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苒心中紧绷一根弦,呼吸越来越急促,她只感到无边无际的羞辱!

“等等!你说那宣德王既是皇上的胞弟,身份尊贵。若是新婚之夜发现他的妻子乃是不洁之身。那么苏府,以及哥哥,是不是……”

苏清苒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静,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处的是什么地方,什么宣德王,什么苏府!她不过是凭借着从那些婆子和这男人口中听得的信息自保说辞罢了。

“哈哈哈!说得好!这谁要是给权势滔天的宣德王戴了一个绿帽子,那可当真是好玩了!”

男子的手停顿了下来,似乎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比面前活色生香的女子还要有吸引力。

“苒苒,父亲贵为中尉卿,与那宣德王一直不大对付,算得上是朝堂政敌了。此番,你过去以后,哥哥真是怕你受苦啊。”

苏清苒压抑住恐惧,知道此刻的一分一秒对于自己来说都是煎熬。幸好,这男人还有些被自己唬住了。

可是下一秒,她便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男子突然掐着她的肩膀,水花激起,将她整个人扳过来直对着自己,暮然噙上女子娇艳欲滴的两瓣唇!

他亲上了她!

“哼,先玩了宣德王的女人,这感觉想想都是刺激啊……”

“呜呜……呜!放……开我!”

男子粗鲁的动作几乎要吞掉她口腔内所有的空气,唾液濡湿,她内心是翻江倒海的恶心之感!

“混……蛋!你放开我!”

“哈哈哈!苒苒,你知道哥哥等着一天等了多久吗?!你小时候就那么美,越是长大,越发有味儿!娘说你们母女俩是祸害,她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男人要的就是这种诱惑,特别是这种掌控的感觉!”

渐渐的,他开始不满足这样,双手游离在细嫩的背上,逐渐向下,逐渐向下……

巨大的危机感,耻辱感,扑面而来!苏清苒忍不住眼角泛了泪花……

“大公子!夫人命我等来请大公子的安!”

就在此时,房外突然响起了彭嬷嬷的声音!

男子的手一下子顿住,猛地回头对着门外怒吼!

“请什么安!还不赶紧都给本公子滚!谁若是再来打扰,本公子便将他给打残了!”

可是房外只是静默了一下,并未有人离开的声音。那彭嬷嬷是府里的老人了,自是不会像那些丫头一样随意被主人唬住的。

“大公子!夫人说了,小姐成亲的吉时就要到了,万万耽误不得,大公子是小姐的兄长,出门的时候是务必要送的!还有,夫人说大公子过两日要出中垒校尉了,特意令我等这些日子注意些。”

彭嬷嬷前面说的那些,房内的这位大公子俨然是不耐烦听的,唯有说到‘中垒校尉’的时候,他才有所动容。

他低头看了看怀中软绵无力的美人儿,眼中纠结犹豫一闪而过,最后低骂一句,一掌就将木桶的一边拍碎!

“狗奴才们!还不赶紧进来!”

苏清苒强忍住泪水,恨恨的看了一眼那男子,心中深深记住了这张令人憎恶的脸!

彭嬷嬷等人进门将苏清苒裹在衣服里带出去,又重新回到了清芙院那个噩梦般的房子内,青禾已经没了踪影。

众人一番手忙脚乱,苏清苒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只得任其折腾!

嫁衣,敷面,绾发……

今日,是宣德王娶亲的日子,苏家小姐寻死不成,最后还是被送上了花轿。

外面,锣鼓喧闹,喜气洋洋,一派大好的景象!

花轿内,沉重的凤冠压在脑袋上,苏清苒差点儿没被压死!她伸手欲要扶着,以减轻压力,却惊喜发现自己的手似乎能够活动了!

看来,药物的作用已经过去了!

她沉心想了好久,理了理思路,脑子逐渐清晰。

首先,自己穿越了,这他妈得有多狗血啊!然后,遇上逼嫁自杀的戏码,简直又是狗血中的狗血!

残忍的嬷嬷,变态的哥哥,未曾谋面的夫君……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行,必须离开!一秒都呆不下去了!

就在此时,花轿与锣鼓突然就停了下来,外面有些吵闹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一把扯下了盖头,心中想了想,还是走出了花轿。

“哎呦喂!我的新娘子啊!这盖头可是摘不得的!花轿也是万万下不得啊!”

媒婆一见她下了花轿,立刻上前大喊不吉利,连拉带扯的要把她拽回去。可是苏清苒心知这可能是一次逃跑的机会,怎会配合。

“苏清苒!”

“啪!”

一道银鞭从天空掠过,直直的击在长安大街的青石砖上,一条裂痕立时显现。

苏清苒吓得猛一后退,看看脚边的鞭痕,然后抬头。

对面,一身红衣鲜艳如火的女子,姿容美丽,气质高贵,眉眼皆是桀骜。手里甩着长长的银色鞭子,好不威风!方才,喊苏清苒的是她,朝苏清苒甩鞭子的也是她!

“你是谁?”

苏清苒蹙眉,不禁暗道倒霉!这一天的经历都是些什么事啊!

“哼,苏小姐真是好大的架子,不过几日未见,就不认得本郡主了?!还是说,自以为嫁给了乾哥哥,便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可以目中无人了吗!”

红衣女子上前,与苏清苒仅仅隔了几步的距离。她态度傲然,身后跟着几十名银甲护卫,大街上的百姓一看,便知是不好惹的人物。

“新娘子,这是荣王府的琳琅郡主。”

媒婆在旁小声的提醒,苏清苒方才知道这女子的身份。不过,她既然对这个朝代什么都不熟悉,知道她是郡主又能怎样。

“郡主说笑了,今日是我大婚的日子,郡主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是要带着这些兵刃之物来给我添添喜气不成?!还是说,郡主这是……违抗皇命!”

苏清苒一个现代人,骨子里哪有什么尊卑观念,这人对她无礼,她自然也是怼回去的。

琳琅郡主见她不过短短几日,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免疑惑几分,但是也不甚在乎。不管今日如何,这苏清苒今日她都不会放过的!

“少拿皇命来压人,稷哥哥怎会娶你一个身份卑贱的庶女!不要痴心妄想了!”

原来,又是一出痴男怨女的戏码……

2018-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