手上,眼睛直视他蕴着滔天怒意的眼睛,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说道:“我只做我该做的,你爱死不死!”

屋子里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听得见,佣人们大气也不敢喘,他们实在想不透这个不知道老爷从哪里找来的女人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当面揭开少爷的伤疤,那话说得又狠毒又辛辣,让他们听得简直恨不得当场就晕死过去。

唐拓突然笑了。

幽深的眸子里像敛尽了漫天的星子,眸光流转间就有细碎的星光从微挑的眼梢漫出来,线条优美的薄唇扯出一抹上扬的弧度,左颊上一个深深的酒窝赫然在目。

原本就英俊逼人的脸在这一笑的映衬下,更加俊美得惊心动魄,可这份笑意却只停留在唇角边,并未达到眼底。

唐拓突然伸手拿过碗,将里面的药液一饮而尽,苦涩难言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散开,他却面不改色,仿佛喝下的只是一杯白水,紧盯着女人的眸子说道:“女人,我记住你了!”

“唐先生,我姓顾名小小,不叫什么女人。”

依旧是平静无波的回答,唐拓上下打量着,175高挑纤细的身材,E罩杯饱满丰盈的高耸,不盈一握的腰线下是圆润诱人的水蜜桃臀,而那双笔直修长的逆天美腿更是夺人眼球,哪里小?

顾小小对唐拓意有所指的眼神视而不见,手下不停地将插在唐拓赤裸身体上的银针一一收进包里,嘴里不停吩咐着:“唐先生喝的药主清淤拔毒,针灸为疏通经络,接下来每六小时做一次十五分钟的蒸汽浴,用我留下来的膏药敷腰,注意保暖,忌食辛辣油腻,多吃果蔬,禁吸烟喝酒咖啡。”

“每天午时之前我会来给唐先生行针,良药苦口,唐先生想早点站起来,就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一番话说完,拿起古老的红漆木箱,干脆利落地转身就走。

唐拓将轮椅推到落地窗前,看着那个窈窕的身影上了车,对身后垂手侍立的助手说道:“给我查清楚,这个顾小小究竟是什么来头。”

……

邵峰坐在驾驶位上,好笑地看着顾小小闷头钻进车子里,抱着药箱转头看着车外的模样,问道:“这是怎么了,那个唐拓让你不高兴了?”

话是问句,语气却肯定得可以,虽然顾小小面上不显,可是没有谁比他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更了解自己这个小师妹的了,越是平静无波,越代表不耐的程度几何级的倍增。

“他不过是个病人,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顾小小却不愿意多说什么,那男人倒是长了一张好皮囊,可惜脾气又臭又硬,傲气得很,若不是师父欠他唐家一个人情,她才不愿意对着这样一个爱摆臭脸的男人。

邵峰见此情形,也把话题扯开,问道:“接下来去哪?”

小师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要乖乖躲远点,他才不想莫名其妙会成为炮灰。

“回医院。”

顾小小简单三个字,说完之后就闭目养神,邵峰也识趣的并不多言,发动了车子。

24小时之后。

“这是什么?”

唐拓瞪着手中的照片,目光几乎要将其烧穿了,他感觉到自己的额角隐隐抽痛着,似乎迸起了一根青筋。

“是,呃,一张照片。”

送资料过来的助理被唐拓的眼睛一瞪,脑子顿时迷糊起来磕磕巴巴地回话到。

“废话,我是问她在做什么!”

唐拓一声暴吼,照片上的女子穿着一身白大褂,正掀起一只狗的尾巴认真查看着,一只手还捏在狗的菊花上。

“是是,是在给狗,狗挤肛门腺。”

助理哆嗦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妈的,要不是那帮孙子合谋起来猜拳都出拳头,他这个唯一出剪刀的也不会硬着头皮来送这资料。

呜呜,唐少看起来好吓人,真要被他们害死了!

“给狗,挤肛门腺?”

唐拓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努力忍了又忍,忽然听到“咚”的一声,也分不清究竟是青筋爆裂的声音,还是拳头砸上书桌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谁惹你唐大少了,这么大的火。”

随着一道调侃意味十足的声音响起,一个俊美的男人走了进来,并对哆嗦得快要散架的助理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助理如蒙大赦地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像被狗撵的兔子一样一溜烟儿跑没了影儿。

“你来做什么。”

唐拓冷眼看着俊美男人走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了进去,一双大脚翘在茶几上,整个人像一滩烂泥糊在沙发上的样子,冷冷地说到。

他现在胸中憋着一股无名火,那个该死的顾小小居然是个兽医?居然是个兽医!给他唐拓针灸开药看病的居然是个兽医,还拽到天上去!

真他妈的!别让他再看到她!

唐家本来就是祖传的黑道,从他的曾曾曾祖父那辈开始就跑江湖,一直到现在,冷酷无情狠厉乖张的性子已经深入骨髓。

唐拓的性子简直就是他家的典范,尤其是当初的那场车祸之后……

欧阳逸正想得出神,书房的门口却出现了一个保镖,对着唐拓恭敬地说道:“少爷,顾医生来了。”

2018-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