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微风轻拂,有一丝凉意,街道上的人三三两两。

橙黄的灯光映照在帝都酒店大门口前面地上的鲜花爆竹,看起来喜气洋洋的。

显然是白天有人在这里摆了喜宴。

“嘭——”

一名穿着红色连衣裙身材高挑又苗条的女人从一辆宾利上走了下来,重重关上了车门。

随后,三名西装男一同下了车。

颜凝语化着精致的妆容,烈焰红唇,微卷的长发,整个人看起来美的动人心魄却又不失气质。

自信又张扬,充满魅力。

她微勾着嘴角,朝酒店大门口走去。

路过见着她的人纷纷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简直太美了!

颜凝语先是去了前台,然后径直走进电梯,想也没有想就按下了九层。

“叮——”的一声,到了。

比起大门口,这里装饰的更是气派与喜庆,到处都是红艳艳的,象征着幸福的颜色。

可是在颜凝语看来,却只觉得格外的刺眼。

深吸一口气,她抬起脚,向里面走去。

“哒哒哒——”高跟鞋在地面上碰出清脆的声音。

“这位小姐,你不能进去。”

她才走到门口,就被两个面无表情的保镖给拦住了。

她侧眸,微微蹙眉,动了动娇艳的唇:“嗯?为什么?”

“今天这里一整层都被杜家包了,麻烦你离开。”想了想,保镖又添了一句,“要是想住这家酒店,可以去别层的别个房间,不过,你身后的西装男……”

边说着,边朝她身后看了看。

“哦,这样子啊。”颜凝语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辜又天真的模样,“那如果,我一定要进去呢?”

两名保镖不自觉在心中暗叹,这个女人真是生的美,比起今天的新娘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没有……”

保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在下一秒,三名西装男自觉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夸向前一步,动作迅速地将两名保镖给打晕了,然后顺势拖到一旁,不让人轻易发现。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又利落。

颜凝语轻轻瞥了他们一眼,挑了挑眉头,随后再没有任何阻碍地朝最里面的总统套房走去。

站定在门口,她吹了吹刘海,勾唇一笑,掏出刚刚从前台连哄带骗得来的房卡,放在感应器上。

“滴——”的一声,房锁自动打开。

“嗯……不要碰那里啦,哎呀,讨厌……啊……咯咯……”

从门缝中漏出一阵细弱的娇笑声。

“你这个迷人的小妖精……”

男人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愉悦与兴奋。

显然里面的两个人正玩的欢快。

颜凝语眯着眼睛,不过几秒功夫,便直接一把将门给推了开来。

房内的两个人听见声响,立刻转过头来朝这边看。

见到来人,两个人的神情一僵,随后变得五颜六色的很精彩。

有惊恐,有害怕,有……

只是,下一秒,杜雨生下意识地就起了身,没有再继续下去。

“哟呵,不好意思啊,好像来的很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的好事?”颜凝语扯了扯嘴角,轻轻一笑,双手交叉抱胸,就这么定定站着,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

房间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起来。

夏溪媛连忙将被子裹住光裸的身体,紧紧抿着下唇,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门口的女人,一脸的不知所措与愧疚。

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惹人怜惜。

她想了想,下了床,走过去,想要抓住颜凝语的手,无辜轻声问道:“凝语,怎么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颜凝语反应很快地侧过身子,躲掉了触碰,后退一步,冷笑着打断道:“别碰我!”

杜雨生这个时候也回过了神来,同样裸着的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小语……”

“不好意思,杜先生,我们现在似乎没有这么熟到你可以这么喊我的吧?”颜凝语的目光转向他,没有一点儿退缩,满眼的冷漠,“当你做出这个选择,你就应该要想到会有今天这种时刻!既然你觉得你的前途比较重要,那我们之间就已经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了,麻烦你以后叫我颜小姐,可以吗?”

面对这样的质问,杜雨生动了动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叹了一口气,脸色很不好看,低垂下眼眸,神情黯淡。

他的双拳死死握住,越收越紧。

就在这个时候,听见动静的夏母和一众客人都赶了过来。

夏母一见到颜凝语就咬牙切齿,从人群中冲到她面前,指着她的鼻子,恶狠狠道:“颜凝语?你怎么会在这里?”

“妈,你别这样……”夏溪媛弱弱地想要拉回夏母的手。

夏母一把抽了出来,扑过去重重推了推颜凝语,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这个小三!三番两次挑拨我女儿和女婿的感情,今天是新婚之夜你竟然还要来破坏?你还是不是人?有没有一点良知?”

颜凝语踉跄了一下,险些没有站稳,她昂高了脑袋,丝毫没有畏惧。

“嘿,那个女人是谁啊?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年轻的男客人忍不住和身旁人交头接耳,目光直勾勾地打量,一脸的兴奋。

“漂亮有什么用?”有人嗤笑一声,回答,“还不是一个小三!”

“之前说的对杜雨生死缠烂打的女人就是她?明知道杜雨生已经有女朋友夏溪媛了,还一直勾搭他的那个小三?”男人惊呼道,随即满眼的鄙夷。

“是啊,所以说,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光有外表,内心却丑恶的女人?人品不端正,长得再怎么天使都没用!”

客人们窃窃私语,对颜凝语指指点点。

其实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她刚好能够听得到个大概。

可是,她的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冷眼旁观这一切。

勉强穿戴好的夏溪媛从卫生间走出来,站定在颜凝语的面前,脸色苍白,轻轻抿了下唇,柔弱道:“凝语,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就当作没发生,我希望你可以在今天这个好日子里祝福我和雨生。”

看起来很真心诚意。

颜凝语的目光牢牢锁在她的脸上,抓不住一丝的破绽,突然,她勾起嘴角一笑,满是轻蔑。

紧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扬起手,狠狠地给了夏溪媛一巴掌。

“啪——”

夏溪媛的左边脸颊瞬间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没有人料到,所有人都愣住了。

沉默,仿佛连空气都安静了下来一般。

“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祝福,怎么样?喜欢吗?”颜凝语冷笑一声,吹了吹自己有些发麻了的手掌。

2017-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