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说是刚到初夏,不算凉爽。

梁潮拿出压了一个冬天的裙子,想了想,又剪短了一些。

其实骑自行车的时候是很冷的。

拐过第一个十字路口,她看见了那辆熟悉的山地车,在他前面不急不慢地骑着。

梁潮因为喜欢他自行车深红的颜色,喜欢了那个骑车的人。

上次碰到他是什么时候了?

梁潮想起来,好像也是在拐过第一个十字路口的地方,那个人骑在他前面,周围还有一群男生。

其中一个她知道,理着寸头,经常敞着胸膛,传说带着各种姑娘去开房的蒋锋琉。

无非是炫耀和哪个姑娘,什么姿势,用最荤腥的话描绘出来,其他男生听得津津有味。

蒋锋琉不是很高兴地踹了脚一直沉默的男生的车轮,“给点反应啊,这么没劲呢!”

男生稳了稳车身,雪白的衬衫袖口下伏着几条青筋,“你死定了。”

蒋锋琉那天没去上课,听说连人带车掉进学校旁的臭水沟,脱臼了。

从那日起,梁潮开始有了幻想。

她喜欢他的深红。

如果把这种喜欢具体化,也许要打个码。

今天又遇见了。

梁潮有些雀跃,还好穿了短裙。

用力蹬了几下,她快步追上那辆深红,短裙被风吹起,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她自己都觉得美。

两辆自行车并肩了,他没有看她。

梁潮这才觉得,裸~露的地方,有点冷。

她抬起脚,用力往那辆深红踹去。

男生不明所以地保持着平衡,最后摇晃着摔在地上,他皱眉,对母亲的问候刚到嘴边,就被少女的声音,蛰了一下耳膜。

“我喜欢你,跟我做吗?”

梁潮稳稳地坐在自行车上,居高临下。

他犹疑了一下,抬眼望她,“你刚刚说什么?”

梁潮从自行车上跨下来,她确定她动作的弧度足够能让坐在地上的男生看到她的底裤。

还好是新买的,鹅黄色,坠着蕾丝。

她觉得她的言语和行为已经足够表达对他的喜欢,无妨再强调一次。

趴在他的耳边,“我喜欢你,跟我做吗?”

末了加了句,“我想跟你做,想了很久了。”

那天梁潮也没有去上课。

她在离学校远一点的臭水沟里,翻车了。

……

那个男生是被敬畏着的。

请病假躺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时候,梁潮得出这样的结论,她暗自咀嚼了一遍他的名字——许寒江。

一个脸长年钉在排行榜第一位,名字在A中人嘴里吞吐次数最多的人

从那日起,梁潮开始有了幻想,但不能摆上桌面来说。

只因怀着少女心事,她才如她的名字一样,被浪潮打湿。

梁丁感觉到她的异常。

——她开始穿没有裆的东西了。

梁潮拿出上次的裙子,想了想,又剪短了一些。

放下剪子,看到倚着卧室门的人正用审视的目光看她。

她垂下眼,嗫喏着,“女为悦己者容。”

梁丁摇摇头,跨步过来站她身后,去拿冰箱上的牛奶。

只比她小两岁,却高了20cm。

“你想谁悦你?”他顺口问,不是特别感兴趣的样子。

一盒很快喝完,细小的胡子沾着点奶。

太好看了,怎么就烦女生呢。

梁潮想着,如果梁丁上学的话,会有多少莫名讨厌她的女生,来巴结她。

她天天看着弟弟这样的脸,喜欢许寒江,是很正常的。

不算妄想。

“许寒江。”她回他,想到什么似地,又抬头问,“你应该认识他啊?”

梁丁眨了眨眼,把牛奶盒放在桌上,“听说过,许有华的儿子。”

“只是听说吗?许有华对你很好诶,我以为起码会介绍儿子给你认识。”她无意地说着。

但有些字会戳中别人。

“什么对我好……就是看我优秀,投资而已。”似乎觉得不太够,他伸手又拿了一盒,“商人的慷慨都是有所图的。”

梁潮不太赞同,“我看他没放什么要用你赚大钱的心思,兴许就是欣赏你呢。”

梁丁有些不耐烦,语气干了起来,“欣赏我不就是图我身上的才华?”

收拾好书包,梁潮嗤笑了一声,“你倒是会拐弯抹角地夸自己,人家儿子也那么优秀呢,怎么不见许有华天天到学校关心他?”

“他也没天天关心我啊……”梁丁焦躁起来,“工作空间一样当然接触会多一些,又不是特意要……”

“诶!”梁潮打断他,皱眉,“你有点奇怪。”

他掀掀嘴,看她眼神太洞悉了,改对视为打量。

长衣短裙,他难受地撇嘴,“穿得好膈应人。”

“你懂什么?”梁潮白他一眼,“看人先看腿,美腿加三分。”

被牛奶呛到,梁丁咳嗽了几声,脸微红看她,“你恋爱我不反对,不要跨过道德底线。”

末了,补了一句,“晚上九点不回,记得给我个正当理由。”

“我要是白天干坏事怎么办?”梁潮嘻嘻笑着,推着自行车往外走。

梁丁一气,也笑了,“白天你不上课吗?我不信你们重点高中管得这么松!”

梁潮笑得开怀,没回他。

滑行几下,跨上车,就骑远了。

梁丁的担心不无道理。

她兴起时,去他电脑里拷过视频,被加密了,想进行的探索戛然而止。

她懊恼地捶桌子,质问梁丁为什么不用亲爱的姐姐的生日做密码。

梁丁斜她一眼,发给她一个网站,“我的重口,不适合你。”

“还挺自作主张。”梁潮嗤笑一声,但欢喜地收下了。

她一直念念不忘的山地车的深红配色,是由对其主人出格的喜欢,衍生出的安慰情感。

这种喜欢不打马赛克的话,也许没法说出口。

……

她对长裤的喜欢,因为恋爱感觉的袭来,暂时收敛了。

2018-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