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潮的第一次告白,她自认为不算失败。

起码他在学校里偶尔碰到她,不是忽视。

而是厌恶。

挺好的,梁潮想,厌恶是种深邃的感情,这说明他们有了羁绊。

最后做不了他喜欢的那个人,做他最讨厌的那个人,也算本事了。

这她不在意的,她只怕他印象不深。

草草写了封情书,自己觉得很妙。

——内容如下——

致许寒江:

功名本是无凭事,不及寒江日两(梁)潮。

梁潮

————————

居然还刻意打括号注释!

刘西禹一眼明了,当场拒绝帮梁潮递送。

她发狠地戳着梁潮的脊梁骨,“居然敢给1班校草写淫诗!你还想不想在A中混了?”

“这是古诗,又不是我写的,这说明我和许寒江的姻缘前世注定……”梁潮撇撇嘴,“再说,连我追求真爱都不帮把手,算什么朋友?”

“把手是谁?你追求真爱我我为什么要帮他?”

梁潮苦了脸。

上课的时候假装肚子痛,扭到厕所前灵活一闪,进了储物室。

经过1班时装作不经意往里看了一眼,还什么都没瞥见,就迅速摆过头去。

要是真的视线相对,她怕猝死在这里……

那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怂。

1班的置物柜都在这排,梁潮一眼就看到“许寒江”三个字。

在最高一层,通常是分配给身高180以上的,主要是为了有些同学,像梁潮这样的,可能会够不到。

太遗憾了。

她第一次送情书,被身高扼杀了。

“你在干嘛?”

梁潮转过身,看到一个逆光的身影,眯着眼适应了一会,看到许寒江的轮廓。

这是上课时间,他的出现是不合理的。

梁潮一点不慌,有些欣喜,甚至想当场将那首诗朗诵给他听。

因为她想不出比这更巧妙的情书了。

真实的欲望,沾上文艺的光,就是艺术了。

她想摸他,也是行为艺术。

不算骚扰。

吧……

她注意着他的表情,实话实说,“送情书。”

末了,又加了一句,“给你的。”

许寒江没理。

他略过她,打开自己的柜子,将里面一堆信纸明信片零食礼物全部刨进了垃圾桶里。

梁潮愣愣地看着,说了一句:“不喜不撩,我欣赏你。”

许寒江照例皱眉,“你的,自己丢,还是我给你丢?”

摇摇头,梁潮后退一步,刻意天真地抬头,“我想念给你听!”

“有病。”

梁潮暗爽。

还好是“有病!”,不是“不行!”

“功名本是无凭事,不及寒江日两潮。”以为风情万种地读完这句诗,梁潮觉得好像没有预期的效果。

她把情书递到许寒江手里,真诚地建议,“一定要看,不然有些奥妙你体会不到。”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不看感情,也要尊重知识,别放弃任何学习的机会。”只皮一下,梁潮是不会满足的。

转身走的时候,做作优雅地迈着小步。

少女背影的消失带了羞涩的特效,许寒江打开那张纸,不消几秒,舒心地笑了,突然又绷紧神经,皱着眉,将手里的纸团成团,扔进垃圾桶。

不应只是这样的……

许寒江猛然捶着胸腔,提醒自己,让良心别跳。

他本该当着她的面,把她的爱慕和赤诚揉碎,再弃之如履。

——就像她曾对他做的那样。

……

梁潮因为正经告白了很兴奋。

她没有想为什么这么巧许寒江也在那里,因为他被默许来去自由的特权。

除了女厕所,他去哪,都没人编排他。

阶级在哪都会存在,站在权力中心的A中反而比其他地方人道。

除了象征绝对特权的1班。

财力,能力,权力,成绩,必须顶尖。

许寒江,毫无疑问各个指标的最高点。

他更像用来估测A中学生天姿的标尺,自认聪明的人,只要往他身旁一站,高低立下。

而这把尺,还该死地美型。

以上,都不是梁潮喜欢他的理由。

当然除了长得好看这一点,这是她莫名浓烈起来的喜欢的源头。

她其实也不差,虽然在13班。

不过是少了一些运气。

但她无谓,1是特权,13是特殊。夹在两把标尺中间的,才最平庸。

……

今天好像回来得太早了。

厨房还是早上的样子,看来梁丁还没有晚饭的打算。

她有些饿。

打水的时候,她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梁丁房里传来的。

放下书包,走过去,贴在门上。

咿咿呀呀的呻吟。

她了然一笑,没去打扰他。

看了看剩余的菜,搜索着菜谱,做起晚饭来。

半个多小时,梁丁才出来。

走到冰箱那里,又拿了一盒奶,“你今天回来得这么早?”

一口气喝完,总不记得舔舔嘴角,“懒鬼居然会做饭了,被拒绝了所以要提高其他方面的技能么?”

他等着回怼,结果只等到一个暧昧的笑。

“很累吧?”她把砍好的排骨和胡萝卜块放一起,用矿泉水瓶比划着500ml。

“什么累?我在家有什么好累的。”梁丁看不下去了,拿着炖锅直接在水龙头下接了。

“家里还有纸巾吗?”她干脆转手让他来,脱下围裙,没头没脑地问道。

“怎么突然问……”梁丁不解地嘟囔,突然噤声,变了脸色,“你都听到了?”

她点点头。

梁丁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感觉呼吸都乱了套,吐不出一个字。

不至于吧……

梁潮暗自吐槽,她是那么不开明的姐姐吗?

“你这什么表情?我又不会怪你。”她嫌弃地瞪他一眼,“你把握好频率就好,别太频繁。”

她出走厨房,突然又探回个头,“次数太多对发育不好。”

梁丁笑骂她。

却像是松了口气。

晚饭时间,她特意给他盛汤。

他白她一眼,嘴里骂她,伸出手好好接着。

似是无意。

梁潮头埋在玩里,声音闷闷的,“你看的什么片啊?我怎么听到你在跟别人讨论?”

他拿筷子的手一僵。

“男生都是这样的,喜欢在看的时候,跟兄弟讨论一下。”他故作镇静地回答,汤却撒了。

梁潮反应迅速地拿纸给他擦袖口,数落他吃饭不专心。

他不慌不忙扯出纸巾擦着桌子,“这很正常,你可以去问问你学校的男同学……”

“嗯?”梁潮随意地嗯了一句,又回忆起似地点点头,“为什么要问?我对他们看片的习惯没有兴趣,而且,你又没有朋友……”

“是啊,我是在自言自语……”梁丁低头喝汤。

梁潮吃得慢条斯理,速度实际很快,她放碗时,梁丁刚把汤喝完,“我吃好了。”

“你真该去食堂吃饭。”梁丁没有抬头,只偷偷瞟了她一眼,“有其他男同胞的对比你才能知道,不是我吃饭矫情,是你吃东西的时候,真的很狂野……”

“嗝——”

打完嗝真的很舒爽,梁潮拍拍肚皮,给自己倒了杯水,“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没什么。”那声巨大的嗝把梁丁打得一愣,他手抖了一下,默不作声给自己盛了碗饭,“你太贤惠了,我舍不得你嫁出去。”

他看上去很真诚,不敢正视对方眼睛的样子,被梁潮认为是害羞。

尽管是弟弟,但被帅哥夸赞贤惠,没有女孩子不开心的。

“来日方长,自己多多克服。”梁潮也很惋惜,同情地拍拍梁丁的肩膀,“我就不说什么‘以后找一个像姐姐一样完美的女朋友就好啦’这种客套话了,我知道你找不到的。”

怎么就是“完美的姐姐”了……

梁丁皱着眉回忆,他好像只是说了类似“贤惠”这种没那么夸张的词吧?

2018-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