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汐虽然有经商天赋,但不喜欢经商生活,于是在陆阳铭和自己求婚的那天,接受他的提议将自己享有的公司股权转让给了他。

现在,陆阳铭才是润天娱乐的董事长。他却——并不打算要她!求婚什么的,只是诱骗她上当罢了。

颜汐悔恨交加,想到爸爸之前几次警告自己说陆阳铭不是个可以依靠终生的,便恨不得将当初的自己拖出去狠狠暴打一顿。

“陆阳铭,我眼里容不得一颗沙子!你既然背叛了我,那么……再见!”

颜汐手抓着被褥,气恼已经让她眼底都浮现出了血丝。

她起了身,拿起手机想给爸爸打个电话,可是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悔恨得连拨通爸爸电话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叮咚”的一声响突然扰乱了颜汐的思绪。她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于陌生号码的信息。

颜汐下意识的点开信息,看到信息内容时,惊得眼神瞬间定住:

“你好!我是夏一凡。刚刚回国,听爷爷说你是我未婚妻,爷爷催婚,我们结婚吧。”

这句话,就是信息的内容。

夏一凡?她从没见过面的未婚夫?爸爸为她订下的那门亲事的男方?

颜汐从来不清楚夏一凡是什么身份。只知道他三年前出国了。

至于爸爸为何会坚持帮自己挑选这样一门婚事,据说……是因为十年前夏一凡的爷爷救过爸爸。

听夏一凡的语气,估计这三年来有关于自己的情况他全都不知道吧。

颜汐和陆阳铭虽然私奔了,但家里的那门婚事,看样子爸爸是并没有退掉的。男方才回国,估计还不知道她和陆阳铭的事情。

只是……结婚?这个夏一凡是被家里逼婚得太紧,急着想要结婚么?所以才会突然给自己发这么一条消息?哪怕,他和她连面都没见过。

如果是以前,颜汐一定会拒绝。但此时,她想到爸爸的心愿,想到陆阳铭的背叛,心底竟莫名有了一股想要答应的冲动。

只是自己的情况……

颜汐不喜欢欺骗人,便回了一条信息。信息包括了自己以前和别的男人私奔的事,也包括了自己已经不再是润天娱乐董事长的事,自然,还包括了男朋友背叛自己的事。

然后,她回:“你如果不在乎这一切的话,我可以和你结婚。”

很快,电话那头又回了信息:

“在哪儿?我不喜欢拖拉,带上身份证,我接你去民政局。”

颜汐:……

民政局?

这是?要去领证?

颜汐没有理解错,对方还真就是这个意思。

两个小时之后,颜汐的手中多了一本红色小本本。她捧着本本,坐在车里看着红本本上“结婚证”三个字,神色仍旧是恍惚着的。

一天之内,她分手了,又和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夏一凡。”颜汐突然侧头,视线便撞上了驾驶座上男人同样探过来的俊颜。

说俊颜,颜汐还觉得这么个普通的词远远无法形容男人的容貌。他有着一张得天独厚精致到足让任何一个女人想要尖叫的俊脸,望一眼,便过目不忘。

此时,她依稀可见他浓黑的眉如两把利剑一般,斜斜的横在发鬓两边。一双眼,像含着一对墨玉,漆黑的眸子深沉似海,冷峻而尊贵,像正萦绕着迷离的雾气,使得他的眼神看起来朦朦胧胧让人看不真切。

这个男人,竟然在今天,成了她的老公?

2018-10-01