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八点正是上海交通最拥挤的时候,公交车内人挤人,连一点空隙都没有。多年在上海公交车上的摸爬打滚,我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对这一切荣辱不惊。

刚到办公室,椅子还没坐热,总编便召开了会议。

会议室内,总编黄先生泛着吐沫星的说着最近的业绩等等,脸上是不可抑止的愤怒。过了好一会儿他停了下来,正当我以为要解放的时候他却重重的砸了我一锤子。

“我听说明天上午顾以铭要回来,你们谁要去?不用我说大家一定都知道他现在在美国发展的如鱼得水,这次回国发展我们一定要挖到一条独家新闻。”黄先生顶了顶眼镜,看向我说道:“纪十禾,我看这次就你去吧。你年轻,体力又好,做事肯定麻利点。”

我就搞不明白我年轻跟跑新闻有个毛线关系。

我刚想拒绝这次的新闻,便看见黄先生摆着一张资本家的脸对着我说道:“纪十禾,这次如果采访成功的话我就给你放一个星期的假。相反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卷卷东西离开这了。虽然你在这里工作有几年了,但是我们绝不请没有能力的废物。”

我一听他这么说立马歇菜了,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会议刚开完没多久,苏维拉的电话就接踵而至。还没等我说上一句,她就用不亚于珠穆朗玛峰高度的声音对着我说道:“十禾,告诉你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什么消息?”我有声无力地说道,声音跟腌缩水的大白菜一样。

“我刚上QQ便看见跳出来的消息,据说是顾以铭要回来了。”即使苏维拉不在我身边,我依旧可以想象出来她现在眉眼飞扬的模样。

“噢。”我懒懒的应了声。

苏维拉一听我这声音,立马不高兴了。“纪十禾,你这货的该不会昨天又熬夜赶稿了吧。没关系,你要是没听清楚我就再说一次。顾以铭那家伙回来了,你激动吗。”

我揉了揉耳朵,对着电话说道:“我今天早上就知道了。我们公司要去挖新闻,而我正好很不巧的摊上这事了。”

苏维拉估计也被吓到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说道:“纪十禾,你脑壳没被门挤坏吧。让你去采访顾以铭?”

我“嗯”了声就没再说话。

紧接着我便听见苏维拉的声音传来,她说:“你还用采访他吗?你放在那就绝对是他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新闻。”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电话吼出一个“滚”字便挂了电话。

苏维拉是在我午休的时候来找我的,她戴着太阳镜,波浪卷的长发随意的盘起。一见到我便“啪”的丢给我一包文件。“顾以铭这几年的经历,从出道到现在我全给你打印出来了。我估摸着你这几年也不怎么留意他的消息,怕你没时间恶补就先给你弄出来的。”

我揉了揉刚被砸到的胸部,抱怨道:“本来就够小了,你还砸。”

苏维拉摘下眼镜,轻蔑的扫了一眼我的胸。“纪十禾,你再怎么揉你胸也不会变大的,认命吧你。”

瞪了她一眼我打开文件包,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顾以铭那张漂亮的脸。他抿着唇,眉头不高兴的皱着。穿着黑色的西装,高贵的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人物。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原以为我已经强大到可以直视他的一切。但是却没有想到,仅一张他的照片便让我难过的无以复加。我抿了抿嘴唇,掩饰掉内心一闪而过的难过,对着苏维拉笑道:“真没想到他现在混得这么好啊。”

苏维拉白了我一眼,“纪十禾,你就装吧,继续装,我看你能装到多久。”

“我又装什么了啊我。”

“顾以铭啊。”她有些不屑。“别以为我不知道,就你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过我?”

“噗……”我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苏维拉,我能不能拜托你别这么神经啊。虽然我知道你已经因为写剧本把整个人弄分裂了,但是你也不要想太多成不成!”

“我才没有。”而后她又略带担心的问道:“纪十禾,你确定你能够去采访顾以铭?”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或许他早已经不再认识我了。虽然我的长相跟以前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当他经历过那么多的名媛美女之后,又怎么会再记起我这张平凡无奇的脸孔。

第二天早上当我赶到机场跟摄像师会合的时候整个机场已经被顾以铭的粉丝包围的满满当当,到处可以写满顾以铭名字的横幅。

我一看到摄像师便赶快的迎了上去。

他一看到我便马上的教训起来。“纪十禾,你怎么到现在才来?你看,好的地方已经全被其他杂志社的人给占满了。”

我心里那个委屈啊。我哪想到现在就有这么多的人?明明是十点到的飞机班次,但是现在才七点就占满了人。

摄像师看我不说话倒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用眼神寻找着好一点的地理优势。

十点过了十几分钟后,当我还低着头整理东西时便听见一万分贝的叫喊声。刚抬起头准备看清楚怎么了,便听见摄像师对着我喊:“纪十禾,快一点,顾以铭出来了。”

我一听立马把东西往包里一塞,准备发挥我大学时抢座位的英猛。

我一想到只要我能抢到新闻就能保住我的饭碗,我便更加卖力的往前面挤。

顾以铭出来的时候我正好挤到了前面,一抬头便看见他的侧脸。抿着唇,侧脸的线条依旧柔美的跟希腊神像一样。

虽然他的周围有很多的保镖,但是依旧没能敌得过这么多人的夹攻。不一会儿,我便看见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但是却依旧好看的要命。

不知道什么时候摄像师也冲到了我的旁边,正对着我喊:“纪十禾,你还不奋力点。要不然等顾以铭走了,回去你我都没好果子吃。”

我一听立马反应过来,二话不说得捂着包往顾以铭的地方挤。

可还没等我挤过去,就有个四十几岁的外国男人用蹩脚的汉语大声的说着:“请各位稍安勿躁,我们下午两点会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到时候我们不仅会欢迎你们的到来,更会一一地回答你们的问题。”

尽管这个类似于顾以铭经纪人这么说,但是娱记的力量还是不可小觑的。

那一霎那,闪光灯四处照耀。看着那些闪光灯我突然有些恍惚,我想现在的顾以铭跟我完全不一样了。

下午两点,我坐在酒店发布会的现场内。

早上飞机场的事件因为出动了机场的保安管理人员,到最后就变得有点不了了之的意味。中午的时候黄先生下达指令,必须得挖出顾以铭的一条独家,否则我就不用再在这家杂志社混下去。

顾以铭一出现,闪光灯又立刻的闪了起来。

他朝所有的记者们优雅的弯下腰,然后坐在台上最正中的位置。他的嘴角噙着笑,但是在他的眼睛里我却看不到一丝的笑意。

在苏维拉给我的文件包里,我了解了顾以铭这五年来的一切。

他在美国留学后偶然被星探发现,邀请他出演了一部MV,此后一炮而红。成名以后,他与大大小小的女演员,女模特传出绯闻,但是他却一概没有回应。

更有记者拍到他与一女演员深夜在酒店开房。

这五年来我刻意的忽略掉所有关于他的一切,有时候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他的时候便会立马的转台。可是现在现实轻易的被击垮了我虚构的臆想,我终究还是又在碰见了他。

只是这一次,他过了我不认识的五年,我也过了没有他的五年。

2018-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