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塚雷雨夜悲歌

北国寒星

8.0 (0人评)
连载
0字 | 5次阅读
苦恋暗 别后重逢 老师 悬疑

荒冢雷雨夜悲歌 半夜,他被一声低空炸雷惊醒。 想起了当晚发生的倒霉事。 在雨前,他急忙逃离夜钓场,途经墓地时跌了一跤,失落一部天翼手机。 那是亡妻留给他的遗物,虽然只能通话和发短信,但是,女儿給他的小米手机,都无法取代它。 那部手机的响铃,是周冰倩首唱的《真的好想你》,那首抓心挠肝的歌曲,总是让他想起英年早逝的爱妻….. 这会儿,他打开小米,给天翼通话。在雷雨声中,隐约传来“真的好想你!”的颤音,如泣如诉,柔情百转。 他好心疼:他担心在暴雨中,手机零件会报废;他担心手机没电,发不出声音来,无法去寻觅…… 深夜十二点,他又用小米给天翼通话,那部沉溺于泥水的手机,还在哭泣着“真的好想你”。 他一忽身起床,穿雨衣、拿雨伞,决定连夜冒雨,循声去寻找手机。 雨越下越大,雷越来越响,雨伞撸杆,雨衣飘飞,他变成个落汤鸡,在天地间游泳。 凌晨一点半,他在雷雨声中,又给天翼通话,手机还在哭泣:“真的好想你!”,随后,传来急促呼吸声。 “您的手机没丢!深更半夜,它把我吵醒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毛骨悚然,不知是自然的谐音,还是巧合的缘分,那是他有点耳熟的声音…… 他一路上,心中有些发毛,他前行的目的地,不能不让他心生恐惧。那是一片荒草丛生的乱坟岗,而且又在深更半夜的时分,还是个霹雳闪电的雷雨天…… 此时此刻,有一个女人,正站在乱坟岗的一棵歪脖树下,落汤鸡似的浑身簌簌发抖。 她一双眼睛和整个心思,都倾注在手心中那枚小小的手机,她巴望着屏幕再一次闪亮,随后响起“真的好想你!”那凄切的歌声。 这既是她热切的希望,又是她排除宛如黑夜般无边恐惧的心理措施。她盼望丢失手机那个人快点儿来,并且那个人就是她朝思暮想苦苦等待的人。 她与他,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她刻骨铭心地惦记着他。 一年前的夏秋之交,她带着三岁的儿子,在通往高速公路南口的240次公交车上,遇到一个钓鱼人,看样子五十来岁,皮肤黧黑,五官端正,年轻时定是个黑珍珠般的美男子。 他与同座,而且她也有钓鱼的爱好,本想同他谈谈钓鱼的事儿,但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好意思主动搭话,倒是她那个可爱而又顽皮的儿子,开始替她公关了。 她那个小男孩儿,生得十分可爱,白白净净的脸蛋儿,笑起来现出两个小酒窝儿,一双大眼睛很有神儿,活像两汪葡萄水,特别讨人喜欢。 他先是冲着他笑,随后,来竟然用他的白胖的小手,抚摸他黝黑铮亮的手背。 他的妈妈发现孩子的动作,连连道歉说:“这孩子真烦人,总是自来熟,对不起,大哥!” 在她道歉的瞬间,他认真地看她一眼,她从他的眼神儿中,似乎看出他的惊讶和赞许。 他把孩子的小手握在掌中,说道:“这孩子真可爱,我喜欢!” 她娘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同样的眼睛,同样的酒窝,同样的白皙,同样的天真……如果小男孩儿,可用英俊可爱来夸奖的话,那么,她的妈妈,就应该用俊俏靓丽来赞扬。 “他这么喜欢我的孩子,那他对孩子妈如何呢?”她这么胡想着,心有些乱。 240公交车快到终点时,那女人问司机:“师傅,请问:到高速公路入口,在哪站下车呀?” “你坐错车啦!去高速的路,早就封死了,在哪站都不对,回去坐351吧!”司机回答时,有些粗鲁。 “呃呀,那可咋整啊?还等着接人呢!”她颇感为难地说:“不是水库边上有条小路可以到高速入口,您知道吗?” “不知道!”司机明显地不耐烦了,“嗨,告诉你回去吧,一个女人抱个孩子,在荒郊野外,游荡个啥呀!” 司机的态度虽然粗暴些,但是,他的话也不无道理。那里是人迹罕至的郊外,一个恶性案件频发区,而且不容忽视的,那个小男孩儿那么可爱,男孩儿他妈又那么漂亮,这能不增加危险系数吗? 她要找的那条小路他知道,但是,由于下面的原因,他并没有立即告诉她:“我知道。” 那条路很偏,是一条高低不平的土路,平时一天也没有几个人经过,经过的多半是捡破烂的和下地干活儿的,以及像他那样的闲来无事到湖边垂钓的人,一般穿着稍微体面一点的年轻人,谁也不肯在乌烟瘴气的土路上,风尘仆仆地赶路。 那条路很险,是一条很不太平的邪路,曾经是劫财劫色恶性案件的高发区,除了无钱无色的老丑人员,放心大胆地通过外,有财有貌的中青年人,都不免有些提心吊胆…… 他生性爱冒险,一生中也多次历险。他的顾忌,不是一般意义的胆小怕事,而是另有深层次的原因和长远的忧虑。 他一向是自我感觉良好,对自己人缘特有自信的那种,他天性善良,对人的关心,具有绝非常人可比的真诚和细致。 这不是他自作多情、自吹自擂、自以为是,而是他近乎病态的温情所致,有些人和事,他不过问则已,一旦过问,就当作心事,认真对待,完全彻底,由此派生出感人至深的人格魅力,更令他本人忧虑——他是个中年丧妻发誓不娶的男人。 从表面看来,或者就事论事,这是当好人、做好事;可是,从长远看,从实效看,却未必如此,经常引发意想不到的恶果——这让暗恋他的女人感到精神痛苦。 他的这种心态,可能旁人很难看懂,甚至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种近乎病态的柔情,无论对人对己都贻害无穷! 近来,这种心态有增无已,我特别惧怕同女人交往,尤其是为女人排忧解难的事,能躲就躲,眼不见心不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终点站,抱小孩儿的女人下车了,她茫然四顾,愁容满面,他的“铁石心肠”有些动摇,他很想说,跟我走吧,我知道那条路。 她看他一眼,明知故问地说道:“大哥,您去钓鱼呀!” 她本来再加上半句话,他的“铁石心肠”就土崩瓦解了,可是,她没往下说。 “啊,钓鱼!”他答道,转身就走,再没说什么。 到湖边钓场,得先走一段高台路,那是紧贴一幢大楼院墙外的小路,路很窄,只有半米宽,路旁就是一条一丈多深的壕沟。雨天路滑时,胆小的人不敢走,稍不小心就滑到深沟里。 他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回头一看,不由得心头一颤:那女人竟然悄悄地跟来了! 她一不小心,被横在路面上一根木棍拌了一下,她本能地向墙边一倾,用身体护住孩子,她的头在墙上磕了一下,她叫声:“大哥!” 这时,他再也不能置之不理了,他返回身走到她身边,问她:“碰着头了吧?” 她说:“不要紧!大哥,这条能到高速入口吗?” “能,只是不好走!”他说,“司机说得对,那不是你们年轻女人走的路!” “我不怕,我能吃苦,我胆子大!”听这口气,绝对不像她这样漂亮女人说的话。 他一看,她赤脚穿着二寸厚跟凉鞋,不禁眉头紧锁,暗自思忖:“穿这种高跟鞋,怎么走前面那条三里多崎岖不平的土路哇?抱着个大胖小子,一会儿脚出汗,直打滑哧溜,就等着摔筋斗吧!” “路还挺远的,不好走,你穿这种鞋也不行啊!”他想到鱼具兜里一双没上脚的新布鞋。 那是女儿从美国买来的,是男女两用的便装布鞋。因为这双鞋,父女俩曾暴吵一架。 原因之一是,价钱太贵,相当于人民币四百元;原因之二是,款式太怪,鞋后跟抠个三角形的空穴。 女儿说爸爸老土,在国外这种鞋很时兴,青年男女都喜欢穿;临了,他屈服了,答应穿,只是不在闹市穿,决定钓鱼时穿。可是,一到水边儿,又舍不得穿着新鞋,去跋踏泥水,于是乎这双布鞋,就一直原封不动地放在渔具袋里。 “那咋整啊?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上哪儿去弄双鞋呀!”她嘴一撅,又爽朗地笑了:“也怪我,穷嘚瑟!不就是见个半大老头吗?还臭美个啥呀!?” 听她的话,她好像去相亲,而且很可能还是个年逾花甲的初老男人。 “他是谁?长得什么样?有多大年龄?”他情不自禁地想着。“关我个屁事,眼下燃眉之急是,得解决她穿鞋问题!” 他刚吞吞吐吐地说出那双鞋,她眼睛一亮,自来熟地说:“好哇,有救啦!快快拿出来,我试试!” 他从精致的软包装取出那双新鞋,她顿时傻眼了,喊着:“哎呀,妈呀,这么新,这么高档!这种鞋,我听说过,很贵呀!这我可不能穿哪!” “为什么?”解释道:“那是新鞋,没上过脚!”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不穿呢!”她红着脸说:“我没带袜子来,光着脚穿过的鞋,别人以后还怎么穿哪!我是汗脚,那个味呀,连我自己都烦!” “没关系,穿吧!”他安慰说,“真的没关系!” “什么叫‘没关系’?”她不解地问。 “没关系就是‘没关系’,就是不在乎的意思!”他平静地说。“先试试吧,” 他递给她一块湿巾纸,她擦擦脚,嘴里嘟囔着试鞋,不大不小,正合适! 她千恩万谢之后,问我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大哥,家里还有什么人哪?” “孩子都在外地工作,”他故意说得很平淡,不再涉及别的。 “大哥,你很喜欢钓鱼吗?”她扭转了话题。 “很喜欢!”我答道。 “您是钓鱼高手吗?”她问道。 “不算,但是,还行,懂得点门道儿,”他答道。 “有机会的话,我可要鉴定一下呦!”她说这话时颇有几分得意。 “这么说,你也会钓鱼喽?”他惊异地问。 “您应该把‘也’字去掉,就剩下‘会’了!”她不动声色地说,“不瞒您说,小妹打过全国钓鱼比赛,还拿过名次呢!” “啊,遇到高人啦!”一听说她爱钓鱼,他就不后悔为她领路了,甚至也不再嫌恶那条土路的崎岖和‘漫长’了,准备与她畅谈一番垂钓的事,随即问道:“现在,你还钓鱼吗?” “不钓了!现在听到‘钓鱼’二字,我的心就打颤颤!”不料,她把刚开头的话题,又给封住了。 接着,我听到一个负心男人,欺骗这个美丽而善良女人的故事。 她叫齐晓丽,家住长春郊区齐家洼子,与丈夫经营两个由鱼塘改成的钓场。三年前,在儿子刚满月那天,丈夫因车祸过世了。 丈夫过世后,她家的垂钓生意,反倒意外的火起来,有几个年轻的渔友,几乎天天泡在池塘边。其中,有一个手脚勤快、能说会道的河南人,还主动帮助她经营养鱼塘。 一来二去,日久生情,单纯、爽朗的晓丽,竟然与那人同居了。 可是,时过半年,那人把晓丽家全部家资(除了鱼塘外)席卷一空,突然在人世间蒸发了。 从那时起,思维简单的晓丽特恨爱钓鱼的男人,尤其是年轻的垂钓者。 晓丽在精神空虚、低迷时期,曾一度沉迷于网恋,结交都是一些半老和初老的男人。她对同龄或者比她更年轻的男人,始终怀有恶感和敌意! 此番她抱着孩子行走在人烟稀少的乡间土路上,只是为了去会一个网恋的老情人,她这种单纯、率真、浪漫之举,表现出令人担心的轻信和幼稚。那正是她上当受骗的性格基因。 他在她面前所展示的谦谦君子的风度,以及那双国外进口的新布鞋,对她怕是也不会起好作用,甚至适得其反,使她在确信“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的痴迷中,彻底消解她的防范意识,再一次上当受骗! “大哥,还有多远?”小齐问道。 “快了,出了这片树林就到了!” “这么快就到啦?您不是说,路很远,很难走吗?”晓丽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反倒有几分失落。“大哥,我该换鞋啦!” “穿走吧!”他以毫不带情感特色的语气,说道:“记住,这个世界上虽然好人多,但是,一定要提防为数极少的坏人!这样人遇到一个就够受了,你不是已经遇到一个了吗?我不是吓唬你,如果你不接受教训,还可能遇到……” 临别时,晓丽软磨硬泡非要他的电话号码不可,他推迟再三,还是把一张名片给了她。给她电话号的原因,是对她此番迎接客人的举动以及那位客人本身,实在有些不放心;况且,他对她返程时,如果一个人抱着孩子,再走这条荒郊野外的土路,更是一百个不放心。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传来悲悲切切的响铃声:“真的好想你!” “好悲呀!”小齐问:“大哥,你怎么设这么悲的响铃?” “怀念一个人哪!”他说着悲从中来,眼睛湿润了。 “大哥,你怀念谁?”她关切地问。 他觉得自己失态了,赶忙催促说:“快走吧,别耽误事儿!” 一小时后,他刚钓上两条小鲫鱼。手机就响了,通话的一端是晓丽,呼哧带喘地说:“大哥,快、快到高速出口来接我,我受骗了!一个尖嘴猴腮的年轻男人,他正纠缠我!” “别怕,大哥立马就到!”他暗自抱怨道:“见鬼!这个世界怎么的了?怎么总让我为女人操心!” 事情过去两个月后,有一天,她在电视节目中,又听到了《真的好想你》那首歌曲,她忽然想起了,在荒郊野外打救她那位好心大哥。 他手机的响铃也是这首悲歌,当时他解释说,这是怀念一个人。问他怀念什么人?他不说,她的榆木脑袋,也不再往下去想,他究竟怀念什么人。这一瞬间,她忽然明白了:他怀念的,一定是自己的爱人! 从那以后,她心里就惦记着,这位好心的大哥,说真心话,她好想嫁给他!可是,造化弄人,他给她的名片被她龙丢了,无法联系到他了。 她知道,他酷爱野钓,只要走遍野外天然钓场,就一定能找到他。可是,她所在的城市地处高寒区,每年十月就结束了钓鱼期,等到来年五月,才能重新抛竿钓鱼。 谁料,从第二年五月中旬到七月中旬,她寻觅他整整两个月,走遍城内外野钓场,也不见那位钓鱼大哥的踪影。但她仍不放弃,她知道他爱冒险,就把儿子寄托在娘家,包下墓地附近一个鱼塘,又盖一个能遮风挡雨的简易房,等待他来钓鱼。 她哪里知道,他去了广东珠海过冬,七月底才回来。回来的第二天傍晚,他就到这个一般人不敢来的地方夜钓。 不料遇到雷雨天气,在逃雨途径墓地时跌了一跤,遗失了那部心爱的天翼手机。 当夜,十二点左右,在雷雨声,她隐约听到“真的好想你!”的歌声,仔细听听,那个声是从墓地传来的。 她浑身一激灵,仿佛冷水浇头,睡意全消失了,她极力不往邪处去想,好像为自己仗胆似的,喃喃自语:“大哥来了,一定是他来啦,是来夜钓……” 她出门,往墓地方向一望,除了雷雨夜幕下,黑黝黝的起伏坟头外,什么也没有。 又过了一个多钟头,那悲切的歌声再一次想起时,这个大胆的女人,立即披上雨衣,拿着手电,寻着声音,向墓地走去。 走着、走着,眼看就要到墓地,手电光“唰”地灭了,就像有人推闭电门一样。 她浑身一抖,脊背发麻,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这么可怕。 “我还往前走吗?是不是不让我去呀?”这会儿,她心里犯嘀咕,竟然想到了她——大哥的过世妻子,于是,她像念咒般地嘟囔着:“大姐,保佑我!小妹,没恶意,我就想替你,照顾可怜的大哥!” 她的咒语刚落音,突然在一座坟头前,亮起银白色闪光,那光亮虽然微弱,但在漆黑的背景下,却显得特别清亮。接着,又想起了:“真的好想你!” 她紧走几步,拾起黑色的小手机,呼哧带喘地说道:“您的手机没丢!深更半夜,它把我吵醒了……” 电话戛然而止,通话的对方,一定把她当作“鬼”了。 于是,她就躲在墓地里一棵歪脖树旁等着,少顷,她手心中小手机荧光屏,再次绽放出荧光,那揪心连命的像铃声还未起,就听“啊”地一声惨叫,十步左右有个黑影,陷入坟窟窿里…… 她跑过去,伸手去拉,对方厉声喊道:“你、你,你是谁?!” “别怕、别怕,大哥!”她慌乱中,竟然忘记通名报姓:“大哥,别怕,我是人!” “啊,你是小齐?”他从“大哥”的称呼中,识别出她的语声来。 “是我呀,晓丽!”她把他湿漉漉身体拥在怀里,泪水和雨水泛滥在她脸上。“大哥呀,你还没忘记我,小妹我,好感动哇!” 他疲惫加惊吓,迷迷糊糊,晕晕沉沉,扑倒在她怀里……

展开

作品目录 0章
正序
守护榜 粉丝榜
热门书评 (0条书评)
我要评书
...查看更多书评
评价《荒塚雷雨夜悲歌》
轻点添加评分
打赏
  • 100花贝

  • 500花贝

  • 1000花贝

  • 5000花贝

  • 10000花贝

花贝余额 : 去充值>

打赏

花贝余额不足,请立即充值

如何获得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