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夏日黄昏》的新闻发布会,我拿着从苏维拉手里顺到的两张票顺利入场。昏暗的灯光配合着电影煽情的音乐,我不禁在心里想到苏维拉这货一定又分裂了。

找到座位号,刚坐下就看见前排的女人回过头,配合着这样的灯光倒也有点惊悚。就在我想要挥手给她一巴掌的时候,就听见苏维拉高亢的声音。

“纪十禾,你这货又脑残了是不是!”

再仔细地看了看,我才发现面前这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是苏维拉。悬在半空中的心迅速的降落到一个安全的位置,我吁了一口气说道:“大姐,不带你这么扮鬼吓人的。”

“我吓你妹啊。”苏维拉白了我一眼,“老娘等会可是要上台的。”

“噗……你上台干嘛,插腰大唱《自由飞翔》吗?”

苏维拉咬牙切齿地看向我,说道:“纪十禾,你信不信我现在撕烂了你的嘴,还有人帮我把你扔出去。”

我一听她这么说立马狗腿的凑上去说道:“信信信。女侠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小的下半辈子的生活还靠你指望呢。”

她“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可声音还是从前排传了过来。

“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等会发布会结束后主演明晓会单独留一点时间给你做采访的。”

我心上一喜,恨不得立马扑上去给苏维拉一个熊抱。

我是娱记,一个25岁还没人要的剩女娱记。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明星名人的会出现的地方蹲点,然后没日没夜的把稿子赶出来。双休都没有,只要领导一声令下就得屁颠屁颠的赶到有料可爆的地方去。

而我的好朋友苏维拉则是编剧,每当有她编剧的电影上映的时候她总是会第一时间帮我联系到主演,让我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

苏维拉是非典型的上海女孩。性格开放,跟当年刚考到上海的我一拍即合。从此我们俩个便在偌大的校园内张牙舞爪,狼狈为奸。

大学的时候我和苏维拉一样学的都是服装设计。

可是并不是每个人最后所选择的工作都能是自己想的。苏维拉做编剧是因为她喜欢,而我做狗仔则是现实使然。没有人明白我是多么的讨厌这一份工作,就连最了解我的苏维拉都只知道我是不喜欢,仅此而已。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跟苏维拉一样出生在上海的话,那么我应该不会为了每个月的水电费生活费而放弃掉自己的梦想。

可惜我不是苏维拉,所以我仍旧只能是为了生活而奔波的纪十禾。

凌晨两点,当我把word里新闻稿的最后一个字敲下的时候QQ上突然跳出了一条消息。

原本想直接把窗口给叉掉,但是却在看见顾以铭那个名字的时候停下了鼠标。QQ里单独一栏里安静地躺着的那个头像一直都是灰色的,似乎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再亮起过。

工作的这几年来朋友同事之间的联系工具已经变成了MSN,可是我却依然还是会登起用了许久的QQ,我想或许某一天我还是会看到那个头像的亮起。

或许一言不发,或许是说上那么一句的“好久不见”。

而现在当我看着头像里那张熟悉的脸,我的脑海里突然不断涌现出各种各样的片段,带着回忆特有的泛黄的光泽。我想着想着忽然就泪如雨下。

顾以铭,我曾经以为离开了你整个世界都会崩塌,可是你看如今,我依旧还是活的好好的。原来我们谁少了谁都不会死掉,原来我们并不是真得非彼此不可。

2018-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