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温舒儿一把夺过万芳芳手中的平板,歇斯底里的冲着屏幕里怒吼道:“不要……不要打我妈妈……”

平板屏幕里一个穿着病号服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被几名医护人员用拳头无情捶打,温舒儿眼睛染血,整个人青筋欲裂,随着‘砰’的一声闷响,她双膝跪在了冷硬的地板上。

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晶莹剔透的泪从眼眶溢出:“爸,你和妈妈好歹夫妻一场,求你不要这么残忍的对她。”

一声‘爸’令温舒儿胃液一阵翻腾,她也不愿意喊叶宏,可目前的情况不允许她太过于锋芒,她必须要隐忍,因为她还没有找到妈妈,不清楚妈妈到底被叶宏关在了什么地方。

从小到大,叶宏只会拿妈妈来胁迫她,逼她就范,逼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这次更是过分的要她去陪睡营城出名的浪荡公子秦御。

叶宏对于温舒儿的下跪,不仅面不改色,反而增添了冷漠和无情:“我从一开始就说过,想要她好过,你的态度很重要,更何况,这一次还是为了公司,公司资金若无法周转,那她那儿可就只能停止治疗了,到时候……”

秦御家是开银行的,前不久叶宏在他家公司申请了一笔周转金,一直都没能成功。没想到今天秦御突然主动打电话给叶宏,说只要温舒儿去帝豪大酒店,他周转金的事就没问题,不仅如此,还会有大项目合作找他。

这可把叶宏给欢喜坏了。

“好,我答应。”不等叶宏把话说完,温舒儿便一口答应下了。

她别无选择了,不是吗?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温舒儿能够清楚看见父亲叶宏脸上的那一抹不屑。

万芳芳看了叶宏一眼,才问道:“什么条件?”

“我要带着我妈离开这个家,并且和你们的断绝关系。”

帝豪大酒店,最顶楼的豪华总统套房外,温舒儿手紧紧的握着门卡。

在门口站了许久,她才用卡开启了房门,走了进去。

来之前,万芳芳给了她一个盒子,说是秦御送去家里面的。

让她穿上,再来酒店见他。

此时此刻,她就将秦御送的制服穿在长风衣里面。

进入套房,放在身侧的手死死的攥紧衣服,如此来掩饰她的紧张和害怕。

套房里一片昏暗,气氛安静得诡异。

温舒儿微微拧眉,莫非秦御还没有来?

正想着,一道‘咔嚓’声响起,温舒儿抬眸警惕的看着出现在卧房门口的一道模糊身影。

没有光,她无法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但猜测那人一定就是秦御。

“你是谁?”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强烈的压迫感。

温舒儿身子轻颤:“我是温舒儿。”

“温舒儿?”男人的语气夹带着一丝震惊,昏暗中,她能够感觉到他如利剑一样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男人迈开富有节奏的沉稳步伐靠近她。

当他站立在她面前时,温舒儿感受到了一股危险信号,动作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退。

倏的,柳腰上多了一抹霸道力度,温舒儿抬起眼眸,面对他的逼近,紧张的呼吸都屏住了。

“不要……”随着温舒儿大叫,她葱白的手一巴掌甩上了男人的脸颊。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

男人似乎也被温舒儿那一巴掌给打懵了,一动不动。

温舒儿头垂得低低的,手掌心里全是冷汗。

转身,便想要离开。

可是当手把上门把,她记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她不是为了叶家公司而来,她是为了自己和妈妈而来,如此想,她内心多少安慰一些。

用第一次换取妈妈,她愿意。

男人久久没有听见门开启的声音,倒是听见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未抬眸,带着热的身体便撞进他怀里。

下一秒,他冰凉的唇上多了一抹温度。

‘啪嗒’一声,迎接来了一室明亮。

温舒儿当下便不适的闭了眼睛。

陆尊盯着眼前这张绝美的小脸,因为吻,她的脸颊上一坨桃红。

美。

真美!

温舒儿却迟迟不敢睁开眼睛。

而陆尊也不着急,一双好看的眸子直勾勾盯着温舒儿看。

在昏暗中,看不见,免去了温舒儿的羞涩和难堪。

可如今曝光在明亮之中,她被一览无遗。

陆尊的眼神仿佛带刺一下一下扎向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温舒儿绷不住,睁开眼道:“看什么看。”语毕,整个人瞪大眼:“你不是秦御,你是谁?”

温舒儿是认识秦御的,可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她不认识。

天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御?”陆尊嗓音低沉,精致的轮廓极有魅力。

微凉的手指轻挑她下颚,一双深邃的冷眸凝视她:“我不是秦御,你很失望?”

说话间,他的周身弥漫了一层危险。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