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长安穿好鞋袜衣衫跌跌撞撞的向门口走去,这是一个破烂的院子,院子中央是一颗参天的槐树,枝繁叶茂。

槐树下是一张破旧的贵妃椅,原本是淡淡的金黄色,如今早已破旧不堪,已然没了尊贵之感。

阳光照在她惨白的小脸上,虽然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但是一双灵动的杏花眼,又弯又长的睫毛,俏挺的鼻梁,精致的面容,眉黛青颦,不难看出是一个绝色美人,只要好好打扮调整一番,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虽是一身粗布素衣,但也难以掩盖她身上的高雅气质,那是常年的修养与熏陶养成的,而非一朝一夕,这种气质早已深入骨髓,与外貌,家世,穿着无关。

清晨的阳光没有很毒辣,暖洋洋的照在她身上,让她冰冷的身体有了一丝丝的温度。

而一股浓郁的水泽木兰花的香气扑面而来,院子的一角种满了水泽木兰,水泽木兰吐出乳白色的花蕾在微风的吹拂中轻轻摇曳,枝头有几朵怒放着,就好像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一般洁白无瑕。

余长安看到院子的水泽木兰,心里不由的悲伤,前世,她最爱的便是这水泽木兰,可是,自从经历了那一切,她便讨厌这种花,因为她觉得这水泽木兰象征着柔弱,欺骗。

总是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怜爱,招人喜欢,像极了她的妹妹——余长乐!

余长安觉得这原主和她很像,但又不像,她们都喜欢水泽木兰,都喜欢红色,都拥有着一样的名字。

那什么不像呢?应该是性子吧?!

一个唯唯诺诺,忍气吞声;一个孤高自诩,心狠手辣!

余长安来到槐树下,树叶被微风吹得沙沙作响,些许的落叶在空中飘荡,水泽木兰的花瓣有些被风吹落在地面。

佳人站立,清风徐来……

这几日无人来打扰余长安,饭菜也是她自己偷偷去后山摘的野菜,偶尔运气好还能碰上一只兔子什么的改善改善伙食。

余长安起初很不习惯,她从小便是千金大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此自食其力才知生活的不容易。

余长安闲暇时会手捧一本经书细细品读,这些经书还是原主母亲生前留下的,看得出原主的母亲应该是一个饱读经书气质如兰的女子吧!

风儿常吹起她的青丝在空中舞蹈,水泽木兰的花香也散播在空气之中,鸟儿时而停歇枝头梳理羽毛。

日子就这样不温不火的过去了。

一天,余长安实在耐不住寂寞来到这花园里走走,只见各种各样的花儿都傲霜怒放,百花争艳,千姿百态,错落有致的凉亭,交相辉映的假山有种对称的美,假山间隙流出的清水咚咚作响,池塘的鱼儿跃出水面划过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这等壮丽的景色,丝毫不亚于她前世生活的地方,只不过,她前世生活的地方,凉亭都是用玉石做的,显得淡雅但又不失尊贵。

余长安正陶醉于这等美景之中,一道女孩的声音传到了余长安耳里:“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这个声音……

不正是经常虐待她的丫鬟——秋心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可记得平日里就她欺负得她最多,经常让她洗下人的衣服,吃狗都不愿吃的糟糠!要是敢反抗便会叫人鞭打她,她身上的伤痕可以说十有八九都是她打的!

她可要好好的和她算算以前的账!

不过……她刚刚说什么准备好了?

“秋心姑娘放心吧!我给那余废物下的可是那药性极强的‘催情散’保证让她醉仙欲死!”余长安透过假山的间隙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长相,满眼的猥琐左边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里面阴森的白骨,黝黑肥腻的肉随着他的一举一动颤抖着,让人不由心生厌恶,反胃至极!

“记得,别玩死了!”秋心眼底尽是毒辣,大小姐可真是好计策,这小贱人本来就不受宠,要是再出了这档子事,活着……可比死要难受得多!哈哈!

秋心在心里不由的冷笑道。

若是这件事办成了,小姐可是承诺自己会让自己嫁个好人家,从此衣食无忧,再也不用看人脸色行事。

201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