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长安听见这二人的对话,本来暖阳的天气,她却从心底里发寒……

她不曾想到一个不过金钗之年的小女孩,心思竟能如此歹毒!她更没有想到她的那位姐姐竟然如此容不下她!

她已是老鼠过街人人喊骂,臭名昭著了,为何她还要赶尽杀绝?

余长安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但是她却知道了这个世界有多可怕,如果,她今天没有听到这一切,是不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然后沦为她们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她们宰割?

余长安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紧握着,敢算计她?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这时,二人说完话男人便离去了,而秋心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听到他们的谈话便转身离去……

说时迟那时快!余长安拿起石头狠狠的砸向秋心的后脑勺,秋心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狠狠的砸了数下,然后应声倒地。

滚烫的血液迸溅到她倾城的脸上,眼底满是冷漠,原本灰黑色的衣裙因沾染了鲜血而变得乌黑血腥。

杀完人后,余长安把石头扔进池塘,清理好现场,拖着秋心的尸体一步一步走向一个阴暗潮湿的角落里。

因为她太过弱小,所以拖秋心时费了不少力气。

不久,她便气喘吁吁的靠在墙上,她现在这副身子还是太弱了!

她很快将秋心的尸体从狗洞里运出,然后拖到河边捆绑上石头扔进河里。

这一切,行云流水,丝毫没有犹豫,仿佛她早已如此做过一样。

是啊!她做过!

她还记得她当初杀死第一个人时,手指尖还在忍不住的颤抖,满眼的惊恐与不安,可是当她的双手渐渐的沾染越来越多的鲜血,杀人,仿佛成了一种习惯。

她不再畏惧杀人,不再害怕滚烫的鲜血溅到她的脸,也不再张皇失措不知如何处理尸体。

做完一切后已经是下午了,她回去洗了个澡,把衣服烧掉,处理好一切都便在槐树下打盹。

直到伴晚,天边飞过的大雁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夕阳的余晖散落在地面,人影散乱,天边的云朵也千姿百态,天空披上了一层紫红色的云霞。

今天,一个下人却送来了饭菜:“三小姐,这是大小姐派奴婢给您送来的饭菜,还说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我知道了,替我谢谢大姐的好意。”余长安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心生一股寒意。

热气腾腾的白米饭,香气扑鼻的大鱼大肉。

这些都未能让余长安心动分毫,毕竟她以前可是吃腻了大鱼大肉,她可不是原主容易被诱惑。

更何况,这些饭菜里还下了药,如此,她更不会吃了。

夜晚降临,皎洁的月光一泻千里,透过窗户的缝隙散落在房里。

只见有一个肥胖臃肿的男人畏畏缩缩的走向余长安的房里,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四周无人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男人进去不小心撞倒了烛台,但是他不慌不忙,因为他早已知道里面的人儿被下了药。

他来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赛雪的肌肤吹破可弹,红嘟嘟的嘴唇,一件单薄的轻纱让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让人不禁遐想连篇。

轻纱有一边滑落,露出雪白的玉肩,增添了几分性感妩媚,月光照在她绝色的容颜上,小脸蛋微微透红,男人看得心猿意马。

不久,里面便传来一阵男女合欢之声……

“老爷,你听,那个三……三姐的房间里……她!她竟然真的敢在自己院子里做这种事!”

此时,只见一行人匆匆忙忙赶来,为首的便是那当今北冥国的丞相——余正远。

只见他那一张阴沉的脸黑的都可以滴出墨来,一双眼睛犹如老鹰一般犀利,但是又夹杂了些狐狸般的狡诈。

这个废物!平日里丢尽了他的脸不说,今日竟然还在自家院子干如此蒙羞之事,今日若是不赶她出门,他羞愧列祖列宗!

不,不止要赶出去,还要杀了她!以免让人看了余家的笑话,看他的笑话!

余正远一脚踹开的房门,房门本就脆弱不堪,如今被余正远这一踢。

‘砰’门,应声倒地。

201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