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成回去后玄宗才淡淡的道:“如果他知道是你发现的必然要追问你是怎么发现的。”

钟默青笑眯眯的点点头,声音甜软:“谢谢玄宗哥哥~”钟默青卖起萌倒不觉得别扭,因为做杀手有的时候也是要伪装自己的,所以钟默青毫无心理压力。

玄宗也没有再回话,下半夜就这么平稳的度过了。

第二天天刚泛起鱼肚白段成就把众人喊醒,一人发了一包压缩饼干,两人发了一瓶矿泉水,众人草草的吃完早饭,就重新上路了,而昨晚守下半夜的人则上车补眠,钟默青精神倒是不困,但是身体却是受不住了,心里想着找着空一定要好好的锻炼这具身体,钟默青就在玄宗的怀里睡着了。

玄宗用自己的外套把钟默青盖住,也闭着眼睛休息,后座的关清眼神明晦不定的紧盯着玄宗的椅背,好似能透过椅背看到玄宗怀里的钟默青一般,脸色黑的媲美锅底。

车队行驶了半天,正午太阳正毒辣的时候,段成缓缓把车停了下来,后面的人虽然不解,不过也把车停下。

关清不明所以的看着段成,轻声问道:“为什么停下了?地图上显示过了这个路段,前面就是一片树林了,如今白天太阳越来越大,紫外线越来越强,我们应该尽快赶到树林里。”

段成点头道:“我明白,不过前面有个小姑娘倒在路边,我要下去看看。”

关清瞬间无语,她不知道段成是感知到前面有个异能者所以才停车,只当他又圣母了,再加上段成是队长,她也没有权利阻止段成的决定,便让段成快去快回。

段成应了一声,想了想还是拍了拍副驾上的玄宗。

玄宗缓缓睁开眼转头看着段成,段成指了指车外:“玄宗你和我一起下去看看吧。”

玄宗没有出声,不过也没有拒绝,而是抱起钟默青打算把她留在车上,不过钟默青早在车停下的时候就醒了,回想了一下墨倾的记忆,钟默青知道这外面躺着的是谁,便拽紧了玄宗的衣服道:“我也想出去看看。”

玄宗看眼车外毒辣的太阳,正要拒绝,段成却是一口答应了。

“带上她吧,恐怕以后想出去只会更难更危险,不如现在让她看看吧,不过你要把自己裹好点。”段成的眉宇间有些许哀伤,就像是真的是想让钟默青在勉强可以接受的太阳下最后一次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一样。

不过钟默青知道,段成只不过是觉得两个异能者陪他下去他的安全会更有保障罢了。

既然段成都答应了,玄宗也就没有再拒绝,而是把钟默青裹好抱在怀里。

玄宗之所以抱着钟默青,是因为钟默青是光着脚的,而外面的地表温度,哪怕他们穿着鞋,也是烫脚的,他自然不会让光着脚的钟默青自己下地,但是关清却是不管这些,看着钟默青的眼神宛如蛇蝎一般阴毒。

三人下了车朝那个倒在路边的消瘦身影走去,段成蹲在那人的身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呼吸虽然微弱,但是确实是有的,段成松了口气,一把抱起那人转身便往回跑。

钟默青被玄宗抱在怀里,双目却是紧盯着段成怀里的女孩,嘴角微微勾起。

——欢迎来到地狱,杜陵。

当夜晚再次降临的时候,车队终于赶到了地图上的那片树林,不过车子却是开不进去,段成便让大家用车子围成一圈勉强当做遮挡,然后集体下车进入树林。

“木系异能者迅速做些吊床出来,明天我们就不赶路了,全员修整一天。后天再一天我们就差不多可以到达最近的安全区了。”段成一边下令让木系异能者做几个吊床出来,一边告诉担惊受怕了许久的众人一个不错的消息。

在所有人都在欢呼的时候,钟默青却冷笑连连,想进入安全区,是要上交一部分物资的,个人只要上交自己物资的百分之五,但是小队就要上交百分之四十,而且人越多要交得越多!如果段成的队伍异能者占大部分,段成也许会咬咬牙交了,但是段成现在的队伍,普通人比异能者多了快一倍!

这倒不是段成自己愿意收纳这么多的普通人,只是收纳异能者的时候,这些异能者总有家属朋友的,或者正巧身边有人,作为一个伪善的人,段成当然不会只收纳了异能者不管其他人,这才一并收了。

而等到后天,他们接受检查进入安全区的时候,就会得到要上交物资的通知,上一世段成知道这个消息后就非常“为人着想”的让小队里的普通人先离队以个人的名义进入安全区,不过后来这些普通人就没有回来过了,这一世,钟默青并不打算改变这个结果,所以也不会改变。

只不过看着段成虚伪的嘴脸,钟默青很期待她亲手把这幅嘴脸撕下来后,段成会是什么模样。

心脏突然跳的有些快,身体里的血液沸腾着,情绪前所未有的高涨,钟默青挑起嘴角笑了,是么~是这样啊~你也很期待吧,墨倾。

在木系异能者们编织吊床的时候,杜陵幽幽转醒了,第一个发现杜陵醒过来的还是关清,关清似乎是打定主意要让玄宗看到她贤良淑德富有爱心的一面,从段成把杜陵抱回车上后,就主动要求自己来照顾杜陵了,这会儿杜陵枕着关清的腿,稍一动作,关清就发现了。

关清轻轻撩开挡在杜陵脸色的碎发,柔声道:“你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杜陵听到有人在说话,但是却听不真切,她浑身都火辣辣的痛,特别是背上,更是疼痛难忍,痛到她出现耳鸣头痛抽搐的情况,但是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连呻?吟都不能!

关清等了半晌没等到回复,只等到枕在她腿上的小丫头浑身抽搐冷汗淋漓,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接着就焦急的道:“玄宗你快来看看!这个孩子情况不太对!”

钟默青再次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杜陵就算真的不对劲,你也该叫段成,你叫玄宗有什么用,玄宗又不搭理你,多尴尬。

果然,玄宗没有理会关清,而是转头看着段成道:“段成,你去看看吧,毕竟是你带回来的。”

段成点点头,快步过去了,心里却是不爽起来,这个关清明明知道自己才是队长,出了事竟然先喊玄宗,到底几个意思!不过不爽归不爽,段成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而是十分焦急的蹲在杜陵的身边检查她的情况。

其他人也许不知道杜陵是怎么了,但是钟默青是知道的,杜陵这是在觉醒异能,再加上白天在太阳下暴晒,重度灼伤,虽然钟默青没有体验过觉醒异能的痛,不过看杜陵都都成筛子了,绝对非常不好受。

其他人看到杜陵的反应都开始担心心疼这个小姑娘,只有钟默青面无表情的坐在玄宗身边,如果你蹲到她面前,还会看到她眼里的快意,只不过下一秒钟默青便微微皱起眉来,墨倾的记忆里,杜陵熬过这一晚的折磨后,就会觉醒特殊系的治愈异能……

“啧,便宜她了。”钟默青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玄宗低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最后还是没有问她那句话什么意思。

2017-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