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宗看着钟默青答道:“因为会有危险,会被别人利用。”玄宗说的认真,一点没有自己是在和八岁小孩说话的觉悟,虽然这个八岁的小孩只是外表是,灵魂已经不是了,不过玄宗对这个是毫不知情的,而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一个八岁的孩子说这个,钟默青只能再一次感慨,这么正直的男人到底为什么和段成他们混在一起了。

钟默青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歪着头问玄宗:“你为什么不觉得我是骗人的?毕竟我才八岁呀,末日也才刚爆发没多久,我的异能等级就五级中阶了,一般人都会有疑惑或者不信的吧?”

玄宗这会儿却是转回头去,声音依旧毫无起伏的道:“等级的高低和年龄的大小末日的长远并无关系,只要你的精神力越高,等级就越高。”

钟默青有点惊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玄宗竟然现在就知晓等级的提升是和精神力有关了。不过鉴于自己现在是个‘八岁的小孩’,所以钟默青只能按照‘八岁孩子’的思维继续追问:“那你为什么相信我呢?妈妈常说不能相信陌生人说的话,哥哥你这么容易相信别人没有问题么?会被骗哦?”

钟默青其实算是变相的提醒玄宗要小心段成了,不过玄宗有没有听懂她就不知道了,她只知道在她说完以后,玄宗异常认真的回答道:“因为我相信你。”

钟默青心情有点复杂,她以前是杀手,一个朋友也没有,唯一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还是枚棋子,而她作为一个杀手,自然是不会有人对她说“我相信你”这样的话的,即便有,也是因为她的身份,因为她的职业,因为想要她完美的完成任务,可是玄宗显然不是因为前面的任何一个原因,他只是相信‘墨倾’而已。

这让钟默青在心情复杂之余还有点疑惑,因为作为一个杀手,在没人相信她的同时,她也不相信别人,所以她不能理解玄宗这么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转念一想,这个陌生人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一个八岁的孩子是没有无故骗人的理由的,所以反而更容易相信么……

钟默青就这样一直走神,不过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钟默青即使思想在神游,身体还是本能的警戒着四周,所以当第一只丧尸刚刚出现,离他们还有百来米的距离的时候,钟默青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

钟默青默不吭声的转头盯着漆黑一片的车队外围,伸出手,掌心上跃起一株小火苗,正在渐渐地变成大火球。

玄宗顺着钟默青的视线看过去,视力极好的他在有了异能后视力更是提升到一种恐怖的地步,即便四周一片漆黑除了段成身边的小火堆一点光源也没有,玄宗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远处的那只丧尸,下一秒,玄宗也进入了戒备状态。

钟默青手里的火球已经变得和保龄球一般大小了,为了不让段成起疑,钟默青挥了挥手消散了围绕着他和玄宗转圈的小火球,只留掌心的那颗火球,钟默青还发现除了这一只丧尸以外,在她的两点钟方向还有四只丧尸正在靠近,十点钟方向还有五只……钟默青没有把自己发现的情况告诉玄宗,因为她现在可是“八岁的小女孩”,就算异能等级很高,但是她又不是变异的感知……对啊,她可以说她是变异的感知异能者!反正他们也查不出来她到底有没有这个异能!

于是钟默青就把她的发现告诉了玄宗,并且补充道:“车队里应该有人受了伤或者身体状况比较特殊。”

玄宗倒是没有问她为什么会知道,只是掌心渐渐地浮现一颗带电的水球。

钟默青在心里分析了一下,从墨倾的记忆来看,末日初期的丧尸行动迟缓,没有视觉,但是嗅觉和听力却异常发达,不科学到了极点,不过……

钟默青看了眼掌心的火球,觉得再不科学也能接受了。

终于,在第一只丧尸距离车队的尾车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时,钟默青把手里的火球甩了出去,与此同时,玄宗也把手里的水球扔到了十点钟方向。

丧尸是没有痛觉的,因此即便被火球点燃了整个身体,即便被带电的水球电到浑身发出烧焦地臭味,它们还是缓缓的前进着。

只是还没等它们碰到车门,就化成了灰烬。

钟默青点了点头,异能者的火果然和普通的火不一样,普通的火是不会烧的这么快这么干净的。

在玄宗和钟默青消灭了六只丧尸后,段成他们终于发现有情况,不过不等他们有所动作,钟默青就又甩出去一枚火球,解决了最后四只丧尸,然后又凝聚了一枚火球围着他和玄宗转圈圈,只是这枚火球比之前那颗小多了,只有拳头大小。

段成看到那拳头大小的火球,再看看被烧成灰的丧尸,只认为钟默青是异能所剩不多,不能凝聚更大的火球了,心底虽然震惊于钟默青竟然这么厉害,不过到底是没有怀疑其他东西,段成走到了玄宗和钟默青的身边,脸上挂着感激的微笑:“这次多亏玄宗和墨倾小丫头了,不然我们可能就遭殃了,对了,你们是怎么发现有丧尸的?”

钟默青本来想把这件事推到玄宗的身上,不过在钟默青开口前玄宗就把这事揽过去了。

“我晚上的视力比白天更好。”言下之意就是这些丧尸是他因为视力太好发现的。

段成不疑有他,毕竟这里就玄宗和钟默青两个人,只能是玄宗发现的了,不然难道是钟默青么?段成笑着拍了拍玄宗的肩膀,又道了一次谢,然后回到火堆旁了。

2017-2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