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之后,陆尊便被外婆送去了国外,至今才回来。

回来之前,陆尊让发小秦御帮忙找温舒儿,而他这次回来是要向温舒儿报救命之恩的。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陆尊没有回答秦御,而是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秦御鄙见,一手捂脸:“完了完了完了,温舒儿要完蛋了!”

陆尊走出酒店,助理赵勤已经将车开到门口。

陆尊走到驾驶位外:“下车。”

“哦。”赵勤迅速下车,换陆尊上车。

“我自己回去,你替我照顾好她们。”陆尊这次回来没有通知家人,这会儿回家,也是希望能给家人一个惊喜。

“是,BOSS。”赵勤规规矩矩的应声。

秦御手快的拉开副驾驶门,坐了上去:“为了你,这两天都没有好好休息,送我回家,我要睡大觉。”

陆尊见秦御没有系安全带,一脚油门踩下,车子飞一般的开飙。

吓坏秦御宝宝。

总统套房里,温舒儿正用梳子替温慧梳头发。

“妈妈,你如果觉得痛,就告诉我。”温慧的头发打理得少,很多都打结了。

温舒儿动嘴轻柔的替温慧梳着头发。

温慧一开始还乖乖的坐着,没三分钟,就开始动来动去。

不仅动,她还一把夺过温舒儿手里的梳子,拿着梳子戳温舒儿的脑袋。

她或许是也想要给温舒儿梳头,只是不知道怎么做。

戳了两下,温慧性子开始不耐烦,竟直接伸手一把抓住温舒儿的头发,便开始胡乱拉扯。

“啊……”温舒儿疼得叫唤。

“妈妈,住手,妈妈,我是舒儿……妈妈……”

不管温舒儿怎么说,温慧像是痴迷恶作剧的孩子,只顾自己开心。

温舒儿的头皮一阵阵生疼,她擒住温慧的双手,温慧竟一口咬上了她的手。

“妈妈……”

痛,好痛。

‘咔嚓’一声门口了。

赵勤领着酒店工作人员给温舒儿送早餐来,入眼的一幕,吓坏了他。

忙上前拉开温慧。

而这一刻的温慧神志疯了起来,逮谁就咬。

“啊……”赵勤也没能幸免。

温舒儿常常看见妈妈在视频里面发疯,这还是第一次她起身面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妈妈……”急得她眼眶里裹满了热泪。

好在这时候,酒店工作人员上前帮忙,将温慧控制了起来。

控制……用毛巾捆绑住温慧的双手双脚,嘴也给堵住。

看着任人鱼肉般的妈妈,温舒儿心里面特难受。

捂着嘴,跑进了房间发泄自己的委屈。

想到陆尊说的话,温舒儿擦干眼泪,出房间,直奔赵勤面前,正言不讳问:“他是谁?”

“欸……”赵勤秒懂,可见陆尊没有说,那他也不能说啊!

温舒儿见赵勤不说,义正言辞的威胁道:“你不说,我现在就走,到时候让他唯你是问。”

赵勤皱眉:“温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我……”

“我就为难你了,你到底说不说?”温舒儿不甘示弱。

“不说是吧!那我……”

“陆尊。”赵勤闭上眼睛,大有一副上断头台的架势:“温小姐应该知道陆氏集团吧!就是营城最牛X的集团。”赵勤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都在冒星星,表情带着崇拜光芒。

陆氏集团。

温舒儿当然知道,营城第一集团,传闻陆氏集团的总裁一直在外国,每次开会都是开视频,外界更是不知其长相,就是这样一位谜一样的男人,跨半个地球掌控一家集团,而且集团在他的带领下,走上了巅峰。

难怪他会说出‘秦御有的,我比他多,秦御没有的,我也有。所以……温舒儿,要不要考虑一下?’这样的话。

而她真的可以抱他的腿吗?

陆尊简直就是营城的财神爷,她若真的有他罩着,必定是能脱离叶宏的掌控。

而他离开之前也明言,要为妈妈治疗,她若从一切都迎刃而解,若不从还得继续承受叶宏的胁迫和利用。

她受够了。

在大学毕业以前她需要陆尊这样的财神爷。

所以,她决定抱住陆尊的腿。

温舒儿让赵勤给陆尊打了电话,她有话对陆尊说。

电话刚被陆尊接起,温舒儿便迫不及待问:“现在我想抱你腿,来得及吗?”

温舒儿手下意识的握紧手机,屏住呼吸等待陆尊回答。

然而,没有等来陆尊回答,反而等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温舒儿:……

陆尊将她电话给挂了……

他挂了她电话,什么意思?

是来不及了吗?

不知为何,这一刹懊悔害怕和伤心同时侵袭她的内心,令她当下蹲下,将头深埋在膝盖里,贝齿死死咬住内唇,不允许自己哭。

但此时此刻的感觉像是……被抛弃了。

赵勤看见这一幕,懵逼了。

什么情况?

他该怎么做?

赵勤想拿回手机,踌躇着不知如何上前去取回手机。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失。

温舒儿,你有骨气一点,振作一点。

可是这次叶宏能够将她送给秦御,下一回指不定还会将她送给其他男人。

不甘心的温舒儿,再次用赵勤的手机给陆尊打电话。

然而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

温舒儿,你个大笨蛋,把财神爷得罪了,简直作死。

“他现在在哪儿?”温舒儿不死心的问赵勤,倔强的模样令人心疼。

“BOSS回……”

“带我去见他。”温舒儿二话不说抓住赵勤的手腕,便往套房外走。

走了两步,突然停下,回头看了一眼躺沙发上睡着的温慧,更坚定了想法和态度。

温舒儿始终拽着赵勤,赵勤因第一次与女生触碰,面露羞涩,显得不知所措。

直到温舒儿攥紧赵勤的手,在酒店一楼大厅撞上一堵肉墙。

赵勤吓得魂飞魄散,硬生生的将手从温舒儿手掌中抽离了出来。

“BOSS。”

陆尊身姿挺拔,冷冽的目光径直盯着赵勤那只刚刚被温舒儿攥着的手。

赵勤感觉不妙,那目光太可怖了,如同锋利的手术刀,一点一点的割剁着他的手,导致他内心一阵毛骨悚然,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陆尊。”温舒儿却好似没有注意到陆尊的森冷,伸手抓住他的一只手,清澈的眸子满满渴求的仰视他。

陆尊微挑了一下眉头,声音如同他人一样冰冷沁骨:“抱我。”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