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苒醒来的第一个反应,不是自己在医院,也不是自己在地狱,而是自己人格分裂了。不然,这满屋子的古董家具,萦绕鼻尖的熏香,究竟是个怎么回事?

“小姐醒了!”

青禾见苏清苒睁开眼睛了,喜极而泣,眼泪珠子就吧嗒吧嗒的落在了床边。

苏清苒脑子尚且迷离,只见自己身处一间颇似古代女子的闺房。房内七大姑八大姨的婆子有七八个,床榻边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梳着双髻,模样乖巧。

“既是醒了,便该穿上嫁衣老老实实!苏小姐若是再出什么幺蛾子,若再动了这剪刀子戳破了嫁衣,怕是我等就要对不住了。“

青禾听到此话,立刻回头,怒目瞪着那刚刚开口穿着青布袄子的婆子,大声愤怒道。

“他宣德王府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平白要你们这些奴才糟践我家小姐!小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苏府上下定不会与你们好过!”

青禾小小丫头,气势却是不输。方才,小姐激愤要拿剪刀剪了那嫁衣,被夺了过去,这些人竟然说御赐的嫁衣比活生生的人还金贵!

那青衣婆子眉眼一斜,翻了白眼,语气轻蔑道:“青禾姑娘,若说奴才,大家谁不是?!你家小姐这般不识抬举,竟还对御赐之物不敬,作践的是她自己!今日这亲不成也得成!拗着脖子便是抬去王府一个死人,那也是众位嬷嬷的事!”

青衣婆子身边还站着一个穿了蓝布外罩的婆子,见状立刻走出来唱红脸附和。

“哎呦喂,可别耽误事儿了。来,小姐刚醒,喝口茶水润润嗓子才是。”

她说着,便端起桌上一杯茶水朝苏清苒走去,却让青禾中途截下。被这小丫头扫了面,她也不恼,退后让茶便是,只是眼神划过那茶水时一抹精明闪过。

青禾吸了吸鼻子,忍住泛红的眼眶,转身将茶递到了苏清苒嘴边,轻言低语道。

“小姐真是命苦,喝口茶水吧。”

苏清苒脑子尚且混沌,唇瓣干裂,自是想也没想便一口饮下。

这是哪里?她为何出现在此处?这眼泪氤氲看着她的丫头是谁?

“咳咳!”

“小姐慢些喝,当心呛着。”

青禾抚了苏清苒的肩背,帮她顺气。苏清苒这时才敢开口询问自己心中疑问。

“这是医院吗?这年头医院都敢上艺术情怀了,就是这医院的护士年龄有些老龄化了。”

“小姐……小姐说什么?”

青禾一下顿住,怔怔的看着自家小姐。

“行了!茶也喝了,人也醒了。闹得不该闹的也都闹够了,该起身了姑娘!”

青衣婆子说完,使了个眼色给身后的几名下等婆子。那几人立刻会意,上前便把青禾拽开,掀了被子要将苏清苒拉下床。

“放开我家小姐!彭嬷嬷,刘嬷嬷你二人这疯婆子!”

青禾大喊大叫挣扎,可她一个小丫头的力气怎能与那些蛮横婆子相比,自是胳膊扭不过大腿。

“你们是谁?再这样,我就要告你们了啊!这是哪家医院啊,还有没有人权了!”

苏清苒身子孱弱,轻易就被人拉下了床。婆子们是用了狠劲儿的,白皙的手腕上几道血红印子清晰出现了。

“宣德王乃当今圣上胞弟,丰神俊朗的天潢贵胄,苏小姐究竟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来人,直接绑了!”

彭嬷嬷便是那青衣婆子,见苏清苒仍旧反抗,索性直接命令。下面的人变戏法似的掏出粗大的麻绳,见状就要往苏清苒身上套!

苏清苒就算再不明情况,也知道不对劲了。心道自己莫非是进了什么黑心医院?挖肾,挖肝的那种?!一想到此,便毛骨悚然,警惕的瞪着所有的人。

眼看绳子就要套上,她慌忙之中咬到一个人的手,死死的揪咬口中那口肉,血腥味儿瞬间弥漫了口腔。被她咬到的婆子惊呼一声,本能就抬起了手,狠狠挥下去。

“啪!”

苏清苒脸颊上清脆的响了一声,火辣辣的疼痛袭来,不得不松开了嘴。可这么一闹,倒是令她暂时挣脱众人束缚,三俩下向前跑去。

“小姐快跑!”

青禾被人掣肘跪在地上,一张小脸惨白。

“还愣着干什么!追!今日这亲成不了,谁也活不了!”

彭嬷嬷一声狠厉呵斥,众人捋袖上前,皆是一副狠像。

苏清苒光脚朝门口奔去,只想快些离开这个不明所以的地方。可是突然,脚下一阵无力软绵,脑袋轰然一阵乱鸣,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

“啊!奶奶个腿!”

妈蛋,摔死了!

倒地的那一瞬间,苏清苒结结实实的大脸朝地,当真是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好不狼狈。

就这么一下,后面的人立刻追上,将她按在地上,揪着她的头发,使力拉拽。

“刺针!”

彭嬷嬷嘴角抽搐几下,眼睛里似是淬了毒沫子,磨了磨牙,狠狠道出二字。

刘嬷嬷犹豫一下,还是使了眼色给手下的人,那些婆子丫鬟立刻从腰间掏出绣宝。

“彭嬷嬷你个老妖婆子!这是对付下等仆役,对付娼妓的毒法子!我家小姐身娇肉贵之人,怎容你这般玷污!”

青禾听到‘刺针’二字时,全身开始颤栗,恨不得上去撕碎了彭嬷嬷身上的每一寸肉!

另一边,苏清苒本就赤脚,当婆子们拿出明晃晃的银针时,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

“苏小姐,对不住了。你这双脚,今日怕是只能落得一个不会走的下场了!”

刘嬷嬷说完,接过银针,命人按住苏清苒的脚,眯了眸子就往她脚指甲盖里扎去!

“啊!”

钻心的疼,尖锐的痛,苏清苒只觉一道电流从脚底击到心间,她忍不住蜷缩颤栗,那种痛,怕是比凌迟还来的磨人。

“滚!都他妈给我滚开!这是什么鬼地方,什么神经病医院!简直他妈一群疯子!”

刘嬷嬷手中动作不停,每一根针,都无比精确的插入她的脚指甲里,抽出的时候,便沾染了血沫子,看的人是触目惊心的!

2018-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