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溪媛咬紧了唇齿,眼眶通红,明明想哭却又坚强地忍耐着,小脸惨白惨白的,定定站着,一只手捂着脸颊。

十足的可怜兮兮,真是我见犹怜。

“凝语,你……”

“我可是真心祝福你们呢。”颜凝语弯起嘴角,双眸中不带一点儿温度,兀地一凝,“毕竟,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周围已经有人反应过来,神色间带着愤怒,小声指责着颜凝语,众人对她越来越厌恶。

她却一点儿也不在意,依旧笑的张扬且讽刺。

“小……小语,”杜雨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习惯地喊了出来,“你……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他神情为难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婚妻子,顿时有几分心疼,忍不住就想要上前。

可是还没有走到颜凝语的跟前,他就被她身后带来的三个西装男给牢牢挡住了,不再让靠近一步。

“杜雨生,我告诉你,现在是我不要你了,你给我记清楚!”颜凝语笑的风轻云淡,随后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夏溪媛,“你也不过是一个接盘侠而已,接收我不要的垃圾!”

夏溪媛的脸色变了变,柔弱出声:“凝语,你别这么说……”

“好了,那就……再见。”颜凝语转身,朝门外走去,“再也不见。”

语罢,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周围的人在西装男的威慑下,没有人敢阻拦她,就连夏母,骂骂咧咧的,却始终没有追上来。

电梯的门慢慢关上,所有的吵杂谩骂都被隔开在了外面,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颜凝语弯起的嘴角一点点下垂,脸色一点点的变苍白。

她靠在墙上,浑身像是彻底失去了力气一般,渐渐滑落下来。

心好痛……

“战斗”结束,失去了继续坚强的理由与支撑,她剩下的只有满满的脆弱。

明明说好的不在意了,不喜欢了,可是,为什么脑海中不停回放着刚进房间所看到的那一幕?

心里就像是被什么给堵着了似的,上不来下不去,难受的很。

她蹲在电梯里,双手抱着膝盖,将脑袋埋进去,终于是再也忍不住地泣不成声。

她还记得曾经对杜雨生说过,如果他的新娘不是她,她一定会来闹婚礼。

那个时候,杜雨生宠溺地摸着她的头发回答,“那我就抛弃新娘跟你走。”

现在,她闹了他的新婚之夜,他却没有和她走。

真的是讽刺。

她的爷爷是退休军长,爸爸是商界巨贾,但门风正直,在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就说过不会为了她走后门,只同意杜雨生在公司一步步历练。

然而,没想到,才过一个星期不到,杜雨生就和夏家大小姐夏溪媛搅在了一起。

就因为他那所谓的仕途,所以要抛弃她吗?更是任由夏溪媛抹黑她,称她是蛇蝎心肠的小三!

呵,最后一次了……她颜凝语最后一次为这个男人流眼泪。

她从来都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这种男人,不值得她浪费情绪!

在回去的路上,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面容姣好,神情冷峻。

颜凝语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所谓惊鸿一瞥,大概就是如此。

……

颜凝语到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整个屋子静悄悄的,她也没有打算开灯,踮着脚尖就蹑手蹑脚地朝房间走去。

就在她的脚刚踏上楼梯的时候,客厅的灯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明晃晃的,有几分刺眼。

“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了?”颜爷爷坐在沙发上,声音严肃,目视前方。

颜凝语身子一僵,心中暗叫不好。

她还以为爷爷不在,可以蒙混过这一关,没想到……

连忙扬起笑脸转过身,硬着头皮走过去。

“爷爷,没去哪儿,就是……出去玩了玩。”她信口编了一个理由,笑嘻嘻地回答。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干什么了。”颜爷爷瞥了她一眼,皱着眉头,拄着的拐杖重重敲了几下地板,提高了音量愤怒道,“上次夏家小姐流产的事情,大家都说是你害的!瞧瞧你干的好事!人家只是碍着我和你父亲的身份才没有在明面上说出来,其实早就在圈子中流传开了!真是丢我们颜家的脸!”

他的双眸中渐渐涌现出一股担心,却又转瞬隐藏了起来,只剩下神情中满满的恨铁不成钢。

颜凝语撇了撇嘴,想要解释,“那个女人流产和我有什么关系?根本就是她自己……”

“好了,你也别再狡辩了。”颜爷爷挥了挥手,打断道,“就你这性子,哪一天我和你父亲不在了,迟早会出事!”

一听这话,颜凝语连忙坐了下来,挽着自家爷爷的手臂,脑袋靠过去,笑吟吟道:“爷爷,您消消气,别说胡话了,你和我爸了都是长命百岁的主儿!”

“你啊!”颜爷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又道,“做事不知道分寸,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个人来管管你了,你现在这个样子,都快嫁不出去了。”

“爷爷,我有点儿听不太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颜凝语一愣,抬起眼眸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家爷爷,“再说了,嫁不出去就不嫁了呗,我就一辈子陪在爷爷您和爸妈身边。”

颜爷爷哼了一声,也不多理会,直接喊来管家,下了命令,“派人帮小姐好好收拾收拾打扮打扮。”

“是。”管家得了命令,恭敬地低着头便转身去安排了。

颜凝语愈发的古怪,“爷爷,这大晚上的,都可以去睡觉了,还打扮什么?”

“一会儿,你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宴会。”颜爷爷抿紧了唇齿,说出的是命令,而不是询问。

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皱纹与沧桑,同样还有睿智与威严。

宴会?

颜凝语只觉得有几分奇怪,具体哪里,却又怎么都说不上来。

她想了想,打了个哈哈,摇头拒绝,“爷爷,我很累了,想去睡觉,这宴会啊,您还是自个儿一个人去吧!”

说着,就起身要朝楼上走去。

颜爷爷朝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手下立刻就明白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几人上前便生生架住了颜凝语的两只胳膊,将她强行带走。

“喂,你们干什么?”颜凝语惊声大呼,不停晃动着身子挣扎,却是徒劳无功。

很快,她就被丢进一个房间,而里面早就有了好几个顶级化妆师等待着……

2017-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